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當代思潮】講座報導/你戴上的豈只一點皮毛?談皮草產業中的動物苦難

作者:梁芊嬅(動物當代思潮特約記者)

無處不在的皮草

說到皮草,第一時間想到的可能時曾經蔚為風潮的貂皮大衣,但在日常生活中,療癒人心的絨毛吊飾,乃至於假睫毛、圍巾、髮飾上的毛球、包包、鞋子的內裏,甚至是逗貓棒,都屬於皮草產業的一環,人們常在不知不覺中進行皮草消費。今年8月,好好愛牠協會舉辦「『疫』同生活的一件好事愛動物」系列講座,場次三邀請到長期研究中國動物保護的龍緣之博士,以「你戴上的豈只一點皮毛?」為題,分享交織在皮草產業中的血與淚。

在中國,除了皮草產業中的常見的水貂、狐狸等,貓狗等伴侶型動物也經常被當作皮草原料使用,剝下皮毛的肉也會流入市場,成為人們口中的「野味」。談到為何如此關注中國的皮草產業,龍緣之表示,在中國野生動物產業中,皮草產業佔最大宗,光是就業人口就佔了50%以上,產值接近4,000億人民幣,使得中國皮草產業在Covid-19疫情下也難以被撼動。此外,皮草產業涉及的議題也相當廣泛,動物福利、環境汙染、人類健康都牽連其中,不容忽視。

現今皮草產品相當多樣化,日常生活中,許多物品帶有皮草。   圖片來源:Pixabay(CC0)

無法被實踐的動物福利

不當餵食、生活環境狹小、天性無法被滿足、刻板行為、容易生病──這些都是皮草動物經常遇到的問題。在講座中,龍緣之和聽眾分享幾種產業中常見的動物,以及牠們因為皮草而遭受的苦難。

  • 狐狸

在皮草產業中,「銀狐」和「藍狐」皆為人工培育物種,在野外無法見到。人工飼養下的狐狸體型圓潤且毛髮濃密,體重可達15、16公斤,甚至19公斤,是野生狐狸的6倍!業者透過基因選擇及高脂肪飲食,使牠的皮毛能快速增長且變得厚重,因而導致皮草產業中的狐狸常有難以站立、腿部變形等問題,也容易有眼部疾患。

日本文化中的「貍貓」也就是貉,這種動物在日本是常見的吉祥物,吉卜力工作室就曾以貉為題材,製作電影《平成貍合戰》,描述在都市開發後貉如何繼續生存的故事。貉是終身一夫一妻制、以家族行動為主的動物,但在人工飼養環境下,這樣天生的習性反而被利用,在養殖場的貉夫妻,終身就在狹小的鐵籠內不斷繁殖。在中國,一張貉皮草價格低於台幣1,000元,市場上隨處可見;然而在野外,由於生活環境與人類高度重疊,野生貉的棲地嚴重破碎化,因此目前地球上大多數的貉,都活在皮草養殖場中。

「也許你沒看過這種動物,但你一定看過牠的皮草。」龍緣之說道。

也許你沒看過貉,但一定看過牠的皮草。   圖片來源:flickr@animalequalityuk(Animal Equality International)
在批發市場待售的貉皮草。   圖片來源:flickr@animalequalityuk(Animal Equality International)
  • 水貂

褪黑激素能縮短水貂的生長周期、降低養殖成本,但這會造成水貂睡眠模式混亂、骨骼疏鬆脆弱;儘管世界上大多數皮草養殖場已禁用褪黑激素,但這種做法未能完全禁絕,有的養殖場仍在對水貂使用。此外,水貂在Covid-19疫情中被指為病毒源頭之一,大量養殖水貂因此被撲殺,其手段也並非完全符合動物福利。

除了在養殖場的動物,海豹、北美的郊狼等野生動物,也常是皮草產業下的受害者。龍緣之指出,即便能逃離養殖場,有些動物卻因皮草產業而成為外來物種,在野外遭受不人道的撲殺,例如貉在歐洲便為外來入侵動物。也有些動物被魯莽地放生,例如銀狐和藍狐都不是中國有的本土物種,離開養殖場後無法順利在外生存,可能淪為農村的流浪動物,免不了餓死或是被撲殺的命運。

皮草動物和人的關係

華美的皮草,穿起來氣派又保暖,但有研究指出,這些皮草含有許多有害物質,例如容易造成腎臟、神經和生殖系統損傷的六價鉻,會誘發過敏和癌症的甲醛,以及鉛等重金屬物質。除了穿戴牠們的皮毛有風險外,食用皮草動物的肉也有安全疑慮──有學者發現,水貂帶有的水貂腦病和狂牛症相似,食用是非常危險的事情。龍緣之另分享早年一篇報導,內文提到在皮草養殖場在剝下動物皮毛後,經常將剩下的肉拿來餵食其他動物,實現「養殖場內的循環利用」,不僅動物吃,養殖戶自己也食用,無法完全根絕疾病傳播的風險,便是皮草產業需要被關注的原因。

在疫情影響下,皮草產業也迎來重大的轉變。臺灣大學獸醫學院教授劉振軒過去接受媒體訪問時曾指出:「水貂養殖環境非常擁擠,造就了呼吸道感染的理想場所,而水貂本身就是對SARS-CoV-2很敏感的動物,同時體內具有ACE2接受器(receptor),有如一把爲病毒解鎖的鑰匙,再加上病毒株變異,造成水貂染疫情况比其他動物來得嚴重。」2020年11月,荷蘭鹿特丹大學醫學院在國際期刊《Science》發表研究報告,結果也顯示SARS-CoV-2可在人和水貂之間互相傳播。[1]

高度工業化的水貂養殖場,無疑是為病毒營造良好的培育環境,不只影響水貂,也對人帶來極大的危害。因此,世界最大的皮草拍賣行哥本哈根皮草(Kopenhagen Fur)已宣佈在二至三年內關閉;荷蘭原為水貂養殖前三大的國家,先前預定於2024年上路的水貂養殖禁令,也因應疫情提前於2021年實行。

皮草產業會走向末路嗎?

龍緣之表示,皮草產業的產量以全球性來看正在下降,水貂皮草已不如過去是皮草產業的指標物種,飼養量也逐年下降。目前全球約有17個國家立法禁止皮草動物養殖,例如法國、英國、奧地利;其他國家例如德國,雖未完全禁止皮草動物養殖,但透過設立高標準的養殖要求,皮草產業也難以在國內發展。

有些人會問到,如此禁止皮草產業是否會造成失業問題?龍緣之說,其實皮草產業工作環境非常惡劣,且容易被動物咬傷感染,導致工人感染人畜共通疾病的風險非常高,工作權利並未受到完善的保障。因此,在皮草產業中,不論是工人或是動物,都不是完全的獲利者。

國際趨勢下皮草產業大幅縮減,許多伸展台、雜誌都不支持使用皮草,拒絕為皮草打廣告,也有不少品牌加入「零皮草」的行列。但對於皮草產業是否走向末路,龍緣之抱持著較不樂觀的態度,因為在中國,皮草產業已經是合法並且受到保護的產業,有大量的資金投入,也有中外合作,涉及人口眾多,要在目前的社會上絕跡,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

雖說如此,若有心想要避免使用皮草,也並非不可行,消費者可以上網搜尋零皮草零售商(Fur Free Retailer),查看想要購買的品牌是否身在其列。此外,教育也是讓皮草產業走向終止的重要一環,因此龍緣之和插畫家合作推廣議題,在世界地球日、農曆新年等節日發布懶人包,分享日常中會遇到的皮草製品,以及皮草產業帶來的危害,希望能讓更多人關注到生活中細微之處,思考這些日常對動物們的影響有多麼大。並出版繪本《小狐狸的媽媽;媽媽的小狐狸》,期盼動保觀念可以從小扎根。

講座最後,龍緣之分享如何以燃燒的方式辨別真假皮草──假皮草(聚脂纖維)在燃燒時會自行熄滅,燃燒後的物質摸起來脆脆的、硬硬的;真皮草(動物性蛋白)燃燒後壓了則是會化為灰燼,兩者相當不同。較為可惜的是,目前除了燃燒法之外,沒有其他方式能快速辨明皮草的真假,因此若在店面購物時想要完全避免購入皮草,可以直接選擇零皮草零售商。

動物的皮毛本為自身的保暖、生存所需,卻被人類用來彰顯奢華,龍緣之最後表示:「皮草只屬於最醜陋的人類所穿戴,或是最美麗的動物。」她也建議民眾如果想愛護動物的話,不妨從拒絕皮草做起。


[1] 綠色情報員:水貂壓垮皮草王國 中國能再揮霍?《自由亞洲電台》,2020 年 11 月 26 日。

繼續閱讀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