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庇護所”象群被迫倒立、挨打 泰國業者假借名稱以掩飾真相

記者 吳昱現/報導

從小被迫與母親分離、被鉤刺棍痛打、被迫進行高難度表演,有時還沒有食物可吃,這些是多數泰國大象的日常,每年來泰國的數千萬遊客卻不知情,因為許多泰國的不肖業者會將設施列為「庇護所」,來混淆視聽,讓遊客誤以為該設施相當照顧動物。 

象伕用尖鉤刺大象的耳背,逼令牠聽從指令表演。(圖片︰National Geographic 影片截圖)
業者用尖鉤刺大象的耳背,逼迫牠聽從指令表演。圖片來源/National Geographic 

綜合外媒報導,《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曾在今年5月中發佈一段13分鐘的影片「Inside the Dark World of Captive Wildlife Tourism」,揭發野生動物旅遊業背後的黑暗真相,影片中提到,泰國現在有3500頭被馴化的大象,其中有一半來自Ban Ta Klang大象村,而該村落訓練大象的方式卻相當殘忍不人道。 
 

 
影片中能看到,大象在一兩歲時就被迫與母親分離,開始在虐待、恐嚇的環境中訓練,若不聽話起身反抗,訓練員會用末端有尖刺的鉤打大象的頭部、耳朵等敏感脆弱位置,許多大象身上滿是傷口。《法新社》則在本月進一步指出,一頭訓練有素的大象要價8萬美元,為了盡速回本,業者會逼迫大象在觀光景點長時間工作,或學習做出違反天性的表演,像是學會用象鼻捲起遊客、學會畫畫、倒立、用後腿支撐著身體等表演。 
 

4歲的幼象非常瘦弱,滿身傷口,腳上綁有短鐵鍊。圖片來源/National Geographic facebook 

Suda的繪畫吸引許多遊客前來,但動保團體卻指出Suda沒有接受良好的照顧。圖片來源/Pichayada Promchertchoo 

泰國清邁梅塔公園的大象Suda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梅塔公園每天接待多達5,000名遊客,入場門票大約50美元,許多遊客都衝著Suda而來,因為Suda每天都會在這裡繪畫,日式的繪畫風格讓人驚艷,遊客們能以150美元購買這些畫。然而,當地動保團體卻指出,Suda根本沒有接受良好的照顧,繪畫時被用腳鍊固定,泰國的知名記者Pichayada Promchertchoo也表示:「我發現大象眼神中毫無喜悅,旁邊的工作人員不時拉扯牠的耳朵,甚至大象被迫在現場排遺,讓人看了相當難過。」 

隨著近幾年遊客的意識提升,了解到大象觀光的殘忍性,許多業者開始使用「避難所」或「庇護所」等名稱來隱藏背後的真相,這類設施往往不以表演作為賣點,而是鼓勵遊客們去餵食、擦洗、照顧大象,以「與大象共處」做為賣點來吸引消費者。 

訓練大象的過程往往相當殘忍。圖片來源/Pichayada Promchertchoo 

世界動物保護協會(WAP)卻警告,這類「庇護所」只是換湯不換藥,把血淚的真相隱藏起來,而且即便是看似溫和的互動,也可能會造成嚴重的後果。WAP的史密特-波爾巴赫(Jan Schmidt-Burbach)指出:「人們幫大象洗澡,對大象來說往往充滿壓力,如果參與的是一群興致高昂的年輕人,大象更是會處在高壓之下。」 

除此之外,史密特也提醒,在遊客回家後,人們很難知道這些動物受到的待遇是否良好,今年5月《國家地理》的報導就指出,即便在某些保護區中,大象仍被長時間鎖住、被迫睡在水泥地上,還嚴重營養不良。 

WAP指出,在泰國已確定的220個大象公園中,只有12個設施合乎動物福利,有給予大象良好的生活條件。但其他大象的情況卻正在惡化,根據WAP的調查,2015年有1,771頭大象處境堪慮,比起2010年多出357頭。 

而泰國政府卻不像宣稱的那樣,試圖讓大象重回自然棲息地,因為缺乏良好的自然空間,而且可能導致人象衝突,加上此舉可能削弱泰國的旅遊業發展,使得政府遲遲沒有制定相關法律。動保團體「亞洲象之友」曾在2018年與多個動保團體合作,撰寫一份報告建議,主張對圈養大象做出更嚴格的控制,然而直到現在,泰國政府仍未對此回應。 

繼續閱讀

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