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未分類 恢復捕撈一年後 日本商業捕鯨陷困境

恢復捕撈一年後 日本商業捕鯨陷困境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去(2019)年的今天,是日本作為國際捕鯨委員會(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 IWC)成員國的最後一天,隔日(7月1日)一早,數艘捕鯨船出航,展開商業捕鯨活動,如今日本恢復商業捕鯨滿一年,鯨魚肉在日本的銷售狀況卻不如預期,加上新冠肺炎的阻撓,鯨魚肉的價格正在下跌,讓捕鯨者離擺脫對政府補助依賴的目標,越來越遙遠。

日本捕鯨船日新丸號(Nisshin Maru)。   取自The Japan Times

日本時報》(The Japan Times)報導指出,恢復商業捕鯨後,日本捕鯨船的捕獲率很高,然而,鯨魚肉已不再是日本家庭的常見消費肉類,國民食用鯨魚肉的風氣,並沒有在這一年內順利恢復。

時隔32年 日本重啟商業捕鯨
日本重啟商業捕鯨滿月 捕撈順利但民眾消費熱情不高

過去媒體報導就曾指出,日本雖停止商業捕鯨30多年,但這段期間以「科研捕鯨」名義取得的鯨魚肉仍在市場上銷售,許多調查都顯示,在肉類來源充足的情況下,多數日本人早已不吃、甚至沒吃過鯨魚肉。

日本捕鯨者希望能擺脫對政府補助的依賴,達到自負盈虧的目標,但是新冠病毒的爆發,也正在阻礙他們的發展。在青森縣八戶市的批發市場,從下北半島沿海捕獲的小鬚鯨會在4月中到6月中被交易,與多年來以科研名義取得的鯨魚肉不同,捕獲不久就處理完成的鯨魚肉很新鮮,適合做成生魚片,被標記為「紅肉」(akaniku)的身體部位原來的價格是每公斤3000到4000日元,但批發商表示,6月的鯨魚肉價格,已經因為大量捕獲後供應增加、新冠病毒疫情導致的用​​餐限制等原因,跌到不足原來的一半。

在東京築地市場販售的鯨魚肉,攝於2008年。   取自Wikipedia(photo by Stefan Powell)

至於捕鯨母船(大型捕鯨船)在遙遠海域捕獲的冷凍鯨魚肉,雖然在超市的價格保持穩定,但餐廳的使用卻進行的很慢,向餐廳販售鯨魚肉的網站「kujiraniku.com」總裁清水(Hirohiko Shimizu)說:「鯨魚肉才剛開始被認定為是一種新食材,但新冠病毒卻把它搞砸了。」

清水認為,除非從來沒有吃過鯨魚肉的年輕人表現出興趣,否則鯨魚肉的需求肯定會減少;但捕鯨母船公司Kyodo Senpaku Co.總裁森(Eiji Mori)仍然認為「對紅肉的需求正在成長,並且這種肉在不久後的將來會供不應求。」

在日本從科研捕鯨轉向商業捕鯨後,捕撈配額有所減少,因此紅肉的產量下降了40%,森呼籲政府應擴大配額,因為捕鯨母船會耗費大量的燃料和人事成本,增加產量對穩定管理相當重要。

在2020年,日本政府提供了51億日元的經費,資助尋找捕鯨場和發展捕鯨技術,漁業主管機關的一位官員說,這項補助是暫時性的措施,幫助捕鯨者在財務上變得獨立,讓捕鯨者逐步降低成本,以實現盈利目標。但是目前政府還沒有擴大捕撈配額的計畫,因為還沒有找到促進鯨魚肉消費的好方法。

千葉縣的一名小型船捕鯨者說,在看不到新冠病毒大流行盡頭的情況下,「我們能做的就是盡力捕獲更大的鯨魚。」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