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實驗動物 【2020年度回顧】實驗動物全球立法持續推進 惟各國實驗室狀況百出

【2020年度回顧】實驗動物全球立法持續推進 惟各國實驗室狀況百出

2020年是相當動盪的一年,在動物事方面也是如此,歲末年終,跟著動物友善網一起來做個年度回顧,看看這一年都發生了哪些大事件!

記者 吳昱賢/報導

2020年實驗動物全球立法陸續交出成績單,甚至連過去強硬的中國也允諾立法。圖片來源/JACKSON LABORATORY


在所有動物保護的議題中,實驗動物的處境較不易被看見,動保團體在推動相關議題時也困難重重,只能在政府提供數據時仔細尋找蛛絲馬跡,2020年就有動保團體在英國、德國提供的數據中發現與過往的資料不合。不過這一年還是有實驗動物的好消息,因為化妝品動物實驗的立法有了新進展,澳洲成功立法禁止,墨西哥則是已在參議院通過議案,連過去強制要求實驗的中國,也允諾2021年前將會立法!

化妝品動物實驗立法持續推進 中國終承諾立法

在立法禁止化妝品動物實驗上,許多國家都持續推進。圖片來源/istock

2020年禁止化妝品動物實驗的國家又多了幾位盟友,澳洲在7月1日起終於通過推遲多年的禁止化妝品動物實驗法案,多數法規皆參考歐盟;墨西哥則是3月在參議院通過法案,雖然眾議院還來不及審理,仍有望成為北美第一個禁止化妝品動物實驗的國家。

順應動保潮流 墨西哥決議禁止化妝品動物實驗
推遲多年終實行 澳洲禁止化妝品動物實驗

目前許多國家的法案都有列出「例外狀況」,若他國要求進行化妝品實驗,則可以視為例外狀況,中國則是唯一對所有進口化妝品強制要求動物實驗的國家,因此任何在中國銷售的進口化妝品品牌都無法聲稱自己「全無化妝品實驗」。不過這樣的局面即將改變,因為7月國際人道協會(HSI)發表新聞稿指出,中國已經允諾在2021年前立法,全面停止強制「上市前」化妝品動物實驗!

實驗動物的勝利! 中國允諾2021年前停止強制化妝品動物實驗

不過,美國零殘忍網站 Cruelty-Free Kitty 指出,根據HSI提供的資料,特殊化妝品如染髮劑、美白產品仍須進行實驗,而且未來也有可能有面臨「上市後(post-market)動物實驗」的風險。除此之外,12月24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公布2021年立法計劃,並沒有化妝品動物實驗的相關立法,中國政府是否會落實承諾還有待觀察。

英德實驗動物疑似「被消失」 凸顯資料透明重要性

雖然法律行動頗有斬獲,但在資料不完全透明的情況下,各國實驗動物的處境仍須我們時刻關注。動保團體往往需仰賴政府提供的資料才能追蹤各間實驗室是否確實落實3R──替代(Replacement)、減量(Reduction)、精緻化(Refinement),藉著資料全面地掌握機構利用實驗動物的狀況。

2月在動保團體的努力遊說和施壓下,美國農業部終於重新開放資料。事件最初發生在2017年,當時美國農業部突然將網路上一萬筆動物調查報告刪除,此後動保團體都需額外向農業部提出申請才能獲取資料,並且有極大機率被拒絕,但在2020年在動團和國會的施壓下,美國農業部終於重新公開資料。

動團、國會施壓有成效 美農業部重新公開動物福利調查紀錄

而英國、德國則出現政府公開數據後,動保團體發現實驗動物似乎在資料上「被消失」的情況。英國內政部在7月發表的數據顯示,2019年英國進行了340萬次動物實驗,是自2007年以來的最低數字,但數據上靈長類動物和其身體部位被進口到英國實驗室的數量卻高達6,790隻,是前一年的3倍,引發動保團體質疑。

對此,英國環境、食品與鄉村事務部表示,一隻動物身上可以採集許多組織樣本,例如血液或唾液,但是每個樣本都可以獲得許可,因此實際進口的活體動物數量遠低於6,790隻。

英國動物實驗量創新低 進口實驗猴數字卻大增 動團要求政府說明 

德國公開最新文件,每年約有數百萬實驗動物遭殺死。圖片來源/Westend61

在德國也發生類似的事件,5月在綠黨的要求下,德國政府公開了相關的實驗動物數據,結果發現德國實驗室每年殺死數百萬隻實驗動物,其中2017年的數據比起之前提供給歐盟的資料整整多了110萬隻。引起議員、動保團體的強烈不滿,認為政府刻意美化統計資料,連歐盟委員會都斥責德國政府提供假數據。

德國實驗動物福利大倒退 疑似數據造假 公開資料少百萬隻

動團投入研發 努力尋找替代方案

不管化妝品動物實驗,還是一般科學實驗,現在許多動保團體都投入大量人力、資金研發替代方案,像是善待動物組織(PETA)投資的MatTek公司研發出3D肺泡模型、人造皮膚;國際零殘忍組織(Cruelty Free International,又名「國際反動物測試組織」)也研發出3D人類皮膚模型,提供化妝品公司、實驗室更人道的選擇。

實驗動物福音! PETA投資公司 研發出3D肺泡模型

德國柏林應用倫理與動物福利研究所獸醫、動物倫理學者Stefan Treue在2020年接受雜誌訪談,提到靈長類動物實驗時就表示:「我們已經開始以電腦模型、成像技術來取代許多實驗,這些方式不僅能避免倫理問題,而且比使用真正的靈長類動物實驗便宜很多。若我知道如何讓我的研究不使用動物,我會立即放棄繼續使用實驗動物。」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