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墨西哥海馬非法入華追蹤

墨西哥海馬非法入華追蹤

海馬作為一種中藥材在中國的需求很大,但隨著墨西哥出台出口禁令,兩國之間的海馬貿易轉入地下。

本文作者為Naguales、李穎霖,首發於中外對話海洋,遵照知識共享組織協議轉載

2018年7月19日,甄大全(音譯)登上了伯利茲經墨西哥城轉機飛往上海的航班。在墨西哥城國際機場接受檢查時,海關人員注意到他的行李發出一股強烈的魚腥味。

經過搜查,海關人員在甄大全的行李箱裡發現了六隻黑色的袋子,裡面裝有81隻海馬、海參以及不能辨別來自何種魚類的魚鰾。很多這些來自墨西哥或經墨西哥城轉運的海產品據說有壯陽的功效,因此大部分被用來入藥。海馬碾碎後用來泡製藥酒或製成藥膳,被認為可以補腎、調理陰陽,還能夠治療男性陽痿和女性不孕。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海馬消費國,每年消費量約500噸。雖然在沒有合法許可證的情況下從墨西哥出口海馬最高可被判9年監禁,但近年來由於貿易雙方的執法能力和力度都差強人意,導致走私活動愈發猖獗。

據墨西哥聯邦環保署(the Federal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Profepa)稱,2001至2019年間該署共從企圖走私的人員處緝獲95589隻海馬。鑑於有相當一部分走私沒有被墨西哥有關部門通報,實際數據可能遠高於此,9萬多隻的數字只是最終離開墨西哥邊境的海馬的冰山一角。

通過墨西哥的政府信息公開程序獲取的記錄顯示,聯邦環保署緝獲的走私海馬中有64%的目的地為中國香港、北京和上海。

走私人員通常選擇香港作為中轉站,因為那裡的管制更加寬鬆,貿易商也已經建立起偷運至內地的路線。

海馬走私:甄大全的審判

被捕的同一天,甄大全在安赫麗卡·盧西奧法官(Judge Angélica Lucio)的法庭上認罪,然後被審前羈押。根據墨西哥《生態平衡與環境保護綜合法》(General Law of Ecological Balance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以及《野生動物綜合法》(General Wildlife Law),海馬是「受特別保護」的物種。所有種類的海馬,包括四種原產於墨西哥水域的海馬,都是《瀕危野生動植物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附錄二中的物種,而墨西哥也是該公約的締約國。從這三個法律框架來看,海馬屬於脆弱物種,但尚未面臨滅絕的危險——只要不損害種群,在受管制的前提下進行一定的貿易是允許的。但2012年,墨西哥頒布的海馬出口禁令把這一受管制的貿易也停止了。

儘管有這項禁令,甄大全這類走私犯除了罰款之外,很少受到其他制裁。卷宗顯示,這一次檢方有足夠證據將甄大全送進監獄併罰款22696美元,但法官僅判罰6600美元就將他釋放了。

前墨西哥聯邦環保署聯邦環境犯罪與訴訟處處長伊斯雷爾·阿爾瓦拉多(Israel Alvarado)表示,由於腐敗以及聯邦環保署工作人員和司法人員缺乏培訓,此類案件幾乎都是以這種方式結案。

「在這種案件中,法官們傾向於輕判,因為吃海龜蛋、石首魚內臟或海馬就讓人坐牢,似乎太嚴厲了,」阿爾瓦拉多說。

根據墨西哥聯邦環保署的記錄,2001至2019年間,他們在緝獲走私海馬後共提起56起檢控,甄大全只是其中之一。在其中至少36起案件中,走私海馬是在墨西哥城國際機場緝獲的。

漏網之「馬」

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海洋與漁業研究所海馬專家薩拉·福斯特(Sarah Foster)稱,乾海馬很容易被帶出境:「乾海馬體積小,容易保存,通常要麼混在其他海產乾貨中,要麼夾帶在私人行李中,要麼通過其他難以追查的路線走私。」

福斯特還說有證據表明,絕大多數被帶出境的乾海馬或凍乾海馬都是非法的,沒有按《瀕危野生動植物物種國際貿易公約》的要求進行管理或監控。

「大量乾海馬通過DHL等快遞公司運送,」墨西哥國家漁業研究所(Mexico’s National Fisheries Institute ,Inapesca)研究員艾麗西亞·波特(Alicia Poot)說。「只有當快遞員知道是非法貨物的情況下才會上報,但大多數情況下他們並不知道,」她還說。

據墨西哥下加州前漁業秘書處官員亞伯拉罕·威爾塔(Abraham Huerta)介紹,墨西哥出於有限的研究目的偶爾會允許出口海馬,前提是要提供經過環保部門批准的管理計劃。

但2012年的禁令意味著,目前墨西哥不會為商業消費目的而發放海馬出口許可。這也將海馬貿易推向了地下。

貿易中心香港

需求側監管不嚴、執法不力也導致非法海馬貿易猖獗。筆者走訪了出售海馬的香港店鋪,發現工作人員非常樂於將海馬走私到內地。

海馬在香港的海產乾貨店很常見,但價格很高,根據大小和產地的不同每一百克價格在900到1500港幣之間。

在市場上如此常見的海馬,卻沒有體現在香港政府統計處的數據中。該處數據顯示,過去十年間合法進口的乾海馬明顯減少,從2010年的近8000公斤穩步下降至2019年的僅221公斤。

根據香港的數據,2009至2011年間從墨西哥進口的海馬數量陡增,從200公斤躍升至900公斤,相當於25萬隻海馬。但墨西哥既沒有向《瀕危野生動植物物種國際貿易公約》報告這些數字,也從未解釋出現這一貿易量偏差的原因,福斯特稱。

海馬一旦抵達香港,即可隨意銷售,無需任何文書許可。但銷往內地仍需要許可證,這讓潛在買家望而卻步。

「但你自己就不要帶…因為海關會抓,」旺角一家海產乾貨店的店員在暗訪拍攝的影像中說。

店員聲稱店裡的乾海馬主要進口自美洲,用於入藥。他解釋說正規的快遞服務不會送到內地,但他可以安排送貨,需要額外收費。「我們有渠道,」他說。

上環的另一家海產乾貨店店主則說,試圖走正當程序把乾海馬送到內地是無意義的。「一定是走私才能走到,」他說。

他解釋說申請出口許可證的稅很重,但他可以幫忙:「我可以幫你搞定。有人肯收你的錢就可以。但你自己出費用。」

中醫與海馬

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副教授張世平說,中醫認為海馬可以滋補腎氣,調理陰陽。

「背後的藥理成份與雄性或性激素有關。性激素隨年齡增加而下降。所以老人家需要補充性激素,」張世平說。

張世平強調稱,一些中醫會開海馬的方子,是因為他們認為海馬對健康有益,但很多買來燉湯、食用的人並沒有醫生開的處方。

張世平還說,海馬可以用療效類似的草藥代替,但儘管鼓勵使用替代品,香港和內地對海馬的需求依然存在。

福斯特認為海馬貿易禁令並沒有奏效,獲得從墨西哥以及中國香港至內地的合法出口許可證門檻很高,導致的結果是變相助長了非法走私。在缺乏有效執法措施的情況下,各方至少要做到確保海馬貿易活動在現有的國際海馬保護框架內運作,她說。

「墨西哥可以考慮取消禁令,轉而採取措施推動合法和可持續的貿易。海馬貿易是有辦法做到可持續的。」

英文原文首發於中外對話項目網站中拉對話

翻譯:YAN


本文作者為Naguales、李穎霖,首發於中外對話海洋,遵照知識共享組織協議轉載


Naguales

Naguales 是墨西哥一個致力於記錄野生動植物販運情況的環境記者團體。

李穎霖

李穎霖是香港01記者。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