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展演動物 美國庇護所規劃1000公頃棲地 30隻退休馬戲團大象明年入住

美國庇護所規劃1000公頃棲地 30隻退休馬戲團大象明年入住

記者 李娉婷/報導

2016年,世界三大馬戲團之一的「玲玲馬戲團」(Ringling Bros. and Barnum & Bailey Circus)取消擁有超過百年歷史的大象表演,從那之後,大象們就一直生活在該公司管理的200英畝(約80公頃)圈地中。而現在,位於美國佛羅里達州的一個野生動物庇護所宣布,他們正在為這些動物打造2500英畝(約1000公頃)的棲地,並將在明年迎接30隻退休馬戲團大象的到來!

玲玲馬戲團退休大象目前居住的玲玲大象保育中心(Ringling’s Center for Elephant Conservation, CEC)。   取自World Animal News(© White Oak Conservation)

隨著社會風氣發展,大眾對馬戲團動物表演的接受度越來越低,在動保輿論壓力影響之下,擁有玲玲馬戲團的菲爾德娛樂公司(Feld Entertainment)在2015年宣布將逐步淘汰大象表演,並在2016年讓最後一批大象正式退休,《國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報導,從那之後,這些大象就一直生活位於佛羅里達州、佔地200英畝的玲玲大象保育中心(Ringling’s Center for Elephant Conservation, CEC)。

不過,即使大象到了CEC,爭議仍在繼續。包括善待動物組織(PETA)和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International Fund for Animal Welfare)在內的幾個動物權利和福利組織,都批評了大象圈地的規模,《路透社》(Reuters)2016年的報導也指出,大象在晚上時常被鏈住,以防止牠們偷走彼此的食物。

最初共有40隻亞洲象住進CEC,這幾年,來有一些大象被賣給了動物園、有一些過世,還有一些新生兒,如今有34隻大象住在CEC,還有一隻被租借給德州的沃思堡動物園(Fort Worth Zoo),而現在,幾乎所有的大象都將再次搬家,這次,牠們要去到更好的地方!

1965年出生的Cora是玲玲馬戲團的退休大象之一。   取自World Animal News(© White Oak Conservation)

同樣位於佛羅里達州的白橡木保育中心(White Oak Conservation)近日宣布,他們已經從菲爾德娛樂公司買下了35隻大象,並將創造一個西半球最大的亞洲象社區——根據該組織的介紹,他們已經開始著手準備一塊佔地2500英畝的棲地,預計將會在明(2021)年完工。

新的庇護所將允許大象在濕地、草地和林地等不同景觀之間做選擇,土地上還散布著11個水坑,每個水坑都足夠大,可以讓大象們在其中戲水。白橡木保育中心是沃特保育區(Walter Conservation)的一部分,由商人、洛杉磯道奇隊老闆Mark Walter和妻子金貝拉Kimbra所擁有,負責沃特保育區的全球保護工作的Michelle Gadd說:「我們有機會讓牠們在盡可能接近野外的環境裡,重新當回一隻大象。」

這些從馬戲團退休的亞洲象年齡從幾歲到70多歲不等,由於牠們一生大部分的時間都被圈養,因此無法回到真正的野外。不過表演動物福利協會(PAWS)主席Ed Stewart說,讓牠們移居白橡木中心是正確的一步,「它的圈養福利看起來將會很好,其中一些是圈養環境中可擁有的最好福利。」

白橡木保育中心展示影片:

而將大象從CEC過渡到白橡木中心有許多挑戰,Gadd說,這些大象大多都習慣近乎隔離的生活,過去從沒有自行覓食過,這也是少數動物(確切數量仍在確定中)將繼續在CEC度過餘生的原因,但他們的福利責任將從菲爾德娛樂公司轉移到白橡木保育中心。Gadd表示,一些大象在新環境中根本無法好好生活,或者因為太老而無法再移動。

據Gadd的說法,這些大象與人類相處融洽,有時甚至會主動找人,但牠們對通常會存在於野生亞洲象中的族群動態和家族聯繫並不熟悉。Nick Newby是動物園暨水族館協會(Association of Zoos and Aquariums, AZA)大象諮詢小組的成員,他被白橡木雇用來為迎接大象到來做準備,相關工作已經開始著手進行,包過幫助大象們緩慢發展社會階級制度,以及鼓勵牠們自給自足的行為。Gadd表示,菲爾德娛樂公司一直在提供支持。

從長遠來看,白橡木保育中心希望能將在他們那兒出生的大象重新引入野外,不過表演動物福利協會的Stewart說,由於亞洲象的棲地迅速縮減,加上「人類文化、大象文化及其相遇之處」的複雜動態,目前還沒有成功將亞洲象重新引入野外的經驗。Gadd也表示,她明白無論白橡木中心有多寬敞,以及有多像亞洲象的自然棲地,都不能保證能將大象重新引入族群,但這是一項關於大象如何重新學習野外行為的非常重要的試驗。

儘管亞洲象的保護和保育還有許多工作要做,但Stewart說,這仍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圈養並沒有完美的情況,但是對這些大象來說,這看起來是很大的進步,這是牠們應得的。」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