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出外靠朋友!研究發現有朋友的雌性長頸鹿更長壽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在二十一世紀,許多野生動物的生活過的並不容易,長頸鹿也是如此,牠們的生存遭到人類排擠、受到棲地破碎化的壓力,並被盜獵所威脅。不過,有了朋友的幫助,這些壓力能小一些!最近的一項研究就發現,對於雌性長頸鹿來說,有同性的朋友能夠幫助牠們的生活過的更好、壽命更長。 坦尚尼亞北部的成年雌性長頸鹿。   取自New Scientist(©Derek Lee) 過去的30年中,長頸鹿的數量減少了30%,如今全世界只剩下約11萬隻長頸鹿,生存的困境讓這個物種正在面臨「無聲的滅絕」,不過,有了同伴的扶持,情況可能會好一些。瑞士蘇黎世大學(University of Zurich)的研究人員發現,與其他同性建立緊密的關係,可能會增加雌性長頸鹿的生存機會。

研究首揭過漁真相 鯊魚魟魚族群全球衰退 半世紀以來減70%

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姜唯/編譯;林大利/審校 英國獨立報報導,根據26日發表在《自然》期刊的最新研究,1970年至2018年間,鯊魚和魟魚的數量減少了70%以上,面臨滅絕威脅,主因是捕撈壓力大幅增加。 同一時期捕撈壓力——也就是被捕撈的鯊魚和魟魚數量相較於全球總數的比例——增加了18倍。 極度瀕危級的長鰭真鯊和與鯊魚共生的舟鰤。照片來源:維基百科(CC BY-SA 3.0) 鯊魚、魟魚數量驟減 主因在於過度捕撈

非洲最危險的保育工作 剛果維龍加公園護林員命懸一線

記者 李娉婷/報導 為保存珍貴的動植物資源,許多國家都會設立保護區,禁止人們在其中採集或獵捕動物,並派遣護林員守衛,而在一些衝突嚴重的地區,不只動物的生存受到威脅,保護牠們的人們,也遭受難以想像的危險,剛果民主共和國的維龍加國家公園(Virunga National Park)就是其中之一。 為了保護瀕臨滅絕的山地大猩猩,維龍加國家公園於1925年成立,它是非洲第一個國家公園,並在1979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指定為世界遺產,但自1990年代以來,非洲大湖地區的政治動盪,受到盜獵增加、剛果內戰、叛亂組織活躍等因素影響,維龍加危機四伏,讓這裡的護林員也因此被稱為非洲最危險的工作。 目前維龍加有689名護林員,其中26是女性。   取自Virunga National Park

“我們都是動物” 加拿大攝影師創辦攝影倡議組織 讓人們看見動物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在世界各地的農場、屠宰場、展演設施、實驗室之中,每天有無數動物被人類利用,但是你「看」得見牠們嗎?為了讓人們意識到這些動物的存在,一名加拿大攝影師以訴說世界上各種隱藏的動物故事為使命,在2003年啟動了「We Animals」計畫,並在2019年成立非營利組織「We Animals Media」,來自世界各地的攝影師參與其中,用一張張照片記錄人類環境中的動物生活,以影像進行動保倡議。 We Animals Media創辦人喬安·麥克阿瑟(Jo-Anne McArthur)。   取自BRIGHT(pohoto: Kelly Guerin)

泰國女子成立大象庇護所 教育、救援雙管齊下 望扭轉大象困境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在泰國,大象是受到尊敬的動物,但與此同時牠們也飽受虐待,全泰國的大象數量不到7,000隻,其中有一半是野象,另一半則是被人馴養,從非法伐木業到旅遊業,人們剝削利用大象,許多被圈養的大象嚴重營養不良、生病且身心受創。 為了拯救這些活在苦難之中的動物,一名被稱為「象語者」(Elephant Whisper)的女子成立了拯救大象基金會(Save Elephant Foundation)和大象自然公園(Elephant Nature Park),除了救援受虐大象,也持續教育泰國民眾和國際遊客,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更是對數十個面臨斷糧危機的大象營伸出援手,幫助許多大象度過難關! 拯救大象基金會及大象自然公園的創辦人珊度安·「麗克」·查樂兒(Sangdeaun “Lek” Chailert)。  ...

HSI 能量強旺的國際性動保組織 受託獅子共享基金 執行全球動物福利計畫

國際人道協會HSI關切同伴動物,除了呼籲終結狗肉貿易,也救援貿易中的受害狗隻。圖為2020年HIS人員從南韓一處肉狗養殖場中救出狗隻,並送往美國安置。   取自INDEPENDENT 記者 呂幼綸/報導 點進國際人道協會(Humane Society International,簡稱HSI)的官網首頁,躍入眼簾的是這樣一句話:「保護所有的動物(Protect All Animals)」。被推崇為當今最大、最具影響力的動保組織,HSI是否真的履行了諾言? 在農場動物方面,HSI推動的是無籠、無柵欄飼養;並試圖拯救實驗動物免於死亡和痛苦,對於野生動物的保育,HSI除了阻止獵殺、反對戰利品狩獵之外,也把棲地保護列為重要的一環;至於同伴動物近年更成為HSI的重點工作,不僅投身救援遭逢苦難的貓狗,更投入流浪狗絕育、狂犬病防疫等項目。

「四爪」不止關心四隻腳的動物 從打擊皮草產業起步 誓為不幸動物發聲

記者 呂幼綸/報導 已在全球15個國家地區設立據點的國際性動保組織「四爪(Four Paws)」,有個讓人印象深刻的名字,也似乎只關切有四個腳爪的動物,其實該組織是從打擊皮草產業起家,曾經大量救援禽鳥,而在官網上明列的組織願景,令人動容: 一個人類能以尊重、同理心和理解去對待動物的世界。(Our vision is a world where humans treat animals with respect,...

衝撞捕鯨船、正面對抗盜獵者 “海洋守護者協會”激進守護海洋動物

記者 李娉婷/報導 船桅上,一張黑色的旗幟隨風飄揚,上頭的骷髏可能會讓你以為這是艘海盜船,但仔細一看,骷髏上有一對鯨豚悠游——這是「海洋守護者協會」(Sea Shepherd Conservation Society)的會旗,這個以衝撞捕鯨船聞名的海洋動物保護組織雖有著看似掠奪者的旗幟,但事實上,他們是在向掠奪海洋的人們宣戰,儘管激進的作風爭議十足,但直接的守護行動,也讓他們獲得了眾多支持。 海洋守護者協會的骷髏旗幟。   取自Forbes 海洋守護者協會創辦人保羅·沃森(Paul Watson)是知名國際組織綠色和平(Greenpeace,成立於1971年)的早期成員,在當時,他就常以大膽、創新的策略來保護野生動物免受獵人侵害,例如搭著橡皮艇擋在一隻抹香鯨和一艘蘇聯大型捕鯨船之間、和夥伴直接站在海豹狩獵船途經的冰層上,以肉身阻擋船隻,以及將自己和海豹皮銬在一起,隨之被狩獵船拖行以表達抗議等。但其直接行動、正面對抗的行事風格,與採取非暴力手段倡議的綠色和平產生了嚴重的分歧,為此,沃森離開了該組織,並在1977年於加拿大創辦了海洋守護者協會前身的「地球力量環境協會」(Earthforce Environmental Society),繼續調查、記錄和干預有害海洋動物的活動,守護鯨魚、海豹、鯊魚等動物。

摯愛海豚自殺而死 美國首位海豚訓練師轉身反圈養 “海豚計畫”走過半世紀

記者 李娉婷/報導 時至今日,拒絕動物表演、反圈養鯨豚的風氣已經相當興盛,但在半世紀前鯨豚表演仍流行時,非營利組織「海豚計畫」(Dolphin Project)就已成立,是世界上運作時間最長的反圈養海豚福利組織。為什麼50年前就有這樣的一個組織存在?故事要從曾經是海豚訓練師的創辦人理察·歐貝瑞(Richard O’Barry)說起。 海豚計畫是世界上運作時間最長的反圈養海豚福利組織,右為創辦人Ric O'Barry。   取自Dolphin Project 理察·歐貝瑞更廣為人知的是他的小名瑞克·歐貝瑞(Ric O'Barry),他在1960年代受僱於邁阿密水族館(Miami Seaquarium),是美國第一位成功馴養海豚的動物訓練師,他訓練的其中五隻海豚還在大受歡迎的影集《Flipper》中飾演同名海豚Flipper,這齣1964年首播的電視劇講述了兩個男孩和他們的寵物海豚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