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伴侶動物 疫情期間艱難搬家 台灣愛兔協會將重新開放參觀

疫情期間艱難搬家 台灣愛兔協會將重新開放參觀

記者 李娉婷/報導

每當台灣出現兔子的大型不當飼養案件,台灣愛兔協會(以下簡稱愛兔協會)往往是衝第一線救援的團體,而儘管大量救援收容,但完全對外開放的安置區也讓人看到了該組織對動物福利的堅持。

月前,由於租屋地點的產權轉讓,愛兔協會的台北愛兔之家只好緊急宣布即將搬家,隨後又遇到疫情來攪局,所幸搬遷計畫在9月順利完成,不過,疫情期間,愛兔協會無論是領養率還是捐款,都受到了不小的影響……

台北愛兔之家搬遷完成,同樣座落於台北市內湖區,目前所有收容兔都已經舒適入住啦!   李娉婷/攝

台北愛兔之家前址座落於內湖區,鄰近捷運站,由於交通方便,對於志工前來幫忙或民眾參觀、領養都有所幫助,也因為2014年開始承租時是火災廢墟,因此租金比市價便宜許多,不過好景不常,今年初,原房東將房屋售出後,新屋主由於另有規劃,決定不再續約,愛兔協會只好緊急尋覓新址,並向社會大眾求助,歷經一番波折,竟幸運地在內湖區找到適合的新場所。

愛兔協會工作人員郭守庭說,其實他們本來都做好搬去郊區的準備了,雖然可能會因此流失志工與參觀人潮,但所幸最後還是在交通方便的地區找到了適合的處所,只是租金不可能再像過去從火災廢墟清出來的空間那樣便宜,如今的租金是舊址的3倍,一年的開銷增加了120萬,是不小的負擔,但因為照顧人力決定了收容動物的生活品質,他們還是決定應該留在市區。

台北愛兔之家新址的大小其實跟舊址差不多,但開放式的空間視覺上看起來開闊許多。   李娉婷/攝
新址有了更多放風空間。   李娉婷/攝
有些安置空間裝有監視設備,讓工作人員晚上也能查看需要特別關注的兔子的狀況。   李娉婷/攝

台北愛兔之家新址共有150個收容空間,目前接近額滿狀態,另有50個預備位置,郭守庭表示,因為有許多民眾的支持,所以月前募得的費用能夠負擔這次搬遷的裝修,不過因為租金變貴了,加上疫情擾亂了協會的一些收入來源,因此他們還是很需要民眾的幫忙,讓他們能夠平時就備有一年半到兩年的租金。

COVID-19疫情對旅遊造成了限制,愛兔協會收入來源之一的「寵物寄宿」首當其衝,郭守庭表示,在不能出國後,其實來寄宿的兔子就已經少了很多,今年5、6月台灣疫情最嚴重的時候,寄宿量更是直接歸零,因為飼主都待在家,不需要請人幫忙照顧寵物。除了住宿和因為停止開放參觀而減少的義賣收入外,令人意外的是,這幾個月因為許多民眾都待在家用網路購物,信用卡遭到盜刷的案件大增,也間接導致了許多定期定額捐款因為停卡而跟著終止,讓愛兔協會又遭受了另一波無妄之災。

寵物兔、天竺鼠寄宿原來是愛兔協會的重要收入來源之一,但疫情讓住宿情況相當慘澹。   李娉婷/攝

過往台北愛兔之家的安置區在每週四到週日的下午三點到晚上七點開放參觀,許多潛在領養人會來探路,看看是否有心儀的兔子,但疫情讓參觀暫時停止,愛兔協會的領養量也因此大跌,目前民眾只能在網路上查看兔子的照片,確認有領養意願後再填寫表單預約參訪,儘管收容空間未爆滿,但郭守庭說,這是因為還有很多兔子在保姆家安置,他們希望隨著疫情趨緩,能從六日開放開始慢慢恢復參觀服務,讓潛在領養人能夠親自來看看動物們。

儘管今年意外連連,不過台北愛兔之家的新址還是有不少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設計,除了格局讓空間看起來更寬敞明亮、放風空間變得更多了之外,愛兔協會還打造了陽光充沛、有草皮的植栽區,讓收容兔能夠在此開心跑跳、曬曬太陽和吃新鮮植物,令人訝異能在室內空間做到這樣。

搬家後,愛兔協會的收容兔們有了間「開心農場」,特別設計的架高、排水架讓草皮得以在室內存活,一旁的種植的都是兔子可吃的植物。   李娉婷/攝

郭守庭說,這個草皮區其實也是協會一直以來的夢想,現在終於有機會能夠實現,而他們這次一簽約就是十年,就更能夠放手去做想做的事,他們很感謝捐款人的幫助,讓協會能夠繼續打造經得起社會大眾檢視的收容安置空間,也讓參觀民眾能透過親眼所見,認識到符合動物福利的環境與照顧方式。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