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野象殺人引眾怒 尼泊爾地方當局考慮撲殺大象 遭中央反對

野象殺人引眾怒 尼泊爾地方當局考慮撲殺大象 遭中央反對

記者 李娉婷/報導

隨著人類活動範圍的擴張,人與野生動物共用的生活空間越來越多,也使得人獸衝突問題有所增加。近來,尼泊爾第一省的桑薩里區(Sunsari)政府正在考慮殺死當地一隻野生雄象,因為牠多年來已經造成了20至25人死亡,並破壞了許多房屋和土地,但這個想法隨即遭到了保育人士的批評,就連中央政府的野生動物管理機構也表示反對。

尼泊爾一隻沒有象牙的雄象因為再次殺死民眾,而被地方當局考慮撲殺,但遭到保育人士及中央政府的反對。   取自The Kathmandu Post

加德滿都郵報》(The Kathmandu Post)報導,由於動物造成的生命與財產損失,桑薩里區行政辦公室正在考慮撲殺一隻雄性野象,這個想法令保育人士感到擔憂,他們認為這種極端的做法將樹立一個醜陋的先例,並破壞尼泊爾的保育名聲。

12月14日上午,這隻來自科西塔普野生動物保護區(Koshi Tappu Wildlife Reserve)的雄象殺死了附近農村的28歲青年Pramod Yadav,為了安撫Yadav的家人和村民,桑薩里區政府建議處死大象,以結束牠造成的威脅。但保育人士表示,還有許多馴服大象的方法,研究大象已有十多年的D​​inesh Neupane說,殺死野生動物是不道德、完全錯誤的行為,「即使在過去,我們也有野生動物殺死人和破壞財產的案例,就算大象被殺死,也會有其他動物引起麻煩。」

科西塔普野生動物保護區橫跨桑薩里區、薩普塔里區(Saptari)和烏代普爾區(Udayapur),這裡的野象長期以來在附近的居住區造成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14日殺死民眾的大象是一隻獨行的無象牙雄象,桑薩里區居民、同時也是科西鳥類協會(Koshi Bird Society)主席的Sanjib Acharya說:「多年來,同一隻大象奪走了數條生命,並在保護區周圍造成了許多財產損失,但殺死動物不是解方。」該協會譴責當局不考慮其他措施,想要直接殺死大象的計畫。

Acharya表示,地方當局應該要尋求其他措施來馴服野象,直接說這隻大象瘋了並打算殺死牠令人無法接受,「政府和保育夥伴們一直在為保護這些大象投入巨額經費。我們怎麼能殺死牠們?」

野生動物專家則表示,大象會這麼狂暴有其原因,卡普塔德國家公園(Khaptad National Park)保育官Ashok Kumar Ram說:「雄象每年會進入兩次情緒暴烈期(musth),在冬季和夏季,牠們四處遊蕩,以尋找交配對象,在這樣的時期,牠們往往會變得很有攻擊性,因為尋找配偶並不容易。當這些大象被人類打擾時,牠們會生氣或覺得自己正在受到攻擊,於是衝向人類作為防禦方式。」對成年雄象來說,情緒暴烈期是一種自然而健康的現象。

Ram懷疑地方當局殺死大象的計畫是受到居民施壓的影響,他說:「大象並沒有像媒體報導所說的那樣發瘋,媒體引用了當地居民和官員的話。動物只是因為交配的衝動而變得好鬥和開始四處走動。」Ram補充表示,這隻雄象殺了人,但有5個人是在保護區的核心區域被殺,其他人則是在試圖驅趕動物時喪生。

大象受到尼泊爾法律保護,是該國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此外,尼泊爾出於各種目的馴化野象已有悠久的歷史。   取自WWF Nepal

而在桑薩里區政府聯絡中央的國家公園和野生動物保育部後,保育部也反對殺死大象,發言人Haribhadra Acharya表示,大象是受到尼泊爾法律保護的哺乳動物,因此不得殺死牠們,「由於來自民眾的壓力,當地政府可能考慮過將動物殺死,但我們不能只因為有壓力就授權殺害受保護的動物。在野象造成公共危險的情況下,撲殺是被允許的,但目前的情況並不足以採取這樣的行動,我們不能肯定大象是否瘋了。」

要證明大象已經發瘋,並殺死了人,就需要對動物及其行為進行廣泛的研究,Acharya說:「這隻大象還是青少年,只是在交配期和人類有了接觸,殺死大象或任何野生動物來償命不是解方。」保育部已經派出了野生動物技術人員調查此案,並幫助大象待在固定地區一段時間,Acharya表示他們必須先考慮殺死大向外的其他措施,還必須找出加劇人與野生動物衝突的原因。

桑薩里區區長Phanindra Mani Pokharel則表示,中央派來的小組將決定大象的命運,他說這隻大象多年來已經殺死20至25人。Pokharel說:「大象的生命不可能比人類更有價值。大象發瘋了,如果出現了應該殺死大象的狀況,那麼牠會被殺死。如果可以治好大象,那很好;如果不行,那就別無選擇,只能殺死大象。」

在尼泊爾,每年約有2至3隻大象被人類報復性殺害,專家們表示,這對野象數量不到150隻的尼泊爾來說相當令人擔憂,根據Ram的說法,在過去的20年中,尼泊爾的大象殺死了200多人,而為了報復,有27隻大象被人殺害,他說:「大象雖然已經失去了棲地,但仍在與人類共存,地方當局應該要保護這些動物,而不是計畫殺死牠們。」

大象研究人員Neupane說:「在這樣的時期,幾乎所有野生動物都會表現出攻擊性,但這並不表示我們必須殺死牠們。我們必須研究具體原因,像是柵欄維護不當,無法阻止大象進入居住區。牠們的棲地也沒有得到管理,大象的繁殖中心在保護區內,可以在保護區的核心區域安置大象,這樣大象就不必外出交配,我們也可以最大程度地減少人象衝突發生的機會。」

Neupane還建議設立預警系統,以便警告村莊即將發生的危險,「建立了預警系統,並讓當地人意識到大象的活動,就能避免憾事,大象主要在晚上和早晨活動,如果有預警系統,最近過世的那名男子就不會在清晨離開家裡,他的性命本來可以被挽救。在採取像是殺死大象這種極端行動之前,我們應該早日採取預防措施,這樣就可以避免這種狀況。」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