fbpx
Home 農場動物 曾經促銷皮草 現在反皮草 前貿協執行長受愛犬啟發 做對的事

曾經促銷皮草 現在反皮草 前貿協執行長受愛犬啟發 做對的事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在許多調查影像被揭開後,世人越來越了解皮草產業的殘酷,現在,一位曾在皮草產業工作十年的重要人士,也加入了反皮草運動的行列!前英國皮草貿易協會執行長Mike Moser曾參觀過全球多地的皮草農場,目睹了動物的壓力和苦難,最後受到愛犬影響,開始進行反思,最後在去(2019)年退出了產業。現在,他更是公開呼籲首相,應禁止英國販售皮草!

受到愛犬影響,前英國皮草貿易協會執行長Mike Moser開始反思皮草產業的動物福利問題。   取自Daily Mirror

前英國皮草貿易協會(British Fur Trade Association)執行長Mike Moser在這個職位上待了六年之久,加上早前的經歷,他在皮草產業共有十年工作經驗,如今他將該產業描述為「過時、野蠻和沒有必要」,並表示現代社會沒有皮草販售存在的位置。

在接受媒體訪問時,他說:「我參觀了全球的皮草農場,我看到籠子裡的動物充滿壓力和痛苦……首相,我呼籲您停止這種矛盾的狀況,現在就制止這種殘酷的做法,禁止販售皮草。」英國在2000年禁止了皮草養殖業,此禁令當時獲得了公眾壓倒性的支持,然而,英國卻仍允許進口皮草,Moser認為此舉前後矛盾、態度模糊且虛偽。

他表示:「皮草不是必需品,而是為了虛榮而存在,在2020年,已經沒有使用皮草的理由了,它應該劃下句號,讓一隻動物一生都被關在籠子裡是個錯誤。」

在參觀五大洲的皮草農場時,Moser看到了許多動物在籠中受苦。   取自Sky News

而Moser的想法有了如此巨大的改變,背後的關鍵其實是他的愛犬Barney!這隻狗狗在2015年進入了他的生命,在拜訪了海外的皮草農場後,Moser返回家中看到Barney,讓他對將動物籠養一生這件事產生了道德上的質疑。

「我一方面充滿愛意的幫這隻狗洗澡,卻同時捍衛將貂和狐狸關在籠子裡的做法,牠們之中有一些不比狗小上多少。」Moser說,這個道德上的困擾,是他意識到自己不能再這樣做的開始,另一個關鍵因素則是一次的農場拜訪行程中,他看到了比狐狸還要大的貉,「這太可怕了!」他說道。

這位前業界人士,導致他在2019年1月辭職的原因,不是什麼靈光一閃的想法,而是經過了一系列的綜合考量,他意識到自己不再有繼續捍衛產業的信念,「有至少好幾年的時間,我真的不確定。感覺就像婚姻中出了問題,你的伴侶開始表現得不合理,但你還是忍受了,然後有一天,你決定不再容忍,因為不合理的行為永遠不會改變,所以你必須離開。對我來說很像是這樣,我意識到我對動物福利的擔憂不會改變,因為皮草的生產是系統性的。」

鐵籠裡的一隻狐狸幼仔。   取自Sky News

Moser表示,他現在64歲,改變永遠不會太晚,如果人們想說他是偽君子,那也沒關係,「但是當事實和科學改變時,我們所有人也應該準備改變。」他也坦承,當他和國際人道協會英國分部(Humane Society International)執行長Claire Bass在電視和廣播中發生衝突後,內心想法的改變,「我發現我越來越相信和理解她的觀點,而不是我的觀點。」

在被詢問是否能加入英國的零皮草運動時,Moser則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他說,國際人道協會7月份發布的亞洲農場動物調查,讓他流下了眼淚,「我無法在看到那之後為這個產業說話,我真的不明白人類為什麼需要以皮草的名字去做那些事,你無法為它辯護。」

將狐狸活活打死、剝皮 動團揭亞洲皮草養殖場惡況

今年7月,國際人道協會發布了亞洲皮草養殖場的調查影片,有狐狸被多次以金屬棍棒敲擊頭部,但沒有立即死亡。   影片截圖

Moser另指出,業界用來捍衛自身論點的動物福利標準和產品的可追溯性,現在都存在缺陷並且已經過時,相關的標準在1999年發布,至今已經21年未變,皮草業者的選擇性繁殖,也增加了動物的大小,「光憑這一點,那些籠子就都太小了。」Moser說,狐狸的體型和籠子大小的對比尤其令他感到困擾。

至於產品的可追溯性,Moser表示那只適用於高端皮草市場,那些價格較低廉的皮草就無法這樣做,例如飾邊和毛球,「無論我們是否擁有世界上最有力的追溯系統,但動物仍將會被關在籠子裡。」

上週,在回答議會的書面問題時,英國環境部長Victoria Prentis說,在(脫歐協議生效前的)過渡期,不太可能對皮草貿易實施限制,她表示:「一旦我們與歐盟建立未來關係,政府將有機會考慮在皮草販售方面可以採取的進一步措施。」

英國皮草貿易協會的一位發言人則表示,Moser是在要求更高的職位被拒後離開協會,考慮到他已經離開組織近兩年,隨著英國離可以實行單方面禁令的距離越來越近,他突然間有了這樣的改變,還和動物權利組織合作,似乎很奇怪,「Moser先生在皮草產業工作的十年中從未提出過任何擔憂。人們應該要能自由選擇是否購買可持續的、人道的天然材料。」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