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展演動物 疫情衝擊旅遊業 尼泊爾騎大象業者紛紛出售動物 大象遭非法賣到印度

疫情衝擊旅遊業 尼泊爾騎大象業者紛紛出售動物 大象遭非法賣到印度

記者 李娉婷/報導

隨著Covid-19大流行造成的旅遊業崩潰,尼泊爾奇特旺國家公園(Chitwan National Park)周圍的大象騎乘業者正在把動物賣到印度,然而此舉屬於非法行為,尼泊爾野生動物當局指出,他們至今沒有收到任何的出口申請,野生動物活動家則表示,自疫情開始以來,尼泊爾有更多大象被賣給了印度的買家,大象的價格甚至高達900萬尼泊爾盧比(約77,000美元)!

騎乘大象遊覽尼泊爾奇特旺國家公園的遊客。   取自OnlineKhabar

尼泊爾媒體《OnlineKhabar》報導,在疫情限制了國際旅遊的情況下,儘管尼泊爾政府現已取消大部分的旅遊限制,但飯店業者仍面臨著不到50%的入住率,一位名為Padam的業者說,過去旅客常支付高額費用,好在奇特旺國家公園周邊的森林社區騎大象,他已經不記得自己從何時開始在飯店裡養大象,但在2020年3月以前,他的兩隻大象一整天都相當忙碌。

圈養亞洲象常被用於讓遊客騎乘、婚禮隊伍和寺廟的慶典,但這種做法相當具有爭議性,倡議者們指出,大象通常是被從野外抓來,並往往會受到殘酷的對待,好讓其順從人們的指示。

今(2021)年2月,Padam以650萬尼泊爾盧比(約56,000美元)的價格將一隻大象賣給了印度的一位商人,他希望這個決定能讓他的飯店經營成本每月至少降低1,000美元,這是用來買大象伙食和雇用象伕的費用。

另一位飯店業者,同時也帶領著一個大象飼主合作社的Bishal表示,組織內的成員在2021年已經賣給了印度商人至少20隻大象,他們目前還有35隻大象,而這是合作社自20年前成立以來的最低數量。

事實上,尼泊爾和印度都是《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ITES)的簽署國,亞洲象被列於公約的附錄一中,禁止以商業目的進出口活體動物或其身體部位,CITES規定,附錄一物種在從一個國家運輸到另一個國家前,出口國主管機關必須確認出口不會損害該物種的生存、動物是合法獲得後,才能核發出口許可證;同時,進口國主管機關必須確認該動物不會被用於商業目的、進口不會損害該物種的生存,且活體動物的接收人有適當的設施安置和照顧動物,才能核發進口許可證。

此外,尼泊爾國內的法規也對受威脅物種的買賣、販售、持有、使用、飼養、運輸等行為有所規範,若要進行相關貿易,則需獲得政府許可,然而,沒有證據表明這些大象的跨國買賣遵守了相關規定。尼泊爾國家公園與野生動物保育部(Department of National Parks and Wildlife Conservation)發言人Hari Bhadra Acharya表示,到目前為止,沒有人來申請任何許可。

資深倡議者Prakash Mani Sharma指出,正在進行的這些貿易明顯違法,政府有責任制止;Hari Bhadra Acharya則表示,由於尚未收到正式通報,政府還沒採取行動,不過他也補充說,他現在已經聽聞這些活動了,一旦發現買賣的證據,就會採取必要行動。Sharma說:「如果立了法卻不能執行,那就沒有意義。我們還違反了我們簽署的國際法。」

尼泊爾的2019年發布的法規還規定,任何圈養瀕危動物的個人或企業,都應在相關政府機構登記註冊,否則動物將被沒入,但至今尚未有人申請註冊,也沒有任何大象被沒入,尼泊爾政府對該國的圈養大象數量也沒有任何官方記錄,而CITES在2016年進行的一次審查顯示,該國有216隻圈養大象,其中近一半由政府管理,其餘由個人和企業管理。據估計,約有80%的私人大象位於奇特旺國家公園外圍的索拉哈(Sauraha)和阿馬塔里(Amaltari)鎮。

儘管尼泊爾當局沒有對賣大象的人採取任何行動,不過他們在去年開始記錄了這些地區的圈養大象數量,奇特旺國家公園新聞聯絡人Lokendra Adhikari表示,截至2020年末,索拉哈(Sauraha)、阿馬塔里(Amaltari)和卡薩拉(Kasara)的飯店業者擁有65隻大象。

2021年3月,尼泊爾民眾抗議奇特旺國家公園附近的非法大象貿易。   取自OnlineKhabar

據估計,在過去的三個月中,這些地區的圈養大象有四分之一被賣給了印度商人。尼泊爾非營利組織「自然保育國家信託」(National Trust for Nature Conservation)的生物多樣性保育中心野生動物獸醫Amir Sadaula過去五年來一直在監測動物的貿易,他說,在此之前,就他所見,每年尼泊爾最多只會賣掉三隻大象,「只要牠們不賺錢了,人們就會把牠們賣掉,但過去的狀況不是這樣。」

美國非營利組織「國際大象救援」(Elephant Aid International)創辦人Carol Buckley則表示,在疫情持續一年後,現在市場上充滿著買家,他們支付的金額變高,而且總是以現金付款。

活動家們還擔心大象在印度的生活,奇特旺地區的動物權利活動家Surajan Shrestha指出,在印度,圈養大象被用於宗教活動甚至集會。來自印度邊境附近城市的一位中間人告訴Padam,他賣出的大象將被帶到當地一位錢莊經營者家中,Padam說:「我相信大象現在可以吃得更好了。」

莫伊協會(Association Moey)表示,這張2021年3月在索拉哈(Sauraha)拍攝的照片中的大象,已經被賣給了印度。   取自OnlineKhabar

照顧奇特旺地區退休圈養大象的國際非政府組織「莫伊協會」(Association Moey)表示:「有些人可能認為這是一件好事,但這只會將大象的痛苦轉移到我們的視線之外。牠們會在寺廟、婚禮中被鏈起來,被當作炫耀用的東西,每天承受孤獨、虐待和惡劣的生活環境。」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