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旅遊限制放寬 危機跟著來 犀牛盜獵者重返南非

旅遊限制放寬 危機跟著來 犀牛盜獵者重返南非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去(2020)年3月,受到疫情的影響,南非實施了包括國際旅遊在內的嚴格旅遊限制,這將盜獵者阻擋在外,無法行動,讓當年度的犀牛盜獵數字來到2011年以來的新低點,然而,南非政府11月開始放寬國際旅遊限制,世界自然基金會(WWF)近日指出,自那時起至今,南非發生了數不清的犀牛盜獵事件,尤其是在克留格爾國家公園(Kruger National Park)。

隨著國際旅行限制放寬,南非的犀牛盜獵事件又開始增加。   Reuters影片截圖

《路透社》(Reuters)報導,南非的野生動物公園表示,自從政府放寬旅遊限制後,犀牛的盜獵活動再度上升,在2020年3至11月實施的嚴格旅遊限制下,2020年南非有394隻犀牛遭到盜獵,儘管數字看起來仍不少,但已經比前一年減少了30%,並且是自2011年以來的最低年度記錄。

旅行限制阻斷供應鏈 南非犀牛盜獵數字大降

但旅遊限制放寬後,狀況又開始變糟,世界自然基金會國際網絡(WWF International Network)非洲犀牛負責人Jo Shaw說:「去年11月、12月到2021年,這些地方——尤其是克留格爾國家公園,一直在發生犀牛盜獵事件,數字很嚴重。」但她拒絕透露發生了多少事件。

犀牛盜獵活動常涉及當地盜獵者和國際犯罪集團,而跨境走私的高價值商品通常流向需求高的亞洲。盜獵者的手法很殘酷,非營利組織「拯救犀牛」(Save the Rhino)網站指出,犀牛有時會在被砍下角之前用藥物鎮定,最後失血過多死亡;全球打擊跨國組織犯罪倡議(Global Initiative Against Transnational Organised Crime)非洲東部及南部組織犯罪觀測站主任Julian Rademeyer說,其他犀牛則在角被移除前被用獵槍殺死。

在新冠病毒導致旅遊業停擺的情況下,野生動物保護區一直在緊縮的預算中掙扎,還被迫減少反盜獵巡邏,這加劇了對犀牛的威脅。一些保護區因此以幫犀牛去角的方式,來防止武裝盜獵者利用放寬的邊境旅行捲土重來——獸醫會從犀牛角的根部切除,而不是將整個犀牛角取下,這可以避免犀牛受傷、失血至死。自2019年4月以來,位於大克留格爾生態系(greater Kruger system)的巴盧萊自然保護區(Balule Nature Reserve)已經為100隻犀牛去角。

獸醫為南非巴盧萊自然保護區(Balule Nature Reserve)的犀牛去角。   截取自Reuters

有些人會擔心,少了用來保護自己的角,對犀牛來說會造成其他危險,不過過去就有去角行動團隊表示,犀牛唯一真正面對的掠食者是人,且犀牛角由角蛋白組成,和人類的頭髮、指甲成分相同,去角的過程就像修剪指甲,因此之後它還會長回來,已經有幾項研究表明,去角不會對犀牛產生負面影響,它們會在三年內重新長成。

切除盜獵吸引力 非洲國家與保育團體合作 為400犀牛去角

南非環境部預計將會在6月底發布2021上半年的盜獵數據,Rademeyer表示:「隨著封鎖的限制越來越少,盜獵活動呈現了上升的趨勢。」

南非環境部執法總監Frances Craigie告訴《路透社》,該國約有16,000隻犀牛,但是東北地區不間斷的盜獵和嚴重的乾旱打擊了犀牛族群,南非國家公園的一份報告顯示,在克留格爾國家公園,犀牛數量在過去十年中下降了近三分之二,從2008年的11,800隻下降到2019年約3,800隻。

“虛擬護林員”助南非反盜獵小組守護野生動物 在家也能救犀牛!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