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滅絕70年後 印度將再引入獵豹 四種貓科動物有望齊聚同一保護區

滅絕70年後 印度將再引入獵豹 四種貓科動物有望齊聚同一保護區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在獵豹於當地滅絕70多年後,印度將重新引入這種動物!中央邦的庫諾-帕爾普爾國家公園被指定為獵豹的新棲地,該保護區在2013年時也被獅子搬遷計畫選定,加上現有的花豹和去年返回的老虎,有望成為世界上唯一可以容納獅子、老虎、獵豹和花豹四種主要貓科動物的野生動物保護區,但與此同時,這裡也是最具爭議的保護區之一。

非洲的野生獵豹。   取自India Today

India Today》報導,位於印度中央邦的庫諾-帕爾普爾保護區(Kuno-Palpur Wildlife Sanctuary)在2018年時升級為國家公園,佔地750平方公里,目前有花豹、胡狼、花鹿、水鹿、藍牛羚、印度瞪羚、野豬和四角羚等動物,有貓科動物的理想獵物基礎,該保護區在2013年時也被獅子搬遷計畫選定,加上睽違十年、去年末從倫塔波爾國家公園(Ranthambore National Park)流浪到此的老虎,庫諾-帕爾普爾有望成為世上唯一包含四種主要貓科動物的保護區。

獵豹引入計畫由印度環境、森林與氣候變遷部資助,動物預計會從納米比亞取得,當獵豹抵達印度後,會先被保存在拉賈斯坦邦一保護區的圍欄中,庫諾-帕爾普爾會獲得6到8隻獵豹,雄性獵豹會先被釋放,雌性則留在圍欄中,以避免雄性獵豹開始流浪,當雄性在庫諾-帕爾普爾定居後,雌性才會被釋放。

儘管獵豹的引入計畫2009年就被提出,但直到去(2020)年1月,該計畫才在印度最高法院確認通過,引入計畫的技術委員會估計,如果一切順利,獵豹的引入可以在2021年末開始,但同時,委員會也特別提到,獵豹的引入不應以任何方式對獅子的搬遷計畫產生不利影響。

獵豹引入計畫被寄予厚望,希望能為該地區帶來改變,因為庫諾-帕爾普爾所在的昌巴爾區(Chambal)是中央邦最落後、社會經濟指標最弱的地區之一,農業仍然是這裡的主要經濟活動,但有很大一部分是由從旁遮普邦搬遷而來的農民控制,而為保護該物種而投入的資源,將為當地人增加生計選擇,此外,計畫也被期望能為生態旅遊創造巨大的機會。

然而,這個計畫也讓庫諾-帕爾普爾成為印度最具爭議的保護區之一。獵豹曾經在印度和中東的大部分地區漫遊,但如今,整個亞洲的獵豹族群只剩下伊朗偏遠地區的幾十隻動物,而伊朗當局不願放棄這些稀有生物中的任何一隻,因此讓印度轉為選擇從納米比亞取得非洲獵豹,該國擁有世界上最多的獵豹。

獵豹過去的分布範圍(淺黃)和現今的分布範圍(橘)。   取自The ConversationLaurie L Marker / Cheetah Conservation Fund, CC BY-SA)

而亞洲獅同樣曾經遍佈於印度和中東,但現在只能在印度西部古加拉特邦的吉爾森林國家公園(Gir Forest National Park)中見到,數量只有不到700隻,只要有一次的破壞性事件,例如疾病爆發或盜獵流行,就可能足以讓整個物種滅絕,因此印度當局也在為這種動物尋找第二個家,最終選定了庫諾-帕爾普爾。

但直到現在,獅子都還沒被引入庫諾-帕爾普爾,其中最大的阻礙是政治因素,雖然在印度憲法中,所有野生動物都被視為國家資源,但古加拉特邦似乎決心要「壟斷」這些生物,將牠們緊守在當地,儘管在2016年時,印度最高法院下令獅子的搬遷必須在六個月內完成,並同時駁回了引入獵豹的申請,指出將外來種(非洲獵豹)的要求優先於本土物種(亞洲獅)是矛盾行為。

亞洲獅的體型比非洲獅更小,鬃毛也更少、顏色更深。   取自The Conversation

如今獅子被「扣押」在古加拉特邦,但最高法院已改變心意,為重新引入獵豹開了綠燈。一些專家質疑這項決定背後的科學依據,例如,獵豹是一種活動範圍相當廣的物種,一年內可以橫越1000平方公里的區域,而印度國家公園規模往往比非洲的要小得多,讓獵豹進行這種自由活動的機會減少。而且,儘管該棲地目前的草原適合獵豹和獅子,但有些專家擔心它最終可能會演變成更適合老虎的乾燥、樹叢繁盛的低矮森林。

此外,目前也還沒有科學證據可證明獵豹、獅子、老虎和花豹可以舒適地共存於同一棲地,它從來沒有在其他任何地方發生過,因此沒有可借鑒的經驗。英國安格里亞魯斯金大學(Anglia Ruskin University)生態旅遊講師Simon Evans指出,印度的野生動物正在變得越來越商業化,從表面上來看,獵豹計畫更像是一個虛榮的計畫,而不是一項保育工作,這毫無疑問會為野生動物旅遊業帶來好處,但也可能對物種內和人類與野生動物之間的衝突帶來威脅。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