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盲眼國會議員 感念導盲犬 50年用7隻狗 說不盡的情愫

記者 呂幼綸/報導

盲眼人擔任需要奔波各地做選民服務的國會議員很辛苦,而替失明議員導盲的狗狗更是辛勞加一等!從英國國會議員大衛.布蘭基特(David Blunkett)和他歷任導盲犬的互動中,可以看到人狗深情自然流露。

大衛.布蘭基特(David Blunkett)和他的第5隻導盲犬Sadie(右),及接任Sadie的第6隻導盲犬Cosby。Sadie當時已11歲,陪伴了布蘭基特9年時光。  取自MailOnline  

 布蘭基特可說是英國政壇的傳奇人物,1947年出生於一個貧窮家庭,自幼失明,但他在1980年就成為地方議會領導人,自1987年起擔任下議院的議員(MP)近30年,2001至2004年還曾任內政大臣,2015年被封為勳爵(Lord Blunkett),目前是上議院的工黨議員。

而他更是一位資深的導盲犬使用人,至今已逾50年。布蘭基特和導盲犬結緣於1969年,名叫Ruby的拉布拉多和他一起拍攝了大學畢業照,而牠會偷吃小孩手上的冰淇淋和餐飲車上的甜點,成為布蘭基特恆久的記憶。

布蘭基特和他的第1隻導盲犬Ruby(左圖),布蘭基特和第2隻導盲犬Teddy(右圖),Teddy一直工作到12歲。取自MailOnline

第2隻導盲犬Teddy,是混血拉布拉多,體型大而脾氣溫和,因此被布蘭基特暱稱為「溫柔的巨人」,當布蘭基特在議會問政時,牠總是靜靜地趴在桌下,不知不覺間Teddy就來到了12歲,在布蘭基特意識到這已到達工作犬的服務極限,而安排牠退休的幾周前,Teddy卻意外倒地不起,布蘭基特的悲傷可想而知,連時任英國首相的柴契爾夫人都發出親筆函致意。

布蘭基特經歷失去Teddy的痛苦,學到了重要的一課,那就是盡量保障繼任導盲犬能享受到退休生活!

第3隻導盲犬Offa,有著德國牧羊犬的血統和氣質,精力旺盛又勇敢,卻因為健康問題在六歲半時就退休,幸而由一位獸醫師認養,讓牠得以安享退休生涯。

Lucy在1994年接下Offa的工作,成為布蘭基特的第4隻導盲犬,服務了近10年的歲月,並在國會留下一筆特別的紀錄~曾在保守黨大老發言時,劇烈嘔吐。

第3隻導盲犬Offa(左圖)雖然看來強壯,卻在6歲多就退休了,第4隻導盲犬Lucy倒是工作了近10年。   取自MailOnline

繼任的Sadie,很巧合的是Lucy同父異母的姐妹,作為布蘭基特的第5隻導盲犬,體型小巧的Sadie有著不同凡響的際遇,牠不但隨著主人晉見了英國女王,還曾被美國總統老布希(George Bush)撓耳朵。

2011年,在Sadie將過11歲生日,並已陪伴了布蘭基特9年的時候,布蘭基特儘管非常不捨,仍得安排牠的退休事宜,並特別在《每日郵報Daily Mail》上發表了自己的心情故事,形容Sadie猶如他的左腿,人狗共歷患難、同時老去,布蘭基特並幽默表示,為Sadie此後不用再擔心搶著表決的國會議員踩到牠的腳爪、或是搖動的尾巴被會議主席瞧見!

第4隻導盲犬Lucy和第5隻導盲犬Sadie是同父異母的姐妹。  取自BBC

布蘭基特並贊歎,Sadie能在倫敦市區和家郷郊區穿梭,自在換乘火車和客運的本領,即使是每天到西敏寺上班都是段困難的路途,Sadie都做得很好,令牠的繼任者必須花一年的時間做訓練。

Sadie和布蘭基特之間還有個約定信號,那就是當Sadie的忍耐力已至臨界點時,就會用冰冷的鼻子推布蘭基特的手。當布蘭基特進行漫長的會議,或是接受採訪喋喋不休時,Sadie都會出現這個提示動作,讓布蘭基特注意時間。

19個月大的Cosby接替Sadie,成為布蘭基特的第6隻導盲犬,牠的體型比Sadie大了許多,加上年輕有活力,讓布蘭基特必須設法去適應牠的步伐。縱然Cosby經過優秀訓犬師的調教,能和Sadie一樣的帶著布蘭基特穿越大街小巷、上上下下,布蘭基特還是小有憂心,畢竟和Sadie女孩共處了近10年,他得提醒自己在讚許Cosby時,改口說「好男孩(Good Boy)!」

2017年11月,不到8歲的Cosby因為厭食送醫,被診斷出罹患肝癌,為了解除牠的痛苦,布蘭基特只能做出安樂死的抉擇,這個突來的打擊,令布蘭基特在動物醫院裡一度心臟病發。

愛狗的大衛.布蘭基特當然支持「世界愛犬聯盟WDA」推動的禁食狗肉立法運動。          WDA / 提供

Cosby的離世,讓布蘭基特陷入從未有過的生活困境,因為新舊任導盲犬都有交接期,繼任者必須提早到位準備,現在卻出現了空窗期。布蘭基特回憶那段身邊沒有導盲犬的日子,「才知道西敏寺附近有多少的椅子和石頭,會隨時絆倒我。」

2018年4月,第7隻導盲犬Barley來到布蘭基特身旁,工作之餘,不滿2歲的Barley喜歡追逐網球,和玩拔河遊戲,常搞得布蘭基特臂膀痠痛、疲憊不堪,但他知道這是應該提供給Barley的生活,一如在議會裡,他必須盤算隔多久帶牠去草坪「方便」一次。

布蘭基特表示,他也很敬佩拄著拐杖的盲人,因為不是所有盲人都適合使用導盲犬,重點是必須愛狗,工作犬雖然不是寵物犬,依然需要人的關懷、注意、付出時間和愛。

布蘭基特和第7隻、現任的導盲犬Barley。Barley在2018年4月才到任。取自 英國導盲犬協會

Barley和布蘭基特現在已培養出良好默契,布蘭基特歡迎大家看到他們時,能給予友善的招呼,但不要過度分散Barley的注意力,他強調「大家絕對看不出Barley替我減輕了多少日常行程的壓力,一隻狗就讓我的生活變得比我想的容易多了!」

繼續閱讀

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