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李 娉婷

Editor in chief

Latest Articles

照顧經費少 落難野生動物徵求乾爸媽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受到人為影響,許多野生動物無法再回到野外,需要被人工圈養照顧,在台灣,共有6處政府委託的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及急救站,為落難的野生動物們提供避風港。不過隨著政府保育經費的縮減,這些收容單位的經營越來越困難,為此,成立26年、目前收容有近1500隻野生動物的屏科大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推出認養計劃,以13隻具代表性的收容動物作為認養大使,希望能徵得更多「乾爸媽」,一起出資照顧牠! 屏科大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推出動物認養計劃,邀請民眾一起成為落難動物的乾爸媽,捐款協助動物日常照顧。 取自屏東科技大學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 許多野生動物因為走私、中獸鋏、遭遇車禍意外、被人類誤傷等原因,無法回到原來的棲地,需要人工照顧才得以存活,但在野生動物受傷、受困事件不斷發生的同時,台灣的保育經費卻持續縮減,讓收容單位維持的越來越困苦,屏科大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主任裴家騏表示,中心的經費有9成以上來自政府補助,只有約2%來自民眾的小額捐款,近10年來中心收容動物的數量沒有變少,但預算卻逐年遞減,比起2009年時少了3至5成。

江蘇毒狗案16人被判刑 動物權益仍未獲重視

記者 李娉婷/報導 近日, 2017年在中國江蘇省發生的一起跨區毒狗案一審宣判,被告16人分別被以「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處1至6年不等的有期徒刑,以及數千至55萬人民幣不等的罰金,其中5人還需支付毒狗肉銷售金額10倍的賠償金,並須在全國性媒體上公開道歉。這起毒狗肉案的刑事及民事責任都不輕,不過,仍是從「保護消費者」的角度出發判刑,也突顯了在缺乏動物保護相關法令的中國,偷竊、毒害狗的行為仍不被視為嚴重之事。 2017年江蘇省查獲的一起跨區毒狗案近日一審宣判。 取自央視新聞 2017年5至10月,被告劉某等11人先後在江蘇南京溧水、鎮江丹陽、丹徒、句容以及常州金壇等地,使用弩射毒針、扔毒丸等方式偷竊大量家犬,並賣到被告錢某、孫某娟設立的收購點,被毒害的狗在此進行簡單加工後,再被賣給在安徽滁州和徐州做狗肉生意的的被告3人,重量共有8萬多斤,銷售金額達40多萬元人民幣。隨後,做狗肉生意的的被告3人再把狗肉加工成熟食販售,一年時間內,3人的銷售金額達50多萬人民幣,

刺網無差別攻擊 大堡礁鯊魚死傷嚴重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在一般大眾的印象中,澳洲政府非常重視生態保育,但你能想像一艘漁船的甲板上,在不違法的情形下堆著數十條鯊魚,竟然是發生在澳洲大堡礁嗎?世界自然基金會澳洲分部(WWF-Australia)近日公布了一組今年早些時候在大堡礁中部拍攝的照片,除了堆疊及腰的死鯊外,雙髻鯊、鋸鰩、海龜等受到關注的物種也在船板上出現——這樣大量並涉及瀕危物種的傷亡,正是來自對海洋動物「無差別攻擊」的刺網。 數十隻鯊魚被刺網捕撈,照片中可見雙髻鯊也在其中。 取自WWF-Australia WWF-Australia指出,當全世界都在關注鯊魚數量下降的問題,以及人們越來越意識到鯊魚對珊瑚礁健康的重要性時,作為世界遺產的大堡礁地區,卻有無數鯊魚因為商業刺網而死亡,「在這些照片中沒有任何違法行為,這使得狀況更加地令人不安,這些照片顯示刺網是無差別的殺手,殺死任何游向它們的動物,包括許多標誌性和受威脅的物種」,WWF-Australia執行長歐戈曼(Dermot O'Gorman)說道。

小琉球年幼海龜殼穿孔 疑似遭到人為獵捕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台灣的小琉球有「海龜之島」的暱稱,多年來相關管理單位及當地海洋志工隊對海龜及其棲地的保護一直很注重,但在近日,卻發生了疑似人為造成的海龜傷亡事件。4日下午,一隻奄奄一息的綠蠵龜被人發現,龜殼上有穿孔傷口,身旁還有一隻藍色的彈力魚叉,疑似遭人射傷;不幸的是,綠蠵龜在抵達救傷單位海洋生物博物館前,就已失去生命跡象,將解剖釐清死因,而若真的是遭人射擊,犯案人將面臨違法獵捕保育類野生動物的刑責! 民眾在小琉球發現一隻綠蠵龜背甲上有破洞傷口,懷疑遭到人為穿刺。 組圖,取自海洋委員會海洋保育署粉絲專頁 小琉球周圍充滿著海龜的食物草藻,讓世界上七種海龜之一的綠蠵龜特別喜愛來此,根據台灣海洋大學的調查,2011年起至今已經記錄到163隻不同的海龜出沒於小琉球周圍海域,其中大部分是綠蠵龜,少數是玳瑁。因為能與海龜共游的環境得來不易,管理單位也持續宣傳不要驚擾海龜,目前台灣周遭海域可見的綠蠵龜、赤蠵龜、玳瑁、欖蠵龜和革龜等五種海龜,都是國家公告的保育類野生動物,而世界上所有的海龜,都是被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附錄一的物種,禁止在國際間交易。

南安小熊回家保密至上 媒體搶獨家跟拍引眾怒

記者 李娉婷/報導 歷時9個月的照養和野化訓練,台灣第一隻野放的救援熊「南安小熊」在4月30日順利回歸山林,不過這趟救援故事在最終迎來了一個令人不快的小插曲:有媒體隨後發布了一則獨家新聞,不僅登機拍攝,甚至將野放地區的停機坪名稱標示出來,令保育人員大感震驚,因為此次野放為保護小熊安全需要極度保密,事後媒體已將影片下架,黑熊保育人員報平安之餘,也再次向小熊喊話「別靠近人類」——儘管南安小熊的生活側記陪伴了大眾9個月,但牠依然是野生動物,對待牠們最溫柔的方式,就是不打擾、不接觸、不公開! 南安小熊4月30日在內政部空中勤務總隊的協助下搭上直升機回到花蓮進行野放。 取自內政部粉絲專頁 南安小熊去(2018)年7月10日在花蓮南安瀑布被人發現、地點遭到公布後,曾一度引起騷動,吸引許多民眾前往圍觀,當時保育人員就憂心人味和干擾會讓母熊不願回來,儘管隨後拉出了封鎖線,黑熊媽媽還是沒有來帶走小熊,隨著未斷奶的小熊越來越虛弱,保育單位研商後在7月24日將牠帶回照顧,待身體恢復健康並完成野化訓練後再放回野外,而這個任務也在今(2019)年的4月30日圓滿達成。

淡水龜遭「放死」海邊 背上還被刻字

記者 李娉婷/報導 部分宗教認為「放生」能拯救動物生命、增加個人福蔭,但其實錯誤的放生行為對動物及生態來說,反而是更大的浩劫。位於台灣基隆市的和平島公園近日就發現了一隻淡水龜陳屍海邊,動物被放到完全不符合習性的環境,儼然是在「放死」!此外,這隻死亡淡水龜的背部還被刻上了「謝許素珠」四個大字,也令發現牠的管理單位感到心痛,因為龜殼其實是肋骨的變形,放生者的一筆一劃,都會讓動物經歷巨大的痛苦。 死亡的淡水龜背甲上刻有人名,是常見的宗教放生龜作法。 取自和平島公園 Heping Island Park粉絲專頁

消失百年的河川工程師 河狸獲蘇格蘭立法保護

記者 李娉婷/報導 許多動物在大自然中有著高超的建築技巧,像是會咬斷樹木建造水壩的河狸,就被人們稱作「自然界水壩工程師」,不過也因為河狸的行為會干擾到人類對土地的利用,加上其毛皮及腺體的經濟價值,河狸過去常遭人獵殺。在英國,歐亞河狸早在16世紀就因為濫捕而宣告滅絕,直到2009年,河狸被重新引進蘇格蘭,經過十年的努力,牠們終於在今(2019)年5月1日獲得了受保護的地位!蘇格蘭新法規定,未經許可殺害河狸或摧毀牠們建造的樹木水壩,都是違法行為。 在英國已滅絕數百年的河狸十年前被重新引入蘇格蘭,並在2019年5月1日得到法律保護地位。 取自《The Guardian》

猩猩模仿人類是好是壞?背後有不同故事

記者 李娉婷/報導 當動物做出與人相似的動作時,許多人會覺得驚奇、有趣,但背後的原因可能有好有壞,而有些行為,其實不應該出現在動物身上。近來有兩個靈長類動物的影像在社群網路被瘋狂傳播,一個是兩隻山地大猩猩用雙腳站立,和反盜獵巡邏員一起自拍的照片,逗趣的畫面背後其實有一段悲傷的故事;另一個則是黑猩猩滑手機瀏覽Instagram的影片,操作流暢的模樣就像個人,但黑猩猩學者珍古德指出,影片中展現出的行為對黑猩猩的健康有害! 剛果維龍加國家公園上傳了一張逗趣的自拍照,兩隻山地大猩猩用雙腳站立模仿人類動作。 Instagram@virunganationalpark 靈長類動物與人基因相近,常常展現出與人類相似的行為,上週,剛果維龍加國家公園(Virunga National Park)的Instagram貼出了一張自拍照,在巡邏員背後,兩隻雌性大猩猩Ndakazi和Ndeze用雙腳站立、看向鏡頭,還擺出像人類一樣的拍照姿勢,可愛逗趣的照片引起許多討論,維龍加國家公園在貼文中強調,Ndakazi和Ndeze是生活在大猩猩孤兒院中的動物,看護人員非常注重牠們的健康與安全,這張照片是特殊情況,在野外不該這樣接近大猩猩——是的,Ndakazi和Ndeze是都是孤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