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熱浪來襲水溫上升 水壩影響鮭魚洄游 天災人禍致美國西部鮭魚大量死亡

熱浪來襲水溫上升 水壩影響鮭魚洄游 天災人禍致美國西部鮭魚大量死亡

由於加州沙加缅度河水位降低、水溫升高,近期科學家發現大量帝王鮭死亡。圖片來源/Hearst Newspapers

北美熱浪來襲,加拿大甚至一度出現攝氏40度的氣溫,這樣的異常高溫也正嚴重影響著動物,甚至可能讓動物面臨滅絕危機。近期美國西部比以往更加乾燥炎熱,水溫上升、水位下降,不僅使水中寄生蟲增加,高水溫也讓許多魚類無法順利產卵,甚至被活活「燙死」。專家警告,美國各地的水壩也影響了鮭魚洄游的通道,天災加上人禍可能使這些鮭魚最後走上滅絕的命運。

綜合外媒報導,7月27日環保團體「哥倫比亞河保護者」(Columbia Riverkeeper)在臉書上發布一段影片,影片中能看到許多哥倫比亞河中的紅鮭魚的鮭魚因長期待在高溫熱水中而感染真菌,身上出現了潰瘍和腫脹的斑塊。

西北部落鮭魚聯盟(the Northwest Tribal Salmon Alliance)專員Don Sampson在影片中表示:「哥倫比亞河中的紅鮭 (Sockeye salmon)正在死亡。正如你所看到的,牠們生活在致命的熱水中,我們面臨一場前所未有的鮭魚危機。」

哥倫比亞河保護者的影片中,能看到鮭魚身上出現斑塊。圖片來源/Columbia Riverkeeper

不只是哥倫比亞河,整個美國西部都面臨類似狀況,加州、奧勒岡州、愛達荷州都面臨同樣窘境,各地的河川紛紛傳出大量的鮭魚死亡案件,其中不乏瀕危的鮭魚品種。加州野生動物和漁業部發言人Jordan Traverso坦言:「一系列連環的極端氣候事件正讓我們面臨危機。」

普遍來說,這些鮭魚會在河流中出生,時間穿越數百公里到達海洋,並在海洋中待大約3年,每年4月至8月牠們會回到自己的出生地交配並產卵,以加州的帝王鮭(Chinook salmon)為例,牠們會在沙加缅度河(Sacramento River)出生,並順著河流回到太平洋。西北部落鮭魚聯盟指出,牠們很可能在途中因水溫過高而死亡,也有可能被迫進入較冷的支流,在尚未產卵前就死於疾病。

然而,鮭魚大量死亡的原因除了氣候變遷外,人禍也是一大因素,因為各地河川興建的大壩阻斷了鮭魚洄游的路線。Sampson說:「鮭魚只是想回到自己美麗的家,然而而水壩形成的水庫,只是一個不斷升溫的停滯污水池,正在殺害我們美麗的鮭魚。」沙加缅度河的帝王鮭幾十年來族群數量便因大壩興建而嚴重下降,被美國政府列為瀕危物種,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魚類生態學家Andrew Rypel指出,加州的沙斯塔大壩(Shasta Dam)落成後,鮭魚數量便開始快速減少,1994年統計結果發現,整條河川只剩約200條帝王鮭。

為了確保鮭魚能夠生存,美國政府立法要求鮭魚產卵棲息地的河水溫度須保持在攝氏13度以下,鮭魚卵通常無法承受更高的水溫。因此,加州每年用卡車將產卵棲息地數百萬鮭魚運往海洋,繞過危險的下游。拯救野生鮭魚聯盟(Save Our Wild Salmon)主任Sam Mace指出:「我們知道,氣候變遷將使這樣的事件更加常見,而這些機構應該設想最壞的情況,提前做好準備,我們認為,我們需要改革現今管理河川的模式。」

不過改變也正緩慢進行。加州的卡拉馬斯河(Klamath River)因河川低水位,水中細菌數量暴增,今年加州的野生動物官員決定不將100多萬條年輕帝王鮭釋放到野外,而是將牠們趕到可以容納牠們的孵化場,直到河流條件改善。按照目前計畫,加州預計拆除卡拉馬斯河上游6座大壩的其中4座,恢復鮭魚洄游的水道。

環保人士本月還將大壩經營商告上奧勒岡州波特蘭市法庭,希望迫使斯內克河(Snake River)和哥倫比亞河的大壩經營商釋放更多水源到下游,藉此降溫。Rypel說:「我們正處於一個危險的時機,我不確定用詞是否正確,但西部將會變成日益缺水的環境。鮭魚是一種非常容易受到氣候變遷影響的魚類,如果乾旱時間過長或水壩釋放的冷水不夠,很大一部分的幼魚會因此死亡。」

Rypel解釋:「這類情況過去也有發生,但問題是我們開始連續失去不同年齡的鮭魚。鮭魚是一種在淡水中度過一年,在海洋中度過兩年的動物,每個年齡都很重要,如果你失去其中一個年齡的鮭魚,牠們離滅絕之路就不遠了。」Rypel認為,如果各地的冷水池保存時間夠長,釋放冷水夠多,或許能夠拯救這些鮭魚,但隨著熱浪來襲加上乾旱,未來狀況並不樂觀,他無奈地說:「我們非常擔心今年會繼續出現大規模的死亡事件。」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