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肯亞湖泊水位持續上升 人去樓淹沒 肯亞當局撤離野生動物

肯亞湖泊水位持續上升 人去樓淹沒 肯亞當局撤離野生動物

記者 李娉婷/報導

近日,肯亞當局和保育組織、社區居民攜手合作,將受困「小島」的長頸鹿移到安全的保護區,在此之前,非洲鴕鳥、高角羚、疣豬等動物早一步先被轉移,這些動物都受到洪水的危害——近年來,東非大裂谷的湖水水位上升已成為常態,人們流離失所、學校和旅館被淹沒,野生動物也受到了威脅,撤離成為了必要措施。

本(12)月初,肯亞當局和保育組織、當地居民合作,將被巴林哥湖湖水包圍的長頸鹿轉移到安全的保護區。   取自CNN(Photo: Ami Vitale/Save Giraffes Now)

本月初,肯亞野生動物服務局和保育組織及社區居民合作,開始解救困在肯亞西部一個不斷縮小的島嶼上的8隻羅氏長頸鹿,但這些動物又為什麼會受困於此呢?《衛報》(The Guardian)報導指出,東非大裂谷的湖泊正在擴張,危及沿岸的社區和與之共存的動物,近年來,當地的水位上升已經成為常態,肯亞環境與林業部主任秘書Chris Kiptoo表示,人們在十年前首次注意到了這個趨勢,但2019年的大雨,加速了湖水上升的速度。

到了今年11月,肯亞最北端的「圖爾卡納湖」(Lake Turkana)水深已經比一般狀態下多出了6公尺,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將對湖泊的威脅描述為「危急」(critical)。

此外,專家們還擔心肯亞的另外兩個裂谷湖「巴林哥湖」(Lake Baringo)和「柏哥利亞湖」(Lake Bogoria)可能會合併,對生態帶來災難性的後果。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地球觀測站拍攝的影像顯示,兩個湖泊現在相距13公里,而在2013年,這個數字是20公里。

肯亞政府發言人說,巴林哥湖已從176平方公里擴大到260平方公里,而柏哥利亞湖則從34平方公里擴大到45平方公里,「柏哥利亞湖國家自然保護區經歷了湖泊生態系的變化,導致紅鶴的數量從150萬隻驟降到少於10萬隻。」

幾年前紅鶴從納庫魯湖逃到了柏哥利亞湖,但如今牠們在柏哥利亞湖的數量也在下降。   取自The Guardian

巴林哥湖是一個淡水棲地,那裡生活著魚類、尼羅鱷和河馬,當地民眾使用該湖泊的水作為生活用水和灌溉農地;柏哥利亞湖則是一個鹼性湖,數以萬計的紅鶴棲息於此,牠們依賴水中豐富的藍綠藻生存,湖底還有間歇泉和溫泉。

地理資訊系統專家Mark Boitt說:「如果兩個湖泊合併,來自巴林哥湖的淡水將稀釋柏哥利亞湖的鹼性,減少藻類的生長。幾年前,納庫魯湖(Lake Nakuru)類似的水位上漲導致數百萬隻紅鶴逃離了那裡,來到柏哥利亞湖,但牠們還能繼續移動多久?我們正在湖泊周圍生物多樣性迅速喪失的臨界點。」

水位的上升讓巴林哥湖旁島嶼的面積縮小,動物的覓食範圍也因此減少,9月時,肯亞野生動物服務局已經將非洲鴕鳥、高角羚、疣豬等動物轉移到陸地的一個保護區,本(12)月初,受困島上的8隻長頸鹿中,也有2隻被移到安全地點,其餘的長頸鹿則會在明(2021)年1月底前完成轉移。

洪水淹沒棲地 瀕危長頸鹿受困肯亞小島 官民合力救援

肯亞野生動物服務局位於巴林哥湖的看守者Jackson Komen說:「移動長頸鹿是一個需要小心處理的過程。我們必須調查棲地,並確保能讓長頸鹿輕鬆登上駁船,不會對牠們造成不必要的壓力。移動一隻長頸鹿會花上整整一天的時間,這艘駁船至少要花2個小時才能到達陸地。」

巴林哥湖岸邊一間被淹沒的飯店。   取自The Guardian

巴林哥湖和柏哥利亞湖都是重要的鳥類棲地,吸引著來自世界各地的鳥類學家,但國際鳥盟(BirdLife International)2019年的評估就顯示,這兩個湖泊的威脅狀態為「非常高」(very high)。不只野生動物,當地居民也紛紛撤離,教堂、學校和醫院成了廢墟,儘管Covid-19奪走了飯店生意,但建築物也已被湖水佔領,一間飯店的經理說,湖泊對地產的侵襲似乎無止境。

肯亞政府正在調查湖泊水位上升的原因,而當地地質學家Silas Simiyu認為,集水區周圍的人類活動是水位上升的主因,「我們或許是在談論水量增加,但忘記了湖泊的蓄水力下降了。有人談到降雨增加,但是在這些地區,持續的降雨並不是最明顯的,讓我們接受現實,我們自己的活動加劇了這個問題。」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