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西非野生黑猩猩染麻風 病原體來源仍是謎

西非野生黑猩猩染麻風 病原體來源仍是謎

記者 李娉婷/報導

麻風(又稱痲瘋、漢生病)是人類最古老的傳染病之一,患者的神經系統、呼吸道、皮膚與眼部會出現肉芽腫的症狀,讓該疾病曾被冠上罪惡、詛咒和骯髒之名,直到抗生素問世並成為標準療法後,它才不再被視為絕症。如今,科學家在西非的野生黑猩猩身上也發現了麻風的蹤跡!這種疾病在野生黑猩猩中從未有過記錄,這個驚人的發現,令保育科學家感到相當憂心。

象牙海岸塔伊國家公園(Taï National Park)中的黑猩猩Woodstock患有麻風。   取自Science Magazine

Science Magazine》報導,2017年,在西非幾內亞比索(Guinea-Bissau)坎坦赫斯森林國家公園(Cantanhez National Park)工作的保育科學家霍金斯(Kimberley Hockings),在自動相機拍下的照片中發現了幾隻黑猩猩的臉部有嚴重病變,她透過電子郵件將照片發送給在德國羅伯特·科赫研究所(Robert Koch Institute,德國聯邦政府機構,負責疾病控制和預防)工作的野生動物獸醫黎德茲(Fabian Leendertz),黎德茲回覆表示:「我從來沒在黑猩猩中見過這種狀況。」

幾個月後,黎德茲從自己位於象牙海岸的研究地看到了一張類似的照片,距離幾內亞比索有數百公里——這些黑猩猩罹患的會是同一種疾病嗎?

而現在,兩位研究人員的論文預印本(Preprints)給出了一個令人驚訝的答案:西非兩個地區的黑猩猩都患有麻風,而這種疾病過去在野生黑猩猩身上從未被發現過。研究人員判斷,每個公園中的感染菌株似乎沒有關聯,而它們也不可能來自與人類的接觸,這項發現可能表明,野外有未知的麻風來源。

麻風是一種古老的疾病,但令人驚訝的是,人們對它出現的時間、地點以及傳播的確切方式所知甚少,這種疾病及其帶來的可怕污名一度讓全球數百萬人飽受折磨,但在1980年代抗生素的組合治療成為標準療法後,麻風的病例驟降,科學界對該疾病的興趣也因此減弱。

多年來,研究人員一直認為麻風只困擾著人類,但是在過去的20年中,科學家們還發現了病原體在美洲的九帶犰狳和英國的歐亞紅松鼠中傳播,兩種物種都具有稱為「3I」的細菌基因型,該基因型與中世紀歐洲的人類感染有關,在這兩種案例下,病原體似乎已經從人類轉移到動物身上。此外,科學家還發現了圈養動物中的麻風個案,其中也包括黑猩猩。

但野生黑猩猩的狀況卻截然不同。當象牙海岸塔伊國家公園(Taï National Park)一隻名叫Woodstock的黑猩猩開始出現麻風症狀時,黎德茲決定從他的資料庫中篩查過去的糞便和屍體檢驗樣本,並在2009年被花豹殺死的另一隻黑猩猩中發現了麻風桿菌的蹤影。

象牙海岸和幾內亞比索有麻風症狀的三隻黑猩猩。   取自biorxiv

當研究人員對象牙海岸的病原體的基因體進行定序時,他們發現它是一種罕見的基因型,稱為「2F」;而在幾內亞比索,檢測出的結果是另一種罕見的基因型「4N/O」。

人類疾病可能會擴散到黑猩猩,造成毀滅性的後果,但黎德茲認為,近期不會有麻風從人類傳播到黑猩猩的狀況,因為這種疾病通常只在長期、密切接觸後才會傳染,而且研究人員或當地助手中沒有已知的麻風病例,而儘管研究人員對黑猩猩進行了研究,但人和動物之間至少會保持6公尺的距離。

此外,在這兩個西非國家發現的細菌基因型,在人類中也很少見,黎德茲沒有排除會有兩個來自人類的古老感染個案的可能,但他總結道:「最有可能的情況是,那裡有一些未確認的麻風桿菌庫。」

霍金斯說,目前受感染的黑猩猩似乎正在自行對付疾病,儘管有一隻的體重有下降跡象。黎德茲則表示,治療牠們並不是選項,「人類必須服用好幾個月的抗生素才能治療麻風,你沒辦法在這些野生動物身上做到這一點。」他說,目前這種疾病似乎並沒有讓整個黑猩猩族群處於危險之中,「但除了盜獵、棲地喪失和其他疾病之外,這當然是額外的威脅。」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