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伴侶動物 知名寵物驅蟲項圈在美涉及近1,700例寵物死亡 受害飼主呼籲通報不良反應

知名寵物驅蟲項圈在美涉及近1,700例寵物死亡 受害飼主呼籲通報不良反應

記者 李娉婷/報導

為了避免毛孩感染寄生蟲疾病,許多飼主會為寵物做定期驅蟲,滴劑、針劑、口服藥、驅蟲項圈都是市面上可選擇的產品,但作用在除蚤蝨的成份,對貓狗也會有一定的風險,過往就有一些產品傳出多起貓狗反應不良的案例。

近日,《今日美國》(USA TODAY)和《中西部調查報告中心》(Midwest Center for Investigative Reporting)調查報導指出,美國最受歡迎寵物驅蟲產品之一的「零蚤蝨頸圈」(Seresto)自2012年在該國上市以來,已經涉及近1,700例寵物死亡事件,但負責管制含有殺蟲劑產品的美國環保局(EPA)卻沒有對此發出警告。

零蚤蝨頸圈(Seresto)被設計來預防貓狗被跳蚤和壁蝨感染。   取自USA TODAY

2020年6月1日,鮑姆威爾(Rhonda Bomwell)在獸醫的建議下,為她9歲的蝴蝶犬皮爾(Pierre)買了一個零蚤蝨頸圈,皮爾是一隻室內狗,在此之前牠沒有用過任何的驅蟲項圈,一天後,皮爾突然倒下並停止了呼吸,牠的眼球向後翻,鮑姆威爾試圖為牠做CPR,然後她打電話報警,一名警察協助她將皮爾送醫,但在到達動物醫院前,皮爾就過世了,而鮑姆威爾沒想到要把皮爾的零蚤蝨頸圈拿下來,她說:「我只是沒想到它們有關聯。」

鮑姆威爾不是個案,EPA的文件顯示零蚤蝨頸圈和上千隻寵物的死亡有關,並可能導致了數以萬計的動物受傷,以及讓許多人的健康受到危害。然而,EPA卻沒有採取任何措施,將這種風險告知大眾。

零蚤蝨頸圈是拜耳公司(Bayer)開發的寵物驅蟲項圈,由禮藍公司(Elanco)販售,作用效期可長達8個月,它含有的殺蟲劑應該能殺死跳蚤、壁蝨和和其他對寵物有害的昆蟲,並對貓狗安全,但根據監督EPA的非營利組織「生物多樣性中心」(Center for Biological Diversity)獲得的聯邦文件,自2012引進該產品以來,EPA已收到至少1,698例與零蚤蝨頸圈有關的寵物死亡報告。

總體來說,截至2020年6月,EPA已經收到超過75,000例與零蚤蝨頸圈有關的事件報告,其中近1,000例涉及對人類健康造成危害。EPA的退休員工、曾作為該機構的科學家及媒體聯絡人的麥科馬克(Karen McCormack)說,EPA已經知道這些事很多年了,但並沒有將這種產品的潛在風險告知大眾。

麥科馬克表示這種驅蟲項圈是她見過含有殺蟲劑的寵物產品中事件最多的一種,但EPA似乎對這個問題視而不見,在事件不斷增加的七年後,還是告訴大眾他們正在繼續監測狀況。麥科馬克說,零蚤蝨頸圈造成的傷害程度並不常見,「我從來沒看過造成75,000例事件的產品」。

零蚤蝨頸圈(Seresto)自2012年在美國上市後,已經涉及近1,698例寵物死亡事件。   取自USA TODAY

EPA拒絕透露零蚤蝨頸圈和其他寵物產品的比較,但在回答該產品的安全性問題時,該機構的發言人僅在電子郵件中表示,根據現有的最佳科學數據,包括事件數據,零蚤蝨頸圈中含有的兩種殺蟲劑「被認為有資格繼續註冊」。

發言人說:「沒有殺蟲劑是完全不會造成危害的,但EPA確保產品有標示降低風險的措施。產品標籤是原則,使用者必須遵循標籤上的指示,但有些寵物像一些人一樣比較敏感,在使用後可能會出現不良症狀。」

環保團體「自然資源守護委員會」(Natural Resources Defense Council, NRDC)的資深科學家羅特金-艾爾曼(Miriam Rotkin-Ellman)說,這不是EPA第一次未能正確管理含有殺蟲劑的驅蟲項圈,NRDC十多年前就向該機構提出了請願,因為EPA核准了殺蟲畏(tetrachlorvinphos)在寵物驅蟲項圈上的使用,這種殺蟲劑與兒童癌症和大腦發育問題有關,而含有殺蟲畏的寵物驅蟲項圈目前仍以「Hartz Ultraguard」、「Hartz InControl」和「Longlife」的品牌名稱繼續在市面上販售。

即使如此,與零蚤蝨頸圈相比,含殺蟲畏的驅蟲項圈造成的事件仍然少的多,根據EPA的文件,從1992年到2008年,該機構收到了約4,600例和殺蟲畏有關的寵物驅蟲項圈事件報告,其中有363隻寵物死亡。

生物多樣性中心資深科學家、美國農藥法規專家唐利(Nathan Donley)另指出,這些數字很可能被低估了,因為要回報事件,人們首先必須要能意識到寵物的死亡和驅蟲項圈有關,並了解該和誰聯繫、如何通報。

寵物驅蟲項圈是一筆大生意,在德國拜耳公司2019年的年度報告中,光是零蚤蝨頸圈的收入就超過3億美元。拜耳在2019年以76億美元的價格將動物保健部門賣給了禮來公司(Eli Lilly and Co)的前子公司禮藍動保(Elanco Animal Health),這筆交易在2020年完成,而作為交易的一部分,拜耳獲得了23億美元的禮藍股票。

非營利組織「響應性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稱,自禮藍在2019年被分拆上市、獨立為一間公司以來,該公司每季都會在和動物健康相關的問題上遊說EPA,根據響應性政治中心架設的政治獻金追蹤網站資訊,在過去兩年中,禮藍已經花了160萬美元在遊說上。

鮑姆威爾(Rhonda Bomwell)的愛犬皮爾(Pierre)在戴了零蚤蝨頸圈(Seresto)一天後就發病身亡。   取自USA TODAY

零蚤蝨頸圈含有益達胺(imidacloprid)和氟美林(flumethrin)兩種殺蟲劑,益達胺屬於新菸鹼類殺蟲劑,是美國最常用在農作物的殺蟲劑,歐盟禁止在戶外使用這種殺蟲劑,但允許在寵物驅蟲項圈中使用,而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這些殺蟲劑也會對哺乳動物造成傷害。

和大多數殺蟲劑一樣,支持零蚤蝨頸圈註冊的數據是由生產該產品的公司進行,拜耳大部分的研究是單獨檢查每種農藥,但2012年的一項研究發現,益達胺和氟美林具有「增效作用」(synergistic effect),這表示當它們混合在一起時,對跳蚤的毒性更大。此外,拜耳還進行了八項伴侶動物安全性研究,以確認零蚤蝨頸圈對家犬貓的影響,EPA使用這些研究來核准零蚤蝨頸圈,而儘管加州農藥管理局(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Pesticide Regulation)對兩項研究的有效性表示質疑,但還是核准了頸圈。

唐利說,這種「增效作用」很可能會擴展到寵物身上,他表示自己不確定是什麼原因讓這兩種殺蟲劑可能會造成傷害,但顯然該產品出了點問題。

除了對寵物造成的傷害外,EPA的文件顯示,2013年至2018年,有907例和零蚤蝨頸圈相關的人類事件報告,有19起屬於嚴重事件,其中有8人有皮疹或蕁麻疹等皮膚症狀,7人有神經系統症狀,包括痲痺和頭痛。2016年時,EPA曾發布公告回應民眾對兒童接觸零蚤蝨頸圈的擔憂,稱其影響微不足道,公告表示:「如標籤上的預防措施中所述,請勿讓兒童玩寵物驅蟲項圈。此外,在戴上驅蟲項圈後,請嘗試讓寵物遠離幼兒一天,以盡可能地減少接觸。」

而唐利表示:「這確實不只發生在動物身上,養寵物的人也受到了影響,我有兩個小孩,他們一直都黏在我們的狗狗身上,我可以想像人們將會接觸到多高的藥物殘留。」

如果沒有中央政府的介入,一般民眾很難看清這些狀況,這是麻薩諸塞州的民眾帕卡德(Ron Packard)希望解決的問題,在他的兩隻狗於2019年去世後,帕卡德建立了一個Facebook社團,邀請遇到類似問題的人分享他們的故事,帕卡德的兩隻騎士比熊犬——10歲的丹尼(Danny)和5歲的多明尼克(Dominic)——原先都很健康,但在戴了零蚤蝨頸圈一個月後,都出現了癲癇發作的狀況,然後嘔吐、變得昏昏欲睡,最後拒絕進食,並分別在治療33天和54天後仍不幸死亡。

在社團中,有些人和帕卡德家的狀況一樣,狗開始戴零蚤蝨頸圈,幾週之內癲癇發作,最後有些狗狗死掉,其他故事則沒有那麼極端,寵物使用後的症狀較輕微,像是狗狗脖子掉毛、昏睡等,帕卡德鼓勵每個人向EPA通報他們的故事,他說:「我不希望別人經歷我們經歷的這一切。每當我讀這些故事時都會想起我的狗,但我如果可以救一些寵物,我就可以克服它。」

口服防蚤蝨藥潛伏致命危機 飼主使用時應仔細觀察貓狗反應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