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乾旱致缺水缺糧 辛巴威人獸衝突大增

乾旱致缺水缺糧 辛巴威人獸衝突大增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在世界上的許多地區,人與野生動物生活範圍高度重疊或接近,當資源稀少時,衝突往往一觸即發,如日前澳洲就有地方政府宣布將大量撲殺駱駝,以避免因旱災而口渴的野生駱駝進入人類社區。近來在辛巴威,也因為嚴重的乾旱,人獸衝突越發頻繁,根據辛巴威當局記錄,2019年共有311起野生動物攻擊事件,遠高於2018年的195起!

辛巴威萬基國家公園(Hwange National Park)中一頭因乾旱而死亡的大象屍體。照片攝於2019年11月12日。   取自Yahoo News(AFP Photo/ ZINYANGE AUNTONY)

法新社》(AFP)報導,辛巴威的野生動物攻擊事件增加,被歸咎於當地毀滅性的乾旱,為了尋找食物和水源,飢餓的動物離開了保護區範圍,進入人類社區,衝突隨之發生,辛巴威野生動物管理局(Zimparks)發言人法拉沃(Tinashe Farawo)表示:「事件包括襲擊人類、牲畜和農作物。」辛巴威當局紀錄了去(2019)年的311起野生動物攻擊事件,遠高於2018年的195起,而其中至少有36人死亡,高於2018年的20人。

法拉沃說,大象造成了最多的傷亡,其餘導致嚴重衝突的動物還有河馬、非洲水牛、獅子、鬣狗和鱷魚。萬基國家公園(Hwange National Park)是辛巴威最大的野生動物保護區,面積是比利時的一半,而保護區並沒有圍欄,當乾旱發生時,動物會穿越森林、突破緩衝區,以尋找食物和飲水,因為森林地區幾乎沒有資源了。

當地居民庫瑪洛(Dumisani Khumalo)生動地描述了他被攻擊的經過,這位45歲的男子在幾天前遭到非洲水牛襲擊,儘管非洲水牛幾乎要扯下他的生殖器,但他仍然很幸運地存活,「感謝上帝讓我活下來」庫瑪洛說,當時他走在居住的Ndlovu-Kachechete村附近的森林裡,準備去申請糧食援助,他聽到了狗叫聲,突然間一頭非洲水牛從灌木叢中衝出,擊中了他的胸膛,他倒在地上,非洲水牛繼續朝著他的下半身攻擊,並用牠的角撕下了他陰莖周圍的部分皮膚,庫瑪洛抓住了非洲水牛的腿,並且踢牠的眼睛,非洲水牛隨後跑開消失。

2019年11月12日,一頭河馬被困在萬基國家公園(Hwange National Park)乾燥水坑的泥濘中。   取自Yahoo News(AFP Photo/ ZINYANGE AUNTONY)

發生在庫瑪洛身上的事件不是個案,在野生動物資源豐富但乾旱的西北地區,村民常常與飢餓的動物產生衝突,在2019年末,3個月內甚至有200多頭大象餓死,儘管萬基鄉村地區委員會(Hwange Rural District Council)執行長恩庫伯(Phindile Ncube)懷疑庫瑪洛遭到襲擊時正在非法狩獵,但他也承認野生動物正在殺死人類,而乾旱讓情況更加惡化,「隨著森林中的水源枯竭,野生動物開始進入人類居住區找水。」。

恩庫伯描述了另一起事件,幾個禮拜前,幾隻大象在家庭水井處殺死了兩頭牛,在村民求救後,武裝偵察員開始追趕大象,但在向其中一頭大象開槍時,卻誤殺了一英里外的一名61歲婦女,她在小屋外的火爐旁坐著,被流彈擊中身亡。

慈善機構則倡導用較軟性的方式嚇跑動物,鼓勵人與野生動物之間和平共處,一種方法是大聲敲擊製造噪音,但這種方式的影響有限,「像大象這樣的動物已經習慣了噪音,而且知道這不會傷害它們,因此長遠來看這個方法無法阻止牠們。」致力於保護生物多樣性和人們生計的Bio-Hub Trust負責人馬普維(George Mapuvire)說道。

馬普維建議可以燃燒自製的「辣椒糕」來驅除野生動物,「將辣椒粉和牛或大象的糞便混合,然後製成磚形,等它們變乾,就可以在大象接近時燃燒它們。大象沒辦法忍受這種味道!」

村民會將空錫罐用繩子綁在樹上或桿子上,作為「大象警報系統」,當罐子發出聲響時,人們就知道大象正在接近,他們會點燃辣椒糕,阻擋大象到來,另一種阻止方法是使用「辣椒槍」,馬普維說,這是一種塑膠裝置,裝有辣椒油的小球打到大象身上時會崩解,向動物噴灑辣椒油。由於大象對辣椒的氣味極其敏感,世界上許多有人象衝突的地區,都曾用這種方法驅趕動物。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