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脫狒狒中槍身亡 全民關注 是誰殺了狒狒? 各單位互踢皮球

記者 吳昱賢/報導

狒狒逃脫記最終以悲劇收場。28日狒狒遺體送往台北市動物園化驗。圖片來源/林務局

桃園的「狒狒逃脫記」在27日以悲劇收場。由於狒狒中槍身亡,一時之間全民都在關注「是誰殺了狒狒」?桃園楊梅警方於當晚傳喚桃園市農業局、新竹縣農業處、六福村及獵人共13人漏夜訊問。不過目前各單位互踢皮球、說法不一,真相仍然渾沌不清。

為何出現獵槍?誰授權開槍? 各單位互踢皮球

發現狒狒身上有槍傷後,桃園市農業局強調:「因為情況危急,才會當場詢問六福村獸醫,並送往六福村急救。」然而,狒狒體內有金屬反應,也有彈孔的痕跡,判定為遭到獵槍槍殺。桃園市農業局專門委員盧紀燁昨表示,團隊抵達時已有另組人在場,應該是該組人馬開槍,他也坦言:「我們當時發現狒狒的狀況不太好,於是拿網子趕緊罩起來拖出來外面。」

然而,根據《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僅有原住民、漁民可以擁有獵槍與魚槍,還需要向警察分局報備、核准才得以製作並持有。面對外界的疑問,桃園市農業局於27日晚間強調:「我們的參與人員僅有攜帶麻醉槍,持有獵槍的是某單位的外包人員。」

新竹縣政府出示對話紀錄澄清。圖片來源/新竹縣政府

在現場的林姓獵人遭到警方約談,他也坦承是自己開的槍,並表示:「我是合格的獵人,也合法持有獵槍。」對於開槍的過程,林姓獵人強調,自己是受到新竹縣農業處委託,才前往現場。至於是誰下令可以開槍?林姓獵人表示抵達現場時,有看到使用麻醉槍的獸醫,當時獸醫未射中導致狒狒情緒激動,他因此擔心狒狒傷及年邁屋主,因此詢問旁人「危機時刻是否可以開槍?」事後才知道是六福村之人員。

然而,林姓獵人的自述卻也與桃園市農業局事發第一時間表示「現場已有另組人馬」的說法也有出入。據了解,該名獵人原是林務局捕捉外來種的外包廠商。林務局表示,曾受桃園市政府農業局、新竹縣農業處請求推薦可協助圍捕的專業人士,因而提供北部可協助的幾個相關團隊聯絡資訊,希望有助於圍捕工作,不過林管局、林管處並未派員至現場參與圍捕。林姓獵人則供稱,是新竹縣農業處一名廖姓技士連絡他,他發現狒狒就在附近,於是自行前往現場。不過,新竹縣農業處於28日早上發布記者會,秀出「緊急應變小組」的對話紀錄,表示新竹縣雖有聯絡該名獵人,但聯絡時林姓獵人已經在現場。

警方指出,目前全案依照《野生動物保育法》偵辦,根據野保法規定,擅自獵捕、宰殺野生保育類動物,可處6個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20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罰金,目前林姓獵人何時抵達、所屬何單位、誰授權開槍,林務局、新竹縣農業處、桃園市農業局、六福村皆撇清,與林姓獵人說法有出入,尚待釐清。

桃園市農業局表示,因為林姓獵人有手電筒,因此讓他上前處理,但並不知道他手握的是獵槍。圖片來源/畫面翻攝

六福村也在28日中午發布新聞稿,表示絕無員工下令「可以射殺」,將提告林姓獵人,維護聲譽。28日桃園市農業局改口,表示當下並不知道林姓獵人有獵槍,「以為是麻醉槍」,只因他有攜帶手電筒,因此讓他上前處理。

網路上流傳農業局人員要求旁人拍照,要傳給女兒的影片。圖片來源/Facebook


針對外界質疑,林姓獵人28日下午親上火線,發布聲明試圖還原事發經過。他在文中指出,一開始新竹縣廖先生希望「能協助圍捕」,因為他距離現場大約2至3公里,於是驅車前往。抵達現場後,現場的人員都穿著便服,他也有向在場的人員解釋自己是林務局外包的「移除外來種獵人」,並表示自己攜帶的是「自製獵槍」,隨後他與其他人員一同作業3、4小時。

提到開槍的經過,他表示當時所有麻醉針都已經射完,狒狒情緒激動,他叫一旁的獸醫再射麻醉針,一名自稱是農業局人員的人表示:「沒了啦!你就開槍啦!」他才扣下板機。後來到警局做筆錄時,林姓獵人才得知該名人員是六福村獸醫。對於桃園市矢口否認「不知道另組人馬」,林姓獵人表示:「桃園市政府的小姐在下午五點打給我,叫我去富岡派出所作筆錄。如果農業局不知道我們的存在,怎麼會知道我是誰?又會有我的電話?」

捕捉態度戲謔 引發眾怒

動物行政監督聯盟批評桃園市農業局捕捉狒狒的戲謔態度,從媒體拍攝的照片能看見現場捕捉狒狒「猶如上街買菜提東西」,在移動狒狒進運輸籠時,更是直接倒入。動物行政監督聯盟秘書長何宗勳表示:「這種對生命的輕忽不僅是對動物的侮辱,更是對人性的譏諷。」

農業局人員在現場拍照,沒有先檢查狒狒傷勢,引發民眾怒火。圖片來源/Facebook


網路上還流傳桃園農業局人員張網捕捉後,卻未在第一時間檢查傷勢,反而與狒狒合照,甚至有名人員還向旁人表示「我要拍給我女兒看」,另部影片則呼喊民宅的屋主前來合影。這些影片在網路上瘋傳,農業局缺乏野生動物救傷與檢傷的觀念,引發眾人怒火,許多民眾在桃園市農業局、張善政的臉書留言,批評農業局的戲謔態度。

面對網友批評,農業局長陳冠義27日晚間表示,這5、6天以來,同仁都很盡心在做搜捕工作,當下以為狒狒是中麻醉槍,用網袋捉捕進行拍照,後續將對捉捕的SOP做通盤檢討,希望大眾能體諒同仁辛勞。而張善政也在3月28日回應,坦言市府有同仁沒有以審慎、專業的態度面對,未能展現出農政機關所應具備的保護動物、尊重生命的素養與價值,市府責無旁貸,必須反省與檢討,會依法懲處,他說:「善待動物、尊重生命,是我們追求的價值。昨(27)日下午,在桃園流浪多日的東非狒狒找到了,卻不幸在過程中喪生。這樣的結果,我跟大家一樣,感到非常遺憾。」

28日上午狒狒屍體送抵台北市立動物園檢驗,進行X光、斷層掃描等檢驗,初步判定左胸口槍傷為致命傷。目前屍體已經送往農委會家畜衛生試驗所,預計於29日上午解剖,以釐清死因,解剖報告將在10至14天後出爐

延伸閱讀:捕捉狒狒行政程序混亂 中央地方各說各話 讓人霧煞煞

繼續閱讀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