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多氯聯苯禁用多年 繼續危害海洋動物 10天大虎鯨寶寶體內含量超標

多氯聯苯禁用多年 繼續危害海洋動物 10天大虎鯨寶寶體內含量超標

記者 李娉婷/報導

海洋遭受各種污染、海洋中的頂級掠食者和濾食性動物生物累積現象嚴重早已不是新聞,不過,一項新研究透過一隻才10天大的虎鯨寶寶發現,虎鯨即使年紀還小,體內也充滿了有害化學物質!而且虎鯨寶寶體內的禁用阻燃劑「多氯聯苯」(PCB)的含量,已經高到足以導致動物健康問題,顯示這些物染物正在透過虎鯨媽媽傳遞給後代。

這隻出生只有10天的虎鯨寶寶,體內的多氯聯苯含量已經跟成年虎鯨一樣過高。   取自Live Science

這項研究於5月中旬發表於《環境毒理學與化學》(Environmental Toxicology and Chemistry)期刊,挪威的研究人員檢查了8隻死亡虎鯨,包括一隻在2017年被沖刷上岸、僅有10日齡的虎鯨寶寶,結果顯示,即使是幼仔,這些指標性的動物體內也充滿了有害化學物質。

多氯聯苯自1930年代開始被廣泛作為阻燃劑使用,但隨著它的毒性被發現,世界各國在1970到1980年代開始禁用該化學物,但在8隻虎鯨中,有7隻體內的多氯聯苯含量高到足以導致動物健康問題,包括虎鯨寶寶,此外,這些虎鯨體內還有含量較低的新污染物,這類污染物較鮮為人知,也還沒被禁止,包括溴化阻燃劑(BFR)、生物蓄積性和毒性物質(PBT)以及六溴苯(HBB)。

論文的共同研究員、保育及研究組織「挪威虎鯨調查」(Norwegian Orca Survey)創辦人Eve Jourdain說:「也許最驚人的發現是新生虎鯨和成年虎鯨一樣受到污染,這顯示這些新的污染物也在透過胎盤和哺乳,從母親身上傳給後代。」

這隻虎鯨寶寶非常小,牙齒都還沒長好。   取自Live Science

虎鯨——事實上牠們不是鯨魚,而是海豚科下體型最大的物種——位於食物鏈頂端,Jourdain說,這意味著牠們很容易積累高濃度的污染物。研究團隊蒐集了8隻在2015到2017 年間於挪威擱淺或遭誤捕死亡的虎鯨,從牠們的鯨脂、肌肉和器官取樣,分析牠們組織中的人造化學物質。

溴化阻燃劑、生物蓄積性和毒性物質、六溴苯都是作為多氯聯苯的替代品而創造的化學物,但對虎鯨來說,並沒有什麼安慰效果,Jourdain表示:「些替代化學物質在虎鯨的組織中,有和多氯聯苯相同的積累特性。」

研究人員還研究了虎鯨體內的全氟和多氟烷基物質(PFAS)及總汞含量,全氟和多氟烷基物質被稱為「永久性化學物質」,因為它們不像典型環境中的其他化學物那樣會分解。儘管檢測結果依然令人擔憂,但所幸虎鯨寶寶體內的全氟和多氟烷基物質、汞含量都低於成年虎鯨,表明這些物質從母體轉移的效率較低。

Jourdain指出,溴化阻燃劑、生物蓄積性和毒性物質、六溴苯、全氟和多氟烷基物質等物質被廣泛用於無數產品,包括化妝品、紡織品、皮革、紙張和泡沫滅火劑,「這些最後可能會透過當地的溪流、污水等進入海洋,然後在食物鏈中積累,直到在虎鯨等頂級掠食者中達到它們的最高含量。」

過往已經有研究發現虎鯨體內的多氯聯苯含量過高,會傷害動物的免疫和生殖系統,而新的替代化學物似乎也在用相同的方式在虎鯨體內累積,Jourdain表示:「這是一個令人擔憂的問題,因為它們還沒受到監管,而且我們對它們會對野生動物產生的危害了解不多。」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