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非洲獵豹十年盜獵超過4000隻 賣到阿拉伯國家當寵物

非洲獵豹十年盜獵超過4000隻 賣到阿拉伯國家當寵物

記者 李娉婷/報導

不少人熱衷於飼養特殊寵物,在富人圈更是如此,許多阿拉伯富豪就以養獵豹作為財富地位的象徵,儘管已有一些國家推出禁令,但仍無法遏止歪風。一項近日發表的研究發現,自2010年到2019年時年間,至少有4,184隻獵豹遭捕捉,從非洲被走私到波斯灣阿拉伯國家(Gulf),這個數字有多嚴重,從野生獵豹的數量就可一窺究竟——目前只有約7,000隻獵豹在野外生存!

被緝獲的年幼獵豹。   取自The National

非洲獵豹被捕捉進入非法野生動物貿易鏈的問題層出不窮,這項研究由墨西哥、以色列和納米比亞的專家共同完成,研究歷程長達十年,為了解貿易範圍,研究人員共瀏覽了超過6萬份線上廣告,他們的調查顯示,自從2010年以來已發生1,800多起獵豹販運案件,並且至少有4,184隻獵豹被從非洲轉移到波斯灣阿拉伯國家。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以下簡稱阿聯)氣候變遷與環境部生物多樣性代理主任Hiba Al Shehhi說,阿聯當局將繼續加強邊境管制,並處理非法貿易問題,他對媒體表示:「這些廣告大部分是透過國外的假帳號發布,我們正在監視這些地點以加強執法,社群媒體的出現加劇了包括獵豹在內的大型貓科私養問題,這些動物被當作寵物,放在車上或四處遛達炫耀。」

獵豹成阿拉伯富豪炫富工具 保育團體憂加速滅絕

在研究紀錄的這些販運事件中,有87%是活體動物,13%則涉及獵豹的身體部位或衍生物,帶領該研究的墨西哥專家Patricia Tricorache:「我們監控了秘密線人提醒我們注意的賣家帳號,其中一位線人向我們提供了阿聯五位最大賣家的Instagram帳號,我們從這些帳號的貼文中有了數百個新發現,這些新發現也被加進了研究中。」

該研究希望能透過共享與潛在販運路線、黑市價格和線上販售網絡有關的深入數據,來強調涉及獵豹的非法活動範圍,相關資訊已經傳送給當局,以鼓勵執法和邊境管制部門進行起訴和訓練。

從索馬利蘭海岸附近被救援的一隻小獵豹。   取自The National

根據研究,非法貿易中有42%的獵豹來自非洲之角(又稱索馬利亞半島)的索馬利蘭,其次是肯亞的12%、衣索比亞的10%,而現存獵豹不到50隻的伊朗,也在這長達十年的研究中佔了三起販運案件。數據另提及其他41個獵豹販運的過境或目的地國,其中60%的獵豹最終抵達沙烏地阿拉伯,14%在科威特、13%在阿聯。

根據《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ITES),販賣野生獵豹是非法行為,就算是圈養繁殖的獵豹,目前也只有南非的兩個合法機構可進行交易。2016年,阿聯也頒布新法,禁止在沒有特別許可的情況下擁有掠食性、危險和半危險動物,其中也包括了獵豹,非法持有動物者,除了動物將被沒入外,還會被處以最高70萬迪拉姆(約190,500美元)的罰款和最多6個月的監禁。

而非洲之角和海灣合作委員會(GCC)之間的貿易路線仍然是走私獵豹的主要路線。根據阿聯環境部的數據,在2010年至2019年間,阿聯的入境點沒收了來自不同國家的37隻活獵豹,其中大多數是在2010年至2014年間緝獲,2015年至2018年沒有沒入獵豹的記錄,2019年緝獲的4隻獵豹則被送往阿聯的兩間動物園。

獵豹保育基金會創辦人兼執行長Laurie Marker博士正在照顧一隻從索馬利蘭盜獵者手中救出的小獵豹。   取自The National

在索馬利蘭的獵豹保育基金會(Cheetah Conservation Fund)是目前國際上照顧被救援獵豹、進行後續野放工作的最前線,該組織表示2020年非法野生動物貿易中緝獲的野生小獵豹沒有增加,他們也深入了解了非洲之角的人們捕獵小獵豹的原因,其中大多數是希望保護牲畜的農民,還有一些則是想把獵豹以數千美元的價格賣給走私者。2020年,索馬利蘭政府沒入了39隻小獵豹,獵豹保育基金會倡議策略資深顧問Susan Yannetti說:「我們認為這些小獵豹只有約一半是用於國際貿易,大概有20隻。」

今年3月,阿聯政府任命Abdullah Muhammad al-Naqbi為第一位駐索馬利蘭的貿易代表,獵豹保育基金會執行長Laurie Marker說,阿聯是野生動物保育的重要合作夥伴,「透過與非洲之角和阿拉伯半島的政府合作來保護獵豹,我們將取得最大的進步,索馬利蘭和阿聯已經成為獵豹保育基金會的重要盟友,共同打擊非法野生動物貿易,並幫助獵豹留在野外。」

阻非法獵豹寵物貿易 索馬利蘭與保育組織合作攔截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