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飢餓導致盜獵 山地大猩猩遭殺害後 烏干達保育組織發起飽食倡議

飢餓導致盜獵 山地大猩猩遭殺害後 烏干達保育組織發起飽食倡議

記者 李娉婷/報導

烏干達布恩迪難以穿越的國家公園是600隻山地大猩猩的家園,由於保育組織和當局的努力,牠們的數量一直在穩定成長,但是一種新威脅出現了,而很少有人為此做好準備:COVID-19。疫情的流行導致了旅遊業停擺,飢餓導致了當地弱勢族群的盜獵,在一隻銀背大猩猩被意外殺害後,保育組織開始關注這個問題,並開始了一項宗旨為養活社區居民的倡議。

去(2020)年6月被發現遭殺害的銀背部大猩猩Rafiki。   取自Conservation through Public Health

布恩迪難以穿越的國家公園(Bwindi Impenetrable National Park)生活著600隻瀕臨滅絕的山地大猩猩,佔全球數量的一半,多年來,保育組織和烏干達野生動物管理局致力於將山地大猩猩從滅絕的邊緣拉回,而在這些機構的努力下,動物的數量一直在穩定成長,但COVID-19的出現打亂了計畫,嚴重影響了布恩迪的保育工作,因為缺少遊客帶來的資金,加劇的飢餓問題讓當地弱勢族群開始盜獵,並增加了盜獵者進入森林的機會。

儘管與許多國家相比,烏干達本身的疫情並不嚴重,官方數據表明染疫人數只有1萬多例,死亡人數不到100人,但烏干達的遊客來源主要為受到疫情嚴重衝擊的國家,例如美國、英國、法國和其他歐洲國家,旅遊業的突然停擺,對烏干達來說比疾病本身造成的影響更大。

保育組織CTPH的大猩猩保育營(Gorilla Conservation Camp)營地經理Gad Turyatemba:「疫情對我們造成了嚴重影響,沒有了生意,因為COVID-19衝擊全球,我們處在了貧困的狀態,但我們努力祈禱一切很快就會恢復正常。」CTPH(Conservation through Public Health,意為「透過公眾健康保育」)是一個致力於讓山地大猩猩、其他野生動物與人類和牲畜和平共處的組織。

布恩迪的許多揹工是當地的社區成員,他們會背著遊客的背包,和遊客一起攀登到大猩猩的棲地,每天從遊客那賺取15美元以上的收入,這個金額超過了社區一些成員兩週的收入,而不少揹工是改過的盜獵者,但現在這樣的收入卻完全停止了。

CTPH創辦人兼執行長Gladys Kalema-Zikusoka另指出,遊客還能阻止盜獵者進入公園,「當你以遊客的身份進入公園時,你就像是執法人員,只要有遊客、有人在森林中走動,盜獵者就不會去到那裡,他們不想被抓住。但現在保護區裡沒有這些來來往往的人了,盜獵者可以很輕鬆的進來。」

CTPH創辦人兼執行長Gladys Kalema-Zikusoka博士帶領了布恩迪的保育工作。   取自Mancunian Matters

這樣的狀況讓烏干達的盜獵問題自疫情大流行以來增加了一倍,這場危機最終在去年的6月1日導致銀背大猩猩Rafiki遭盜獵者殺害,對烏干達的保育社群造成了巨大衝擊。在史瓦希利語(Swahili)中,Rafiki的意思是「朋友」,而Rafiki之所以被這樣取名,是因為牠對周圍的人們友善、信任,但這樣的特質,也可能導致了牠的死亡。

大猩猩的毛色大多為黑色,年長(一般12歲以上)的雄性大猩猩背毛會變成銀灰色,因此也被稱為「銀背」,銀背是大猩猩家族中的雄性領袖,牠們的死亡會在大猩猩的家庭結構中引起復雜的社會變化,年約25歲的Rafiki是被稱作「Nkuringo」的大猩猩家族的領袖,在失去了領導者後,有5隻大猩猩離開了Nkuringo家族。

烏干達知名大猩猩遭殺害 盜獵者遭判刑11年 成該國首例

而Kalema-Zikusoka認為,是飢餓和絕望將這位殺害Rafiki的盜獵者帶進了公園,「他屬於弱勢社區,盜獵者不是在森林裡捕獵大猩猩,而是在找與牠們生活在同一個地區的叢林豬和麂羚。」盜獵者聲稱他遭到了Rafiki的襲擊,為了自衛才用長矛殺死大猩猩,但Kalema-Zikusoka對此說法感到懷疑,她表示Rafiki不會攻擊盜獵者,與此相反,這名男子可能是因為恐懼才會將長矛刺向大猩猩。

「Rafiki在牠的一生中都在面對人類,牠知道的是每個人都很好,牠不知道如何分辨好人和壞人,而那名男子之所以攻擊Rafiki,因為他以前可能從來沒有離大猩猩那麼近過,所以嚇壞了。」Kalema-Zikusoka說道。

這名盜獵者最終被判刑11年,是該國目前的盜獵判例中刑期最高的一例,不過CTPH並沒有妖魔化盜獵者的行為,而是看到了解決飢餓問題的必要性,這才是導致了盜獵者進入森林的原因。Kalema-Zikusoka說:「我們非常關注社區的飢餓問題,我們意識到他們需要吃飯。政府一直在提供緊急食物救濟,但這只是暫時的措施,我們意識到這些人有菜園,他們需要回到旅遊業開始之前所做的事,他們曾經在那裡耕種養活自己。」

CTPH對改過的盜獵者進行永續農業的培訓。   取自Conservation Through Public Health

為了提供幫助,CTPH發起了一項宗旨為養活社區居民的倡議,在該組織的農學家的帶領下,他們的目標是為脆弱的社區提供快速生長的幼苗,為他們提供足夠的食物,直到遊客的資金回來為止,Kalema-Zikusoka表示,這些快速生長的幼苗能夠讓民眾不需要再因為飢餓進入森林。

倡議小組建立了一個茂盛的苗圃,有馬鈴薯、羽衣甘藍、菠菜、玉米和番茄等作物,這些植物只需要短短幾個月就可以收成,CTPH計畫將種子分發給當地社區的資深成員,並教他們如何使用適當的水土保持技術,以永續的方式種植這些農作物。Kalema-Zikusoka指出,這會是一項長期措施,而不只是對疫情的應對,目標是就算旅遊業恢復,人們也不需要仰賴旅遊業的收入來生存,他們可以將那部份的收入用作其他用途,「這既是一個短期方案,也是長期方案。」

CTPH希望當人們獲得作物後,不會再被趕到森林中尋找食物,而像Rafiki這樣的大猩猩,將能夠過上平靜的生活。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