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7獅逃出國家公園 跑進農場捕食綿羊 南非當局射殺做法惹議

7獅逃出國家公園 跑進農場捕食綿羊 南非當局射殺做法惹議

記者 李娉婷/報導

上(9)月底,南非當局射殺了7隻從國家公園跑出的獅子,消息傳出後,引發多個動保團體和公眾的強烈抨擊。這群獅子因為在一天之內兩次離開國家公園,並殺死了附近農場的10隻綿羊,而被南非國家公園署(SANParks)判定對牲畜和人類構成了威脅,但動保團體指出,獅子是在國家公園圍欄不足的情況下而逃脫,當局卻選擇了「最輕鬆的方法」來處理這起事件。

南非國家公園當局月前殺死了7隻從國家公園跑出的獅子。(示意圖)   圖片來源:pixabay(CC0)

9月28日清晨,7隻獅子從卡魯國家公園(Karoo National Park)逃出,獅群中的3隻沿著公園北部邊界的山脈跑進了私人土地,並在那裡殺死了10隻綿羊,南非國家當局立刻派出護林員,並成功地將獅子趕回山上,護林員當晚也睡在山上,以避免獅子返回尋找綿羊屍體,不過,由於該獅群在一天內兩次從國家公園跑出,為了制止人類和掠食動物間的衝突,SANParks做出了撲殺整個獅群的決定,隔日(29日),當局射殺了2隻亞成年公獅、3隻亞成年母獅以及2隻成年母獅。

這項決定引起了許多動保團體的不滿,「美麗不需要殘酷」(Beauty Without Cruelty)南非主席Toni Brockhoven:「殺死從明顯柵欄不足的國家公園逃出的整個獅群,這是國家的恥辱,為何不使用非致命的方式,SANparks欠全國一個解釋。這裡沒有『造成破壞的動物』,只有相信自己有權要求掌握一切的人類,當自由生存的獅子數量遠遠低於養殖獅子時,這已經是一個嚴重的議題,而為獅子殺死綿羊而開槍?這些有保險的、最終還是會被農民殺死的綿羊?農民有因此賠錢了嗎?」

Brockhoven表示,所謂的「問題動物」幾乎總是人類創造出來的,而非致命性的處理方式應該是第一、第二和第三選擇,而這種悲劇可以透過確保標準和定期檢查圍欄及周邊來避免,「在只有25,000隻獅子的非洲大陸上,失去整個獅群會對遺傳多樣性、生態系和生物多樣性產生什麼影響?我們應該羞愧地低下頭來。」

四爪(FOUR PAWS)南非分部負責人Fiona Miles也抨擊了這項行動,她同樣表示這種情況可以透過定期檢查圍欄和邊界來避免,「如果當局不承諾解決圍欄長期以來的問題,更多的這類案件還會發生,考慮到動物會嘗試第二次的可能性,在獅群第一次逃脫後,就應該採取適當的預防措施。在沒有人的生命受到直接威脅的情況下,殺死整個獅群的措施太過了,一開始就不該發生。」

動保團體認為,殺死獅子是最末的選項,當局應以增強並定期檢查圍欄為優先。   取自IOL

SANParks則回應表示,這項決定「既不倉促也不輕率」,該機構表示,跨越邊界的獅子對牲畜和人類構成威脅,其應對措施具有高度的急迫性,而他們的行動是在經過全面的評估和觀察後執行。

「首先,這個母獅小組在殺死附近農場的一些綿羊前就已經離開過公園,並對人類構成了威脅。其次,獅群已經熟悉了牠們逃跑的特定區域,其中一隻獅子還養成了在圍欄下挖土的習慣。卡魯國家公園的地形進一步加劇了這種情況,這裡多山、有許多小溪和溝壑,無論如何努力維護,圍欄都有機會變得鬆動,尤其是暴雨通常會導致局部的小型洪水,其強度足以在圍欄上穿孔,讓獅子可以穿過。」

考慮種種因素後,SANParks認為,這些獅子很可能再次離開公園,因此他們決定射殺獅群,「SANParks有義務及法律責任應對和減輕這類風險。在像卡魯國家公園這樣的小型保護區中管理獅子,其挑戰是需要不斷地權衡風險與利益。」SANParks表示,在這樣的環境中,由於對獅子生存的威脅較少,獅子的密度會迅速增加,據估計,在這類小型保護區中,未經控制的獅子每年族群數量可以增加22%,導致獵物不足以支持不斷增加的族群,而這又增加了獅子越過保護區的風險。

SANParks指出,獅子通常是機會主義的物種,牠們更喜歡容易捕食的動物、學習速度極快,在情況允許時,很容易習慣性地掠奪家畜,而在大多數情況下,當獅子開始捕食牲畜時,牠們也往往對人類失去恐懼,「這種獅子對人類生命構成了威脅。」

動物權利組織「為獅子發聲」(Voice4Lions)負責人Linda Park則表示,SANParks的處理方式未能解決事件發生的根本原因,他們透過殺死獅子,走了一條簡單的路,不良的圍欄和族群控制才是公園管理單位必須負責的核心問題,她認為當局應該在小型保護區進行結紮工作,以控制獅子的繁殖,「我們知道因為棲地的喪失,野外只剩下很小的空間留給獅子,我們有責任管理自己造成的混亂。」

在公園當局殺死7隻獅子後,目前卡魯國家公園還剩下14隻獅子,由三到四個獅群組成。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