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實驗動物 歐盟化妝品動物實驗禁令形同虛設? 美研究分析:上百款化妝品曾進行動物實驗

歐盟化妝品動物實驗禁令形同虛設? 美研究分析:上百款化妝品曾進行動物實驗

記者 吳昱賢/報導

近期一篇研究發現,歐洲有上百款化妝品礙於法規限制,曾於動物實驗禁令上路後進行動物實驗。圖片來源/CTK photo

歐盟的《化妝品條例》在2013年上路,禁止在歐盟境內銷售任何經過動物實驗或含有經動物實驗成分的化妝品,《化妝品條例》也被許多地區視為標竿。然而,近期卻有美國研究發現,有近上百款化妝品在法案上路後仍進行動物實驗,這可能與《泛行業化學品法規》有關,當歐盟轄下機構歐洲化學品管理局(ECHA)認為特定成分有疑慮時,企業就須進行動物實驗備查。

綜合外媒報導,「動物實驗禁令」都是假的?近期一篇發表在《替代動物實驗》(Alternatives to Animal Experimentation)期刊上的論文發現歐盟化妝品動物實驗禁令的漏洞。這項由約翰‧霍普金斯大學(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主導的研究發現,歐洲和英國販售的潤膚乳、口紅、護髮素和防曬乳等上百款化妝品皆曾進行動物實驗,而歐盟卻早在2013年就明令禁止這種行為。替代動物實驗專家、該研究報告作者Thomas Hartung指出:「你以為你在歐洲購買的化妝品沒有經過動物實驗,但其實不然。」Thomas強調,即使是標榜未經動物實驗的產品也含有一些經動物實驗的成分。

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主要是歐盟的《泛行業化學品法規》規定,所有化妝品公司必須承擔舉證責任,必須提出並管理他們在歐盟生產、銷售化學物質產品的風險並確保工人安全,而ECHA若懷疑特定化學物質有危險性,也可以強制要求廠商進行實驗。

知名品牌聯合利華安全和環境保障中心負責人Julia Fentem博士透露,如何同時遵守《泛行業化學品法規》及《化妝品條例》讓許多公司傷透腦筋,她說:「實際上,歐盟對於《化妝品禁令》規範的『除非絕對必要,否則不應該進行動物實驗』這條規範也一直保持曖昧不明的態度,這幾乎是所有化妝品公司面臨的困境。」

Thomas與研究團隊查看了數百份案公開在ECHA官網的化學品安全實驗檔案,結果他們發現413種專門用於化妝品的化學成分中,有63種在動物實驗禁令生效後仍進行實驗,總計進行104次。部分公司甚至是被迫進行動物實驗,一名德國化學公司柯萊恩(Clariant)的毒理學家便透露,公司進行動物實驗只是單純為了滿足《泛行業化學品法規》的規範。

ECHA發言人對此表示,實際上因《泛行業化學品法規》而進行動物實驗的案件數量應該更少,但他也承認ECHA並未批准這些公司提出的替代性動物實驗申請。發言人補充:「我們當然接受替代性動物實驗的申請,但有很高比例的申請沒有提供充分的科學理由。」

《泛行業化學品法規》及《化妝品條例》的矛盾早已存在。2020年9月,ECHA也曾要求所有歐盟註冊廠商,必須針對防曬產品常見的紫外線吸收劑胡莫柳酯(Homosalate)及水楊酸辛酯(Octisalate)進行動物實驗,確保製作時不會對工人造成傷害。ECHA當時解釋,劑胡莫柳酯(Homosalate)及水楊酸辛酯(Octisalate)近年被發現疑似會干擾內分泌系統。

本(8)月,德國香精公司Symrise也針對此議題與ECHA對簿公堂。ECHA於2020年裁定Symrise 必須針對旗下兩種僅用於化妝品的特殊化學物質進行動物實驗,確保該成分不會對胎兒產生影響,Symrise認為判決不符合《化妝品條例》禁止動物實驗的精神,於本月初向歐洲法院提告。

多個動保團體對此齊聲抨擊ECHA,國際人道協會(Humane Society International)毒理學副主任Troy Seidle表示:「化妝品法規被用來迫使公司進行有問題的新的動物實驗,這顯示了ECHA可悲的官僚主義。」善待動物組織(Peta)科學政策經理Julia Baines則說:「可恥的是,Symrise的案件只是歐洲的冰山一角。」國際零殘忍組織(Cruelty Free International,又名「國際反動物測試組織」)科學和監管事務主任Katy Taylor則表示:「這破壞了公眾對歐盟維護動物實驗禁令的信心。科學家早已證明,動物實驗已不再是確保化妝品成分安全的必要條件。」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