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衝撞捕鯨船、正面對抗盜獵者 “海洋守護者協會”激進守護海洋動物

衝撞捕鯨船、正面對抗盜獵者 “海洋守護者協會”激進守護海洋動物

記者 李娉婷/報導

船桅上,一張黑色的旗幟隨風飄揚,上頭的骷髏可能會讓你以為這是艘海盜船,但仔細一看,骷髏上有一對鯨豚悠游——這是「海洋守護者協會」(Sea Shepherd Conservation Society)的會旗,這個以衝撞捕鯨船聞名的海洋動物保護組織雖有著看似掠奪者的旗幟,但事實上,他們是在向掠奪海洋的人們宣戰,儘管激進的作風爭議十足,但直接的守護行動,也讓他們獲得了眾多支持。

海洋守護者協會的骷髏旗幟。   取自Forbes

海洋守護者協會創辦人保羅·沃森(Paul Watson)是知名國際組織綠色和平(Greenpeace,成立於1971年)的早期成員,在當時,他就常以大膽、創新的策略來保護野生動物免受獵人侵害,例如搭著橡皮艇擋在一隻抹香鯨和一艘蘇聯大型捕鯨船之間、和夥伴直接站在海豹狩獵船途經的冰層上,以肉身阻擋船隻,以及將自己和海豹皮銬在一起,隨之被狩獵船拖行以表達抗議等。但其直接行動、正面對抗的行事風格,與採取非暴力手段倡議的綠色和平產生了嚴重的分歧,為此,沃森離開了該組織,並在1977年於加拿大創辦了海洋守護者協會前身的「地球力量環境協會」(Earthforce Environmental Society),繼續調查、記錄和干預有害海洋動物的活動,守護鯨魚、海豹、鯊魚等動物。

保羅·沃森(Paul Watson)將自己和海豹皮銬在一起以示抗議。   取自Discovery
1976年3月,在加拿大拉布拉多(Labrador)海岸,保羅·沃森(Paul Watson)和綠色和平創辦人之一的羅伯特·亨特(Robert Hunter/ Bob Hunter)以肉身阻擋海豹狩獵船。   取自Sea Shepherd UK

隔(1978)年,在動物基金會(The Fund for Animals)創辦人克里夫蘭·艾莫利(Cleveland Amory)及英國皇家防止虐待動物協會(RSPCA)的支持下,海洋守護者協會買下了第一艘船,用於對抗加拿大的海豹狩獵,此後數十年間,他們又陸續購置了多艘船隻,並以激烈的抗爭手段而逐漸為人所知,並在20多個國家註冊,目前該組織的全球艦隊共有12艘船,在從南極洲到非洲的捍衛行動中發揮重要作用。

「綠色和平的辦法是掛標語、拍照和觀察,我做不到,如果必須對峙,我們就對峙,為了揭露這些問題必須不惜一切。」這段出現在記錄片《海洋守護者保羅沃森》預告片的話,可以概括海洋守護者協會及沃森的行事風格,他們曾破壞、妨礙和衝撞捕鯨船、介入加拿大和納米比亞的海豹狩獵、向船隻拋擲臭氣彈、登上捕鯨船抗議、奪取和破壞海上的流網,「不惜一切」只為阻止獵捕者,激進的作風也讓沃森在多國都面臨法律訴訟,甚至曾被哥斯大黎加和日本政府通緝,2012年9月,國際刑警組織也在兩國政府的要求下對沃森發出紅色通報(又稱「紅色通緝令」),這是要求成員國協助偵查犯罪時發放的通報之一,屬最高級別的緊急快速通報。

海洋守護者協會聲稱,他們的策略對揭露並阻止違反國際保護法的行動來說是必要的,因為國際社會已經表明不願意或無法停止危害物種生存的捕鯨和捕撈活動,該組織表示:「盜獵者掠奪海洋保護區,非法、未報告、不受規範(IUU)的漁業在公海不受限制,遠離國際當局和公共監督的目光,儘管有國際法和協議來保護海洋野生動物和海洋棲地,但由於缺乏政治意願、經濟資源不足或跨國邊界管轄權模糊等原因,法律可能難以執行,而在執法真空之地,海洋守護者就會採取行動填補空白。」而日本政府過去以「科研」名義進行的商業捕鯨行為,也被海洋守護者協會視為非法狩獵。

對於為何會採取「直接行動」而不是其他方式來保護海洋動物,沃森表示:「生態系的力量在於多樣性,任何運動的力量也是多樣性,在運動中肯定有教育、立法、訴訟和直接行動的空間,而我們要做就是執法。」他認為如果政府能夠做好自己的執法工作,那麼他們就不需要再行動。

海洋守護者協會創辦人保羅·沃森(Paul Watson)。   取自NOAH NYC

沃森,他不是很相信抗議行動的效果,因此他將海洋守護者協會設定為干預組織,他在70年代就制定了「激進非暴力」(aggressive non-violence)的策略,儘管常被稱為「生態恐怖組織」,但沃森表示,海洋守護者協會自1977年成立以來,並沒有對任何人造成過身體傷害,他們自己的船員也都沒有受傷,「我們不拿槍,我們在法律的範圍內運作,沒有人被判過重罪。」

海洋守護者協會也並非總是令政府頭痛,他們也時常和不同的國家當局合作,打擊盜獵行為,但在因捕鯨而惡名昭彰的日本,海洋守護者協會的行動被視為「恐怖主義」,2017年時,日本通過新的反恐法案,加上政府出動軍事監視技術監控海洋守護者協會的船隻動態,讓該組織決定停止在南大洋追蹤日本捕鯨船,因為艦隊無法與由日本政府支持的捕鯨船對抗。

海洋守護者協會對抗捕鯨船的船隻。   取自Sea Shepherd Australia
2012-2013年,海洋守護者協會的船隻與日本大型捕鯨船日新丸號對峙,日新丸號以強力水柱試圖驅趕海洋守護者協會。   取自Sea Shepherd Australia

海洋守護者協會深知媒體及畫面的影響力,為了讓更多人關心海洋保育,更是常以血腥的影像進行倡議,煽動大眾情緒,時至今日,該組織仍對海洋保育貢獻良多,除了打擊IUU漁業、對抗海洋哺乳動物狩獵外,也關注海洋垃圾、海上鑽探、石油洩漏議題,但激進的作風也使得爭議仍在持續。

近年來,海洋守護者協會多次公開對丹麥海外自治領地「法羅群島」(Faroe Islands)捕鯨活動的記錄,儘管該組織常以殘忍為由抨擊當地的傳統捕鯨,但法羅群島的捕鯨活動完全用於自給自足,且當地氣候嚴寒、土壤貧瘠,鯨魚肉是居民的重要食物來源,海灣染紅的原因有別於其他進行商業捕鯨的國家,但海洋守護者協會仍稱此為「過時、殘酷和血腥的做法」,而仰賴海洋資源生存的法羅群島居民,則同時面對著因為海洋污染導致體內汞含量超標的健康危機,以及來自動保團體及富庶國度民眾的「野蠻」標籤。

北歐版血色海灣 動團紀錄丹麥法羅群島捕鯨活動 血染大海、獵捕現場氣氛如慶典
法羅群島血色海灣再現 懷孕鯨魚也不放過

海洋守護者協會主張的激進非暴力行動是否真的沒有造成「傷害」,事實上得打個問號,但無可否認的,站在動物的立場,他們確實是一群強力的守護者。

.延伸閱讀:【獵鯨人的告白】我們的無知,總是大過諒解北歐法羅群島 世代捕鯨與海鳥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