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非洲最危險的保育工作 剛果維龍加公園護林員命懸一線

非洲最危險的保育工作 剛果維龍加公園護林員命懸一線

記者 李娉婷/報導

為保存珍貴的動植物資源,許多國家都會設立保護區,禁止人們在其中採集或獵捕動物,並派遣護林員守衛,而在一些衝突嚴重的地區,不只動物的生存受到威脅,保護牠們的人們,也遭受難以想像的危險,剛果民主共和國的維龍加國家公園(Virunga National Park)就是其中之一。

為了保護瀕臨滅絕的山地大猩猩,維龍加國家公園於1925年成立,它是非洲第一個國家公園,並在1979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指定為世界遺產,但自1990年代以來,非洲大湖地區的政治動盪,受到盜獵增加、剛果內戰、叛亂組織活躍等因素影響,維龍加危機四伏,讓這裡的護林員也因此被稱為非洲最危險的工作。

目前維龍加有689名護林員,其中26是女性。   取自Virunga National Park

維龍加國家公園的原名為阿爾伯特國家公園(Albert National Park),為紀念剛果脫離比利時的殖民統治(1960年),阿爾伯特國家公園在1969年更名為維龍加國家公園。維龍加是非洲大陸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保護區,擁有超過218種哺乳動物、706種鳥類、109種爬蟲類、78種兩棲類、22種靈長類動物,更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擁有三種大猿的地區,山地大猩猩、東部低地大猩猩、東部黑猩猩都是其中的住民。

※註:大猿(great apes,又稱巨猿、類人猿)包括紅毛猩猩、大猩猩、黑猩猩和倭黑猩猩,和人類同為人科動物(Hominidae),是和人類親緣關係最接近的靈長類動物。

維龍加的山地大猩猩(左)、東部低地大猩猩(右上)和東部黑猩猩(右下)。   取自Virunga National Park

但是,剛果東部也是地球上經濟最弱勢的地區之一,維龍加豐富的自然資源和礦藏也讓這裡成了各家必爭之地,大量的武裝團體聚集於此,為了搶奪資然資源和土地而戰,視保護區為眼中釘,認為它的存在佔用了土地。

1990年,為了奪取公園內的資源,叛亂組織對公園北區的巡邏站發動了攻擊,盜獵情況加劇,並持續影響公園多年;1994年,盧安達大屠殺讓近200萬位民眾逃離該國,其中有超過90%在公園邊界附近定居,人口的激增對環境造成了破壞;1995年,由於難民湧入導致的森林砍伐和盜獵活動,維龍加被列入瀕危世界遺產名錄;1996年至2003年,剛果接連發生兩次內戰,儘管政府在2003年4月和叛軍簽署了和平協議,但軍隊與叛軍仍繼續留在剛果東部對抗,盜獵及砍伐森林的狀況持續發生。

盜獵者被維龍加的護林員逮捕。   取自Virunga National Park

人類紛爭不斷,動物也不能倖免,2006年,當地民兵策劃了一場河馬大屠殺,近400隻河馬遭盜獵,相較於1960、1970年代的3萬隻河馬,這個時期維龍加只剩下600多隻河馬,數量暴跌了98%,所幸後在積極保育之下,當地河馬的數量已在2016年上升到超過2,000隻。

2007年,公園裡最具代表性的受保護物種也成為受害者,這一年維龍加發生了公園歷史上最嚴重的山地大猩猩盜獵事件,Rugendo家族的7隻大猩猩遭人殺害。

2007年,維龍加的居民和護林員合力運送Rugendo家族的銀背大猩猩Senkwekwe的遺體。這系列照片在全球引起廣大迴響,也促成了九個非洲國家簽署了具有法律效力的條約,幫助保護維龍加的山地大猩猩。   取自100 Photographs(photo by Brent Stirton)

這場山地大猩猩大屠殺引發了全球的關注,也激起了對維龍加的加強保護,2008年剛果國家公園管理局(剛果自然保育研究所ICCN)和在英國註冊的慈善組織維龍加基金會(Virunga Foundation,當時以非洲保育基金會的名義合作)建立了合作夥伴關係,共同管理公園,並啟動了改革計畫,為後來2011年建立的維龍加聯盟(Virunga Alliance)種下種子——該地區的各種破壞起因於貧困和衝突,有別於以往被動的守衛,由ICCN和維龍加基金會組成的維龍加聯盟從這兩個原因下手,希望得以解決該地區資源被非法採集、破壞的問題,目標是創造10萬個就業機會,提供剛果的年輕人其他的生存方式。

此外,在Rugendo家族遭大屠殺後,為了照顧留下兩隻山地大猩猩孤兒,維龍加也建立了森克威克中心(Senkwekwe Centre),這是全世界唯一一座山地大猩猩孤兒院,也接受來自其他國家的大猩猩孤兒,在這裡,工作人員代替年幼大猩猩的家庭,為牠們提供溫暖及安慰,在這裡,人與動物之間互動親密,存在著緊密的情感聯繫。目前森克威克中心有Mazuka、Ndeze、Ndakasi和Matabishi四隻大猩猩,其中Ndeze和Ndakasi是在Rugendo家族大屠殺幾天後被發現的孤兒。

這樣擁抱山地大猩猩的畫面是特殊狀況,這隻年幼的大猩猩失去了家庭,只能由人類代為照顧。   取自Virunga National Park
森克威克中心工作人員陪伴山地大猩猩孤兒入睡。   取自Virunga National Park

紛爭不斷、危險但堅決守護,是人們對這個保護區的印象,這個地區的暴力衝突到底有多嚴重?從它共涉及超過130個武裝團體就可窺見一斑,而由於護林員的「堅守崗位」——阻止人們竊取公園內的自然資源,在過去的五到七年,護林員成為武裝團體攻擊目標的情況越來越嚴重,武裝團體甚至曾經綁架遊客,以破壞維龍加的旅遊業。在公園邊界,居民也時常因資源的爭奪和護林員發生衝突,但暴力攻擊的情況比起武裝團體少的多,許多人譴責這類行為,並希望以非暴力方式解決衝突。

為了保護公園和自己,維龍加的護林員需要接受包括戰鬥技巧在內的高級軍事訓練,此外公園還發展了空中監視系統,以追蹤武裝團體的基地和活動,在一些地區,維龍加護林員也和剛果軍隊共同行動,但與此同時,與剛果軍隊的合作也不可避免地導致了武裝團體的反擊,而目前維龍加只有約689名護林員,這樣的人數遠遠不足以抵抗武裝團體,儘管他們常被描繪為英雄烈士,但其實許多人非常害怕—且不願意—失去生命。

維龍加的護林員總是被塑造烈士形象,事實上,許多人都相當害怕失去生命。   取自Virunga National Park
要成為維龍加的護林員,必須先通過嚴格的軍事訓練,該訓練的合格率只有50%。   取自Virunga National Park

維龍加是世界上護林員死亡率最高的保護區,在過去十年中,至少有200名護林員在執行任務時被殺害,2020年4月時,維龍加遭遇了近年來最嚴重的襲擊事件,13名工作人員(12名護林員、1名駕駛員)不幸喪生,至到最近,衝突事件也仍持續發生,2021年1月,維龍加護林員再次遭到武裝團體襲擊,共有6人喪生。

捍衛野生動物、保護民眾 剛果國家公園12護林員遇襲喪生

此外,2018年到2019年的伊波拉疫情,以及2020年開始、現正持續中的COVID-19大流行,都讓公園的處境變得更加困難,旅遊業的收入完全喪失。

剛果國家公園盜獵增加 大猩猩寶寶受困陷阱 護林員冒險救援

目前維龍加的運作高度依賴國際支持,去年,在嚴重的襲擊事件發生後,由好萊塢影星李奧納多·狄卡皮歐(Leonardo DiCaprio)共同創辦的「地球聯盟」(Earth Alliance)就投入了200萬美元資金,和歐盟共同創建維龍加基金(Virunga Fund)來資助維龍加的保育工作,年末資助金額出爐,歐盟宣布將提供400萬歐元來保護維龍加;2021年1月的悲劇發生後,歐盟和「全球野生動物保育」(Global Wildlife Conservation, GWC,為地球聯盟提供財務贊助及監督的慈善組織)再次加強對維龍加的支持,將所有捐款翻倍。

這樣的資金投入,是否就代表維龍加「衣食無虞」了呢?事實上,維龍加的資金不只用於工作人員的薪水和照顧孤兒大猩猩的支出,還有為殉職護林員的家庭提供支持——那些不幸殞落的護林員,往往都是家庭中的經濟支柱,在這裡,保育工作永遠都有資金缺口。

儘管在各方的努力下,維龍加的山地大猩猩、河馬、非洲森林象數量其實都有顯著的成長,但在這個危機四伏的保護區,人和動物離安全都還太遙遠。

580大象大遷徙 助剛果國家公園恢復生機 野生動物回來了!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