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展演動物 大象瘦到只剩皮包骨 印尼政府終止合作 沒入峇里島大象營14象

大象瘦到只剩皮包骨 印尼政府終止合作 沒入峇里島大象營14象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在疫情爆發前,峇里島大象營(Bali Elephant Camp, BEC)是一座相當受到遊客歡迎的大象公園,但隨著旅遊業崩潰,BEC也面臨了經營困難的狀況,甚至讓十多隻大象餓到只剩下皮包骨,專家表示,這個問題引發了人們對印尼大象旅遊業的質疑,在過去15年,這間企業藉由大象賺取了高額利潤,如今卻宣稱沒有錢養活大象,甚至需要政府出手沒入以拯救動物。

早在2005年,峇里島大象營就被政府委託飼養極度瀕危的蘇門答臘象,作為交換,園區可以利用大象營利。   取自Al Jazeera

BEC是一個野生動物園風格的公園,距離峇里島的文化之都烏布(Ubud)約半小時車程,2005年時,BEC加入了由印尼林業部管理的野生動物保育計畫,該計畫委託印尼的私營動物園和野生動物園照顧極度瀕危的蘇門答臘象,作為給動物一個家的交換,經過認證的企業被允許進行大象旅遊服務,在BEC,兩人騎大象半小時收費高達230美元。

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報導,過去15年誕生的3隻小象表明,BEC滿足了大象的動物福利需求,該公司在網站上自誇:「我們保育界的朋友說,我們擁有一些他們見過最健康、最快樂的大象!」但今(2021)年5月,一名野生動物獸醫在該公園拍攝的照片顯示,有好幾隻大象嚴重營養不良。

來自荷蘭的獸醫Femke Den Haas致力於保護印尼的野生動物已經有20年,他說:「在你親眼看到前,你無法想像一隻大象能瘦成這樣。牠們是大型動物,你不該看到牠們的骨頭,但這就是牠們當時的狀況──瘦到只剩皮包骨。」

Haas作為印尼自然資源保護中心(BKSDA)在峇里島的合作夥伴拜訪了這座大象公園,BKSDA執行長Agus Budi Santosa說:「受到疫情影響,峇里島的許多產業已經崩潰。但對峇里島大象營這種小公司的影響尤其嚴重,(當旅遊業停止時)他們無法再支付運營成本,尤其是餵養大象的成本。政府不得不透過支付食物費和電費來幫助他們。」

5月時,獸醫檢查發現,峇里島大象營有好幾隻大象嚴重消瘦。   取自Al Jazeera

7月時,BEC告訴峇里島動物福利協會(Bali Animal Welfare Association, BAWA),他們正在盡最大努力照顧大象,但難以滿足每個月1,400美元的營業成本,而且林業部和BKSDA都沒有提供任何的財政支持。

但Haas表示:「作為一家公司,你不能說因為沒有遊客,所以我不再照顧大象了。這就是他們所做的,這真的很噁心,因為這些大象已經為他們賺了15年的錢,所以當他們說沒錢時,我不相信。無論如何,照顧大象也沒那麼貴,養一隻大象一個月大概花費200美元。」

Haas另指出,BEC還讓員工無薪,她說:「他們不僅對動物不負責任,而且對努力工作的員工也不負責任。當我第一次去那裡時,一些工作人員已經離開了,其他人還在那裡無償工作,試圖照顧大象。」

Santosa表示,BEC曾有兩個月期限來尋找新的投資者並重整業務,在這段時間,Haas的非政府組織雅加達動物援助網絡(Jakarta Animal Aid Network)協助餵食他們的大象,並支付飼養員的薪資。而最後,當BEC無法提出解決方案時,政府沒入了所有大象,Santosa說:「我們必須迅速解決問題,因為如果我們稍有延遲,就可能導致大象死亡。」

Haas補充道:「BEC不想讓政府帶走大象。他們想讓大象在疫情過後重回工作崗位。」

BEC的14隻大象中,有3隻被爪哇島上的一家動物園收養,其他11隻被重新安置到塔巴南縣(Tabanan Regency)的塔斯塔野生動物園(Tasta Wildlife Park),這是一座今年6月開幕的現代動物園,位於峇里島中南部草木青翠茂盛的山區,當《半島電視台》在9月拜訪這間野生動物園時,11隻大象都已成功康復,恢復成正常體重。

被送到塔斯塔野生動物園的11隻大象已經恢復了健康。   取自Al Jazeera

塔斯塔野生動物園的首席大象飼養員Ketut是BEC的前員工,他在該公司工作了13年,而過去12個月,他幾乎沒有領到薪水。他並不怨恨前雇主,但對新雇主非常感激,他知道象群中每隻大象的名字和年紀,也喜歡和遊客分享他的知識,即使遊客現在還是很少,他說:「大象很少會消化牠們吃下的食物,所以牠們總是在吃東西,牠們一天最多可以吃掉體重的10%。」

塔斯塔野生動物園的門票價格為2美元到4美元,加上遊客稀少,目前園區仍處於虧損狀態,但他們持續確保所有動物都能吃飽。

據BAWA稱,峇里島的另外三座大象公園──瑪森大象公園(Mason Elephant Park)、峇里島動物園(Bali Zoo)及峇里島野生動物和海洋公園(Bali Safari and Marine Park)──也在經濟上陷入困難,但仍在餵養他們的大象。

但BAWA擔心著峇里島東部另一間野生動物園風格的遊樂園,這間名為巴卡斯(Bakas)的園區有7隻大象,門票為25美元,在游泳池裡洗大象的費用則為85美元,而在疫情未爆發前,巴卡斯就長期遭人投訴對大象的餵食不足。Haas說,巴卡斯的老闆也在哭窮,要求政府提供幫助,「說沒錢餵養大象很容易,所以政府被喊來照顧大象,但責任應該在這些飼主身上。」

這些大象吃不飽的困境,在後疫情時代峇里島如何規劃更永續的旅遊業的討論中,再次點燃了重新考慮島上大象旅遊的呼聲。倡議團體峇里島大象的天堂地獄(Bali Elephant Paradise Hell)由一群不喜歡峇里島大象營的遊客所組成,該團體在疫情前即表示:「據目前所知,峇里島沒有有道德的庇護所。當沒有在進行可怕的表演或被騎乘時,大象被長時間鏈著,牠們生活在被象鉤刺傷的恐懼中,並否認對牠們來說自然而重要的行為。」而BAWA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

Haas說,所有問題都是遊客對騎大象的需求所造成,「一次騎乘,一次自拍,對這些動物來說代表著無期徒刑,疫情讓狀況更糟了,因為沒有收入,有些大象正在挨餓。我並不是說這些企業應該關閉,但我希望疫情過後,遊客們能警醒過來,不要再騎大象或在游泳池裡和大象玩了。現在是2021年,我們應該有道德地旅遊,在假期拜訪峇里島的人應該說:是的,我們想看到大象,但是在一個庇護所裡,牠們可以自由放牧,而不是被鏈住等著人們騎牠。你不必靠近野生動物,你不需要觸摸牠們或自拍,從遠處欣賞牠們就好。」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