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血汗海鮮背後的劊子手

血汗海鮮背後的劊子手

轉載自自由亞洲電台;撰稿/麥小田;責編/許書婷

專欄| 綠色情報員:血汗海鮮背後的劊子手
血汗海鮮成為國際關注話題,中國漁船頻頻被東南亞漁工指控強迫勞動。

6月5日是聯合國打擊非法漁業的國際日,因為2016年的這一天《港口國措施協定》正式生效,這是全球第一個針對「非法、不報告、不受管制(IUU)」的漁撈活動有約束力的國際協定,緊接著6月8日再迎來「世界海洋日」,在海洋重磅月之前,美國磨刀霍霍開鍘血汗海鮮。

美國海關及邊境保護局(CBP)5月28日宣布扣留中國大連遠洋漁業公司32艘漁船捕撈的金槍魚(鮪魚)、劍魚和其他海產品,因為該公司在捕撈作業中存在強迫勞動。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5月26日也向世界貿易組織遞交有關漁船強迫勞動提案,呼籲世貿組織成員在談判中聚焦這個全球議題,以遏止可能涉及強迫勞動的有害漁業補貼等問題。

大連遠洋漁業捲入血案

大連遠洋漁業公司是漁工口中惡名昭彰的「累犯」,去年船隊旗下的「隆興629」和其他姐妹船接連傳出印度尼西亞漁工暴斃,當天火速「被海葬」,倖存漁工指控中國船長施暴、剝削人權,在英國環境正義基金會(EJF)和韓國公益法律中心(APIL)介入調查後,揭開嗜血的遠洋獵場真面目。

中國擁有全球最大的遠洋漁業船隊,強迫勞動引來美國出手製裁。 (法新社)
中國擁有全球最大的遠洋漁業船隊,強迫勞動引來美國出手製裁。(法新社)

「隆興629號的倖存船員說他們曾經歷被毆打,或是看到其他船員受到暴力對待。」英國環境正義基金會資深項目主任邱劭琪說明調查結果,「由於船員沒有受到適當的現代醫療治療,導致他們最終死亡,其中有3位在海上過世,並且被埋葬在海上,有一位是到了(韓國)釜山之後才過世。」

面對船老大的失控虐待,不時口頭威脅要解僱,以及苛刻的生活條件,這些外籍漁工只能忍氣吞聲,因為不少人欠了一屁股的債。「他們很多是債務勞役的受害者,上船前必須支付一筆錢換得這份工作,然後再工作償還這筆金額。」邱劭琪提起訪談個案的遭遇,「許多船員告訴我們,他們工作的時間非常長,17、18個小時都很正常,有時候甚至長達24個小時、48個小時,中間只有零碎而且非常短的休息時間。」

海上奴役的驚濤駭浪

大連遠洋漁業的人權剝削惡行只是冰山一角,中國是全球最大的遠洋漁業大國,大約有2700艘遠洋漁船,其次是台灣,擁有1100多艘遠洋漁船,兩者都是強迫勞動的黑名單。

東南亞是主要的外籍漁工輸出國,2019年綠色和平東南亞辦公室發表《海上奴役調查報告》,「這份報告揭露了很多東南亞漁工,特別是印尼、菲律賓在遠洋漁船上遭到強迫勞動的問題。」綠色和平台北辦公室海洋專案主任李於彤指出,「漁工指控的13艘遠洋漁船中有5艘是台灣漁船、7艘是中國漁船,他們主要的投訴是欺騙、扣發薪資、超時工作、肢體暴力等。」

東南亞是主要漁工輸出國,漁工常被迫在惡劣的勞動條件下工作。 (綠色和平提供)
東南亞是主要漁工輸出國,漁工常被迫在惡劣的勞動條件下工作。(綠色和平提供)

外籍漁工的薪水微薄,而且常被剝好幾層皮。「外籍漁工的合約通常是2年,月薪大概在300至500美元之間,印尼仲介通常會收取600至800美元的手續費,同時再收取保證金,這些費用會從漁工薪資中扣除,扣完後,漁工每個月的薪水往往只剩下100美元左右。」李於彤說明,「如果漁工在合約期間受到暴力威脅,或是缺乏充足的食物、飲水和休息,他們想要離職的話,還要再支付違約賠償金,以及自己回程的機票,這些其實都是不合法,存在很多問題。」

大肆非法捕鯊割鰭

血汗海鮮奪走漁工人權和性命,也讓海洋生態難以續命。「隆興629」註冊為金槍魚延繩釣船,卻同時進行非法捕鯊作業,漁工拍下血淋淋的割鯊魚鰭影片和照片,「照片里甲板上全部都是魚翅。」邱劭琪回想起觸目驚心的畫面,「漁工表示下船時,船上有超過16箱、每箱重達45公斤的魚翅。」

這些裝箱的魚翅透過非法轉載,送回港口販售,當中不少是瀕危物種。邱劭琪指出,「漁工告訴我們,他們抓到非常多種不同的鯊魚,包括雙髻鯊、污斑白眼鮫(俗稱花鯊)、馬加鯊、黑鯊、長尾鯊等,這些都是在華盛頓公約(CITES)的附錄二物種,在很多區域漁業管理組織中也被列為禁止捕撈的物種。」

“隆興629”被指控非法捕撈鯊魚,甲板上堆滿剛割下的魚鰭。 (APIL提供)
「隆興629」被指控非法捕撈鯊魚,甲板上堆滿剛割下的魚鰭。(APIL提供)

鯊魚的棲地常和金槍漁場重疊,而且是延繩釣很常見的混獲物。「鯊魚魚翅的價格遠高於魚肉,所以漁船有動機割下鯊魚鰭,同時也讓漁船的倉儲空間最大化,因為鯊魚身體佔空間。」邱劭琪談起魚翅產業鏈的現象,「中國雖然沒有針對割鰭棄身的規範,但這樣的作業方式已經違反國際區域漁業管理組織的規定。」

疫情下,魚翅貿易鏈依舊囂張橫行,6月7日香港海關逮到逾3公噸、疑似瀕危物種的魚翅走私案;去年香港海關更查獲兩起大規模的魚翅走私案,共檢獲26噸乾魚翅,數量打破歷史紀錄,估計約有3萬8千多只鯊魚。李於彤表示,綠色和平去年發表《公諸漁事:血汗海鮮如何流入市場》調查報告,外籍漁工說台灣漁船有所謂的魚翅獎金,而台灣早在2012年就頒布禁止割鰭棄身的法令,拿下亞洲先例,不過,這些事情還是持續發生。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去年12月更新紅色名冊(Red List),超過420種鯊魚麵臨滅絕威脅,「鯊魚遭到滅絕絕對是人為因素,我們的調查發現,每年大約有一億隻鯊魚遭到屠殺,除了魚翅之外,還涉及到肉品、肥料、魚油市場。」李於彤遺憾說,「延繩釣或大型圍網會聲稱意外誤捕鯊魚,這些意外有時候可能要打上問號。」

血汗海鮮牽繫海洋命脈

在強迫勞動和非法捕撈的調查報告出爐後,環境正義基金會和韓國公益法律中心曾共同要求中國採取相關行動,調查涉入此事件的漁船。邱劭琪表示,目前並未看到或接收到中國政府有任何的調查信息,不過,國際上有愈來愈多國家會利用進口管制來阻斷非法漁業或血汗海鮮進入市場,現階段看起來是有效而且可以防止非法漁獲進入市場流通的一個方式。

血汗海鮮和海洋資源永續息息相關。 (綠色和平提供)
血汗海鮮和海洋資源永續息息相關。(綠色和平提供)

不同於過往針對單一船舶下暫扣令,美國海關及邊境保護局這次加大力度查扣大連遠洋漁業的所有船隊,「環境正義基金會的調查報告也提出建議,如果漁船A涉及強迫勞動或非法漁業,同一個公司旗下的漁船都應該以高風險的漁船來看待,因為他們可能採行相同的經營管理和捕撈模式。」邱劭琪樂見國際政府提高風險標準,「這次美國的製裁也讓從事非法漁業的公司更意識到不會僥倖躲過相關裁罰。」

「非法漁業和奴役漁工是一種惡性循環。」李於彤語重心長點出兩者關聯性,「人類多年累積的濫捕濫殺行為,使得海洋資源逐漸枯竭,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統計,全球有超過90%的商業漁類資源面臨過度捕撈的危機,因此經營者要維持獲利,必須捕更多的魚、更值錢的魚,所以他們會到禁捕的海域作業,或是在海上非法轉載,增加海上停留、捕撈時間,同時為了降低成本,使出強迫勞動手段,非法漁業、強迫勞動和血汗海鮮都是海洋資源浩劫下的不幸產物。」

聯合國糧農組織的最新報告《2020年世界漁業和水產養殖狀況》指出,全球捕撈漁業總產量達到9640萬噸,創下年度最高水平紀錄。中國遠洋大軍在公海的漁獲量也相當驚人,囊括全球總量五分之一。

漁業大國缺席國際公約

終止強迫勞動、拒絕血汗海鮮,是停止海洋資源持續被過度掠奪的解決方法之一。邱劭琪認為,中國要強化漁工人權的保障,應該盡快採用國際勞工組織(ILO)的漁業工作公約(C188公約),公約詳列漁工保障項目和管理措施,這一兩年來,南非、泰國等關鍵漁業國家都陸續宣布採用,韓國和印尼也正在評估時間表,台灣政府則表示會提高國內法規的標準,達到C188公約的等級。

中國的漁業資訊缺乏透明度,消費者要拒絕血汗海鮮、無從判斷。 (路透社)
中國的漁業資訊缺乏透明度,消費者要拒絕血汗海鮮、無從判斷。(路透社)

此外,國際社會也呼籲中國盡快批准、簽署《港口國措施協定》,目前全球已有68個國家及歐盟簽署了這項協定,而超級漁業大國反而缺席了。

李於彤表示,全球漁業體系包含了捕魚國、港口國和市場國,《港口國措施協定》可以增加港口國的監管、稽查能力,除了政府之外,企業責任也非常重要,包括水產商、零售商、製造商、品牌商等,企業要建立一個完整的產銷監管,從船隻到銷售點要提供可追溯且通過第三方驗證的監管鏈,好讓消費者在購買海鮮時知道是從哪裡來、誰捕的,到底有沒有牽涉到非法捕撈或強迫勞動的問題,多管齊下才能有效遏止非法漁業,確保海洋資源永續。

根據聯合國農糧組織統計,每年非法、不報告和不受管制(IUU)的漁業捕撈量估計達到1100至2600萬噸。中國是非法漁業的頭號大戶,儘管官方祭出罰款、取消漁業補貼等懲罰措施,非法漁撈依舊猖獗。

邱劭琪認為,這一兩年中國政府陸續出台新法規,希望更妥善管理遠洋漁船,不過,在漁業資訊缺乏透明度下,要推行這些政策是很大的阻礙,像是漁船位置、漁船被懲處名單,以及中國人投資但懸掛他國國旗的漁船名單,或者是實質受益人的名單等。唯有公佈這些資訊,港口國的主管機關、買家才能扮演各自的角色,尤其中國擁有全球最大的漁船艦隊,在全世界各個海域作業,提高漁業管理的透明度是最重要的關鍵。

誰是血汗海鮮背後的劊子手?當漁業監管信息透明了,撥開層層的共犯結構,海上陰謀也會無所遁形。


版權所有© 2006, RFA 。經自由亞洲電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許可進行再版。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