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環境資訊中心

spot_imgspot_img

北極野生動物評估報告 氣候危機影響下 馴鹿、水鳥數量狂跌

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姜唯/編譯;林大利/審校 衛報報導,北極理事會(Arctic Council)的最新報告指出,北美洲的馴鹿和水鳥的數量急劇下降,反映北極苔原正在發生劇烈變化。 報告指出:88種水鳥中 約兩成族群數量在減少 北極陸地面積約270萬平方英里(700萬平方公里),特徵是極度寒冷、乾旱、強風和季節性永夜。生活在這種環境中的物種已經適應在惡劣條件下繁衍生息。但是,根據北極理事會北極動植物保護小組(Conservation of Arctic Flora and Fauna, Caff)發表的《北極陸域生物多樣性(Arctic Terrestrial Biodiversity)》報告,氣候危機已經破壞了這種生存策略。 北極暖化速度是其他地方的兩倍,導致極端天氣事件,南方物種向北移動以及病原體在原生物種間出現和傳播。這份報告在冰島雷克雅維克20日舉行的理事會部長級會議上發表,是繼2017年海洋生物多樣性評估之後,第一份評估北極陸域物種現狀和趨勢的報告。 該報告以數十年的極地生物多樣性監測資料為基礎,概述該地區正在發生的變化。北極地區變得越來越綠,灌木越來越常見,逐漸取代了苔原上的苔蘚和地衣。在格陵蘭東北部的Zackenberg研究站,科學家發現重要的授粉蠅在1996年至2014年之間減少了80%,顯示氣候導致植物開花時間與傳粉媒介飛行活動之間產生時間差。 報告檢視的88種水鳥中,有20%的鳥種的所有族群在減少,且一半以上至少有一個族群在衰退。「在北極苔原上,水鳥是種類最多的鳥類,是伊努特人家後院的常見鳥類。」加拿大環境與氣候變遷生物學家、該報告的鳥類專家艾倫史密斯(Paul Allen Smith)說。 在連接高緯度地區與太平洋的東亞澳遷徙路線(East Asian-Australasian Flyway)上,88%的水鳥正在減少。史密斯說,這很可能是鳥類度冬地的亞洲黃海地區棲地縮減所致。據估計,在各種不同的氣候情境下,未來50年內80%的高北極水鳥會失去北方大部分繁殖地。 升溫導致細菌入侵 影響北極哺乳動物健康 馴鹿會成群在俄羅斯和阿拉斯加間移動,比較難將變化歸因於氣候。格陵蘭自然資源研究所顧問、該報告的馴鹿和麝牛專家奎勒(Christine Cuyler)說:「馴鹿和麝牛族群會自然波動,數量有周期變化。但是部分變化幅度增加了。今天我們看到的波動超出了過去歷史水準。」 近年來,大多數的遷徙苔原和森林馴鹿族群減少了,只有少數例外。分佈加拿大西北地區到努納武特(Nunavut)間的巴瑟斯特(Bathurst)族群,在1986年至2018年之間下降了98%。奎勒說這有幾個可能原因,包括糧食供應減少、雪上降雨事件和蟲害等,影響有蹄類動物覓食並獲得足夠的體重來度過冬季。 升溫還導致病原體的出現。這些病原體對部分動物的健康產生了負面影響。2012年,影響皮膚的細菌「丹毒」爆發,在西北地區的班克斯島上殺死了約150隻麝牛。 「這種細菌在全世界來說很常見,但是在北極出現卻很異常,」奎勒說。「由於北極溫度較低,通常這種細菌會處於休眠狀態。北極暖化確實正在改變一切。」此外,由於氣溫升高,進入北方的哺乳動物也可能帶來新的疾病和寄生蟲,影響當地原生物種。 報告說,這些外來動物正在改變北方掠食者與獵物之間的互動。如紅狐會與北極狐爭奪巢穴,甚至殺死牠們。在阿拉斯加,棕熊會殺死麝牛。 最終,隨著氣候區和物種向北移動,陸地北極生態系統將縮小。奧爾胡斯大學高級研究員、報告的作者之一馬丁施密特(Niels Martin Schmidt)說:「極端天氣、野火和昆蟲爆發,將在北極系統中留下數年的影響痕跡,因為一切的復原需要很長時間。」他說,需要以生態系統為基礎持續監控,才能隨著時間追蹤此類變化。 「我們需要了解物種之間的相互作用,才能充分了解氣候變遷對生物多樣性產生的後果。」 參考資料 衛報(2021年5月20日),Climate crisis behind drastic drop in Arctic wildlife populations...

生態電影《阿姆斯特丹貓未眠》 進入阿巴圖圖的世界 原來都市這麼野!

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環境資訊中心 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從阿姆斯特丹出發的華航客機,載著40萬支疫苗抵台,讓這幾天因確診人數居高不下、低迷的社會氣氛帶來一股希望。阿姆斯特丹是荷蘭首都及最大城市,13世紀時還是一座小漁村,在大航海時代躍身全球最重要的城市,至今仍是歐盟的重要都市。《阿姆斯特丹貓未眠》就是一部以阿姆斯特丹為主題的生態電影,透過一隻叫「阿巴圖圖」的貓,一起認識這座深具包容力的城市「狂野」的一面。 筆者近日即於台中市區柳川上的陸橋,目睹一隻巨大的溝鼠啣著細長物件穿梭而過,儘管現場有三兩行人,溝鼠也似乎司空見慣、毫不畏懼地朝著目標前進。這一幕自然引發路人的驚呼,不過想想,牠所犯的錯誤,也不過就是在不對的時間出現。我們對於都市中的生物有多少察覺? 本片原名「野性阿姆斯特丹」(Wild Amsterdam),顧名思義就是探討這座城市「有多野」,而這個野性,居然是以城市中定居的野生動物來定義。 跟著阿巴圖圖逛阿姆斯特丹 詼諧又老練的「鋼筋叢林之王」 人口不到百萬人的阿姆斯特丹,住著180個不同國籍的人和上萬種生物,若不透過親眼目睹,恐怕無緣體會豐富的生命力。劇情始於一天的清晨,小號聲吹響序曲,這座城市剛從前一夜的夢境中逐漸清醒。 天濛濛亮,阿巴圖圖的主人前腳剛踏出家門,牠後腳跟著出門,展開一天的冒險。跟著這隻以鋼筋叢林之王自居、老練都市通,為阿姆斯特丹揭開狂野又鮮為人知的一面。 透過一天不同時段、穿插四季不同變化,從空中飛的、地上爬的,還有水裡游的,上天下地爬梳過一遍都市中忙碌的生命。並以貓的語氣敘事,時而詼諧,時而世故,讓人忍俊不住。導演從生物的眼光來看都市建設,而牠們總能突破人類的極限,找到與之共生的方式。 到都市中討生活 歷經百戰累積鳥類生存策略 從貓的高度看移動的人們匆忙的腳步,即使人來人往的車站,仍有成群的鴿子在候車室、月台擁擠的人群中覓食,甚至有意無意地搭上列車,隨著列車移動。 鴿子又有「飛翔的老鼠」之稱,在阿巴圖圖眼中則是「聰明老練的城市居民」,對牠們來說,都市無論吃住都充裕,簡直是天堂。但天堂歲月也不是完全沒有煩惱,住在銀行頂樓的遊隼總是不時挑戰牠們的智商與反應能力。 遊隼最喜愛的食物就是鴿子,而剛出生的小游隼一天要吃八餐。為了餵飽小孩,城市上空不時上演著追逐戰。過境的歐洲椋(音同良)鳥,雖有一套對付游隼的策略,仍難以萬無一失,鳥類的生存策略只能盡可能降低傷害,而這個過程精彩萬分;遊隼到手的食物,還得驅逐鵟鷹來搶。這樣的戲碼一天要上演八次。 除了餵飽雛鳥,和人類一樣,親鳥為了自己的幼雛,不惜和敵人奮力一搏,或小心翼翼護衛著。隨著漁業沒落,海鷗也遷移到都市樓頂築巢,還要一邊防止幼鳥跌落地面遭路殺,或天敵追逐,馬路邊不時出現路殺社調查對象——鳥屍! 蓋房子這件事,不但人類很講究,鳥類更是毫不馬虎。牠們就地取材、築巢蓋窩,無論樹枝、狗毛、鋁箔紙、吸管、木屑、鋼絲等,都難不倒。比起人們夸夸而談循環經濟,牠們早就是實踐者了。 不過可別以為築巢是鳥兒的天性,偶有築巢新手也會失手歪樓,就像萬丈高樓平地起,一切都得有個開始!至於先築巢再下蛋,或反過來,就見仁見智了。為了討一頓吃,模仿著雨打在地上的聲勢,騙蚯蚓冒出頭來——鳥類生存策略遠超過人類的想像。 綠頭鴨能住高樓大廈、老鼠也有食安哲學? 從遷徙到不再流浪的關鍵 阿姆斯特丹不但吸引著遊客,也吸引隨著季節遷徙的鳥類,例如歷經8000里遷徙的雨燕,就選在高塔、屋頂養起小孩,並以捕捉蚊子來充飢,對那些每晚被蚊子吵到失眠的人們,提供安眠的功用。 原來在野外不須高地築巢的綠頭鴨,到了城市卻也挑高樓層安頓,目的是避開犬貓這類環伺的威脅。此時阿巴圖圖提出一個重要的問題:牠們怎麼到達水邊找吃的呢?影片記錄了令人驚嘆的過程,令人不禁要問,綠頭鴨都能住高樓大廈,還有什麼難得倒牠們的呢? 如果想盤點阿姆斯特丹的蒼鷺數量,下午4點的艾伯特市集絕對能提供答案。市場收攤前,蒼鷺們按照階級站在魚攤周邊,一等魚販收攤,好戲隨即上場。牠們不再需要到運河邊獵捕魚類,只需從塑膠袋中叼出廢棄的魚就夠吃了。充足的食物也使得這群蒼鷺不再流浪,改為依附著城市生活。 都市中,直逼人口數的小型哺乳類動物,當屬老鼠了!平日要遇到牠們可不容易。提到老鼠的食性,出乎我們的想像。牠們對於食安的要求,有一套哲學,老鼠們比清潔人員更早一步收拾,而且牠們總能深入底層——真正的底層。透過鏡頭活靈活現展現牠們的食性,讓人很難討厭這群城市住客。 水底下也不平靜,夜間的兩棲類正是活躍之際,成千上萬的蛙類尋覓配偶完成傳宗接代大事。但牠們的體位對貓來說,顯得太懶散了。搶著交配的公蟾蜍,最後落得雌蟾蜍溺斃,成功的配對,每一對則產下2000顆的蛋,長大的蟾蜍具有行為能力後,等待牠們又是一連串的獵殺與求偶交配。 隨著物候發展生存策略 見證城市中沉默強大的生命力 影片既然關心「野」,當然不能只定著在動物身上。城內7萬5000棵榆樹隨著種子四處散播,強大的移動力常常被忽視。透過鏡頭,清楚呈現每一片種子隨風而飄壯觀的場面。跟著種子成熟起落的,養活了無數物種。依傍著阿姆斯特丹四通八達的運河為家的白冠雞,就是其中一例,浸泡過的榆樹種子讓牠們有信心繁殖育兒,但仍免不得虎視眈眈的天敵來襲。 核桃跟椹果成熟季節,吸引松鼠前來覓食,不知誰貼心地為活動於樹冠層的松鼠打造了天橋,避免牠們在覓食時,與車子搶道造成傷亡。影片紀錄不同松鼠找到填飽肚腹的方式,例如等著橡實掉落——包括紅松鼠一時手殘——讓森林底層的小林姬鼠有機可趁,從影片中彷彿看到不言而喻的快樂表情。 路邊微小的花朵總帶著驚喜,對照著遠處的煙囪排放的氣體,總帶著一點小小的安慰。 無論原生、外來都很野 忠實描述也對等關懷 本片忠實描述都市中野生動物的處境,並且未加批評,即使外來的物種,也賦予對等的關懷。長尾鸚鵡以寵物身分,從亞洲和非洲引入後,因飼主野放就此盤旋於城市,至今已建立4000個窩;從美國一路來到阿姆斯特丹的信號小龍蝦不在餐桌上,而是阿姆斯特丹道路旁、草地上、森林邊漫步、走入到河中;而運河每年平均1萬2000台腳踏車,在尚未被撈出前,是牠們的家。 對於鳥、貓,狗的行動中總帶著威脅,公園中的草地更早就是犬隻的屬地。聽阿巴圖圖形容「這是狗咬狗的世界」,不但是比喻,也可能是寫實呢。 無論是逐漸進入城市核心的狐狸,或越來越多的蜜蜂,和人類行為有何關連性?游隼、椋鳥、綠頭鴨聚集到市中心,是不是代表這個城市的包容性,而且越來越野呢?這些問題只能反問我們自己了。 都市的包容性應是文明程度重要的指標。只是應該包容到什麼程度?這部影片提供了一個角度——由人類打造的都市,吸引萬種野生物前來共享,都市的萬種風情由此而生。 都市有多野? 阿巴圖圖展現超強觀察力 超乎人類的想像 影片中不時出現阿巴圖圖的短評,不但形容自己是「手腳俐落的掠食者」,點評在速食店門外伺機搶食顧客手中午餐的黑脊鷗「十分沒禮貌」、「食物黑手黨」,這似乎也適用柴山一帶台灣獼猴的搶食行為。 對於阿姆斯特丹每天生產800噸垃圾,牠說「動物很髒亂,人類更勝一籌」;形容咬斷電線的老鼠「瘋子」;對沒能抓到蟾蜍的刺蝟「誰叫你剛剛忙著那噁心的癖好(被狗尿吸引在草地打滾)!」旁觀鳥界保衛幼鳥爭奪戰,也會頗具同理的說「好慘」。這些短評總能引發共鳴,詼諧幽默,讓人不得不佩服牠的觀察力。 導演馬克弗克克(Mark Verkerk)是荷蘭知名生態紀錄片導演。本片榮獲2018年荷蘭水晶電影獎、黃金電影獎,並以生態電影之姿,在荷蘭上大螢幕,票房2900萬台幣。當疫情嚴峻,宅在家防疫,不妨考慮收看本片,體驗都市的野性,原來城市也能容納數以萬計物種多樣的生物!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EW24eAbAn4

學界首次通盤調查 農藥影響蚯蚓等重要土壤小生物

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姜唯/編譯;林大利/審校 衛報報導,學界首次全面性調查發現,農藥正影響著蚯蚓、甲蟲、彈尾蟲等攸關土壤健康的小動物。科學家表示,這些小動物是維持生態的「無名英雄」,這個研究結果值得關注。 不被重視的「無名英雄」 研究:農藥正影響土壤中無脊椎動物 研究人員警告,在評估農藥對環境的影響時,很少考慮到土壤中的生物。例如,美國僅測試農藥對蜜蜂的影響,但蜜蜂幾乎不會接觸到土壤,科學家對這樣的測試完整性不敢恭維。 聯合國12月發表的一份報告指出,由於新土壤的形成需要數千年的時間,如果沒有緊急行動來阻止土壤劣化,那麼土壤的前景看起來相當黯淡。一般認為土壤佔地球生物多樣性近1/4。 研究作者之一、美國生物多樣性中心學者唐利(Nathan Donley)說:「……土壤非常重要。但是,農藥如何危害土壤中的無脊椎動物,比起授粉媒介、哺乳動物和鳥類相關研究要少得多,必須改變這一點。」 「甲蟲和彈尾蟲會影響土壤的孔隙度,而且牠們確實受到農藥的危害,蚯蚓也是。許多人不知道大多數的蜂會在土壤中築巢,牠們也會接觸到土壤。」 統整400篇農藥研究顯示 農藥對生物體產生負面影響 這項發表在《環境科學前沿(Frontiers in Environmental Science)》期刊上的研究,系統性地回顧了近400篇關於農藥如何影響至少部分生活在土壤中的非目標無脊椎動物的研究,涵蓋了275種以上的物種和284種農藥,但不包括美國目前禁止使用的任何化學物質。 這些研究共涵蓋2800多個「測試參數」,即各種測量農藥影響生物體的方式,包括死亡率、個體數量、行為、繁殖、生物化學和形態變化。 科學家發現,從71%的測試參數能觀察到農藥的負面影響,28%沒有顯著影響,僅1%顯示出正面影響。例如從蚯蚓身上,84%的測試參數可觀察到常見農藥的負面影響。部分殺草劑和殺真菌劑也會傷害蚯蚓。 唐利說:「造成損害的不僅僅是一兩種農藥,大部分的有毒化學物質結果都相當一致。」2012年也有一份報告顯示農藥可能損害土壤中的微生物。 美國農藥公司 針對外媒提問無回應 如果研究人員傾向於發表有驚人結果的實驗,那麼這樣評論性的研究可能會受到所謂的出版偏見的影響。但是英國環境機構Buglife成員夏德羅(Matt Shardlow)表示:「答案很明確,已發表的研究結果大多數都是負面的。」 「大部分研究顯示農藥對土壤無脊椎動物的繁殖有嚴重負面,這個結果很值得關注,評論也說明殺菌劑對土壤動物的殺傷力幾乎與殺蟲劑一樣強,這並不意外,因為蚯蚓、潮蟲、馬陸和彈尾蟲等以枯落物和腐植層為食的動物,會吃下很多真菌。」 唐利說,在美國,唯一經過有機農藥測試的動物是蜜蜂,但荒謬的是,這個物種可能終其一生都不會接觸土壤,卻被拿來代表所有陸地無脊椎動物。在開發達程度較低的國家中,農業可能在經濟中佔很大比重,但農藥管制的嚴格程度通常更低。 歐盟農藥法規確實包括對蟎、彈尾蟲、蚯蚓和微生物活動的測試。對潮蟲和共生真菌進行進一步測試的方案也在研擬中。「這很好,但是我認為這還不夠。」唐利說。 英國薩塞克斯大學古爾森(Dave Goulson)教授不是研究團隊成員,但他認為這些「無名英雄」至關重要,而研究結果發現大多數受測農藥都會對保持土壤健康的生物產生有害影響,著實令人震驚。 針對媒體的詢問,農藥公司代表CropLife America沒有回應。 參考資料 衛報(2021年5月4日),Vital soil organisms being harmed by pesticides, study shows

我們與野鳥的距離:救傷觀察守護落難鳥兒重回天際

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文:黃唯哲(台中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志工) 「地上好像有隻小鳥飛不太起來耶!怎麼辦?」 約莫每年3、4月起,民眾常會在戶外或都市一角,突然發現有飛不起來的野鳥,而想要伸出援手協助他們。就像看到學生受傷,直覺反應就是送去保健室;看到狀態好像反常的野鳥,便想立即送往救傷單位,殊不知這之中其實有不少NG行為。 然而,路邊這些看似飛不起來的鳥,往往還是會讓大家困惑:是否該去幫忙?想要幫忙的話,該從何下手?是否有相關單位做為直接聯繫的窗口? 伸出援手前請想一想 其實牠們只是在學飛 每年3到6月的野鳥繁殖季期間,民眾發現、進而求助的案例中,有很高比例屬於幼鳥學飛階段,例如常見的斑鳩、白頭翁、紅嘴黑鵯等。 當牠們開始離巢學飛時,往往一開始飛行的技巧還不夠純熟,就會落在離地面較近處。正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這些幼鳥多數因尚缺乏警覺性,在人類靠近時,並未出現明顯的逃逸行為;容易讓熱心的民眾誤判為小鳥受傷了,而將其送至救傷單位。 實際上,這些幼鳥只是在練習飛行,大多還受到親鳥的照顧,牠們外觀圓短、羽毛平整、沒有外傷與抽搐的症狀,可自行站立和短距離移動,只是飛行能力還待加強,習慣被動地待在原地、等待親鳥回來餵食。此時若貿然地將他們撿走,無疑形同一種綁架的行為。 除非幼鳥當時所處環境有犬貓活動、或在人車鼎沸的馬路中央,才會建議先將其移到旁邊的樹上,並保持約莫10公尺以上的距離,躲在附近掩蔽處,以不讓鳥類感受到壓力為原則,持續觀察半小時至一小時,確定親鳥是否會回來照料幼鳥,再決定是否介入處理。 順手救援請思考 其實他們只是在地棲環境覓食 除了幼鳥學飛,有些鳥類行為也容易導致民眾誤判,例如:都市中常見的,生態習性屬於在地面活動的黑冠麻鷺與夜鷹。黑冠麻鷺主要在地面覓食,且長期生活在都會區的個體,對人類更缺乏高度警覺心,導致當我們靠近這些大型鳥類時,牠們往往呆若木雞,沒有逃離行為而導致誤判。 夜鷹則習慣於夜晚覓食,白天在地面休息,繁殖季也在地面孵蛋或育雛。牠休息時,常以伏地姿勢出現在公園路面或公寓頂樓地面,導致不了解其生態習性的民眾誤認其受傷。 當地棲型鳥類出現上述類似行為時,基本上屬於不必介入的情況;如果誤判,反而是幫倒忙了。 特殊個案:都市夾縫中求生存的鳥類 在每年繁殖季期間,也有因進入住宅而導致民眾困擾的通報案例。例如有民眾於戶外冷氣機上清理出麻雀雛鳥,或是發現誤入廚房排油煙機管線內生蛋育雛的領角鴞。這些情況常讓當事者感到頭痛,而需轉由救傷單位接手後續的照顧工作。事實上,預防之道,建議民眾可在設施出入口加裝網子,防止鳥類進入築巢。 另外,部分住家旁的林地,因大量鷺鷥繁殖過於喧鬧,引起民眾不滿,協商移除巢位後,轉由救傷單位進行照顧。 繁殖之外 鳥類生命的無常 此外,平時也常有因其它意外導致鳥類受傷而被送到救傷單位者,例如較常見的遭貓狗攻擊、車禍撞擊、撞窗等外傷,或不慎中毒等神經症狀,以及因誤中黏鼠板及鳥網等器具而被發現後通報的,這些往往就屬於需要緊急處置的案例。 黏鼠板,也常讓小型鳥類受困,或讓想要取食黏鼠板上老鼠的猛禽受困。遇此狀況,請連同整塊黏鼠板送至救傷單位,避免在取下過程中因不當拉扯反而造成二度傷害。此外,當發現鳥類受困於田間或機場周遭所架設的鳥網時,當下最佳方式為:立即通報當地農業單位;請不要自行貿然解網,避免造成鳥類受傷,也避免發生財產毀損糾紛。因受困時間難以掌握,救傷單位除了檢查是否有外傷外,也會同步檢查其是否有脫水症狀。 審慎評估進而採取行動  從上述引介案例中,可見在許多狀況下,鳥類不一定需要我們援手;因此,建議民眾在第一時間,可先於遠端遮蔽處、以不干擾鳥類的前提下進行觀察,若還是存在疑慮或無法自行判斷時,也請先行諮詢救傷單位後,再確認是否需要進一步移送救傷單位。 但當我們發現無法飛行的鳥類,其身上明顯有傷或是精神狀態不佳時,就可以採取行動了。觀察重點為:通常鳥類翅膀發生骨折或扭傷時,其中一側會因無法正確伸展而導致兩側翅膀動作不對稱,或是遭撞擊及中毒後的鳥類,易見抽搐、甩頭等異常的神經症狀,就需要啟動緊急救護。 捕捉當下,需盡量將動作放輕,若是遇到喙部或是腳爪較為銳利的鳥種,建議可隔著毛巾或戴上手套進行捕捉,以避免鳥及自身受傷為原則,若仍不確定如何操作時,可直接諮詢救傷單位。 須注意的是,撿到虛弱野鳥的第一時間,許多人往往會急於餵食;但在遇到不熟悉的鳥類,或無法掌握其健康狀況時,不恰當的餵食,反而容易造成消化道問題等負面效應。 所以在第一時間,較安全的做法是先以安置為主:建議民眾在紙箱內先墊上毛巾,提供鳥類一個陰暗安全的環境,避免其焦躁不安。紙箱材質較軟,也可避免鳥類在拍打翅膀時造成更加嚴重的傷害;毛巾則提供鳥類在箱內有一個容易抓握的表面,避免運送過程中的碰撞。送至救傷單位前,也務必留意鳥類的保暖,不宜帶入冷氣房等,以避免其失溫。若是拾獲對象為雛鳥,因為其尚未羽翼豐滿,對於保溫的要求更高,可在紙箱內放置暖暖包再鋪放毛巾,避免雛鳥直接碰觸暖暖包而造成燙傷。 安置或移置的設施,並不建議使用鳥籠、透明透光或容易變形的紙袋及塑膠袋等;因野鳥在不習慣人為介入下,原本就容易焦慮不安,再加上設施不當,更容易造成過多的掙扎行為,也可能造成運送過程滑動、傷口擠壓或羽翼傷勢惡化等。 NG運送設施 鳥籠容易造成鳥類緊張不安,材質也容易造成鳥類掙扎時羽翼受傷。透明箱容易造成鳥類緊張不安,碰撞。空紙箱(未舖毛巾)鳥類容易在運送過程中滑動,碰撞。紙袋,塑膠袋沒有固定體積的空間,易造成擠壓。 鳥類救傷行動中 志工與獸醫分別做什麼? 各地的救傷單位,會在民眾撿到傷鳥時,協助處理各種狀況。 通常救傷志工會在接獲民眾通報的第一時間,進行謹慎評估並溝通了解狀況,藉以判斷是否需要人為介入。特別在野鳥救傷資源有限的情況下,當過多不需介入的個案被送到救傷單位時,會對重症個體造成排擠效應。 獸醫師在救傷體系內,主要負責醫療工作;後續的照養,則轉由受訓過的照護人員或志工來進行。因獸醫師的專業,是針對鳥類病症及傷勢做出判斷與處理;為避免獸醫師處理重症案例的心力與時間被其他工作剝奪,有照護人員及志工一起來配合進行後續的照護工作,可大大提高救傷行動的整體效率。 之所以不鼓勵民眾私自照顧這些受傷的野鳥而是交由救傷單位處理,是因為鳥類會因不同的習性、不同的受傷情形,需要採取不同的照料方式。從照護到野放,都需要多方考量,但相關細節往往無法藉由網路資料加以呈現,而需仰賴長期照養過程中,持續觀察並累積經驗所建立起來的知識系統。 野鳥救傷,並非僅止於救命,更重要的,要讓牠們有能力再度回歸野外。 野鳥救傷的必要性 「為何需要野鳥救傷?是否不要過度干預自然較好?」這是我們常常聽到,對野鳥救傷所提出的疑問。實際上,野鳥救傷始終是以保育為前提,並不會介入天敵捕食鳥類的自然生態行為。 近年來,車禍、窗殺或是外來種犬貓,造成野鳥受傷機率顯著提升,這些非關自然生態下所發生的傷害,讓野鳥救傷成為鳥類保育不可或缺的環節。 同時,野鳥救傷在長年發展下,也不斷累積大量的紀錄與資訊,都讓我們進一步掌握鳥類的分布、習性等資訊,間接也對相關生態研究及生態教育做出貢獻。 若遇到野鳥受傷,需要求助,可依循下列管道: 1. 臉書搜尋「台灣野生鳥類緊急救助平台」,上傳野鳥照片尋求確認。2. 打1999市民服務專線通報或連繫當地農業局,聲明是野鳥(野生動物)受傷。3. 參考各縣市野生動物救傷相關單位列表。

瀕危野生動物保育行動方案 台灣林務局年編1億救22目標物種

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環境資訊中心 特約記者李育琴/報導 原標題:瀕危野生動物保育行動方案 林務局年編1億救22目標物種 「這一代不該讓任何野生動物從我們眼前消失。」農委會林務局4日起三天舉辦「瀕危野生動物保育行動研討會」,邀集30多位各物種類群學者專家,分享22種瀕危野生動物的保育行動及成果。林務局局長林華慶在開幕致詞時表示,瀕危物種保育是在跟時間賽跑,人們必須趕在牠們消失前採取行動,確保台灣不再有野生動物消失。 透過盤點台灣原生瀕危野生動物種類的現況、受脅原因及可能的對策,林務局與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歷經三年研究,共同擬訂了瀕危野生動物保育行動方案,包括台灣黑熊、石虎、東方草鴞、歐亞水獺等22種野生動物,其中穿山甲和豎琴蛙屬極度瀕危物種,若不採取行動保育,有滅絕之虞。 林務局表示,各個行動方案內容涵蓋敏感區位及瀕危物種分布熱點的盤點、棲地的連結縫補及環境營造,並強化野生動物調查、監測及資訊整合、建立各物種跨機關保育平台、資訊公開、加強教育宣導等,相關資訊也公開在網站。 以自己農地出現野生動物為榮 人類行為轉變讓保育現曙光 林華慶指出,林務局瀕危物種保育行動執行三年多,每年依據各物種辦理超過60個保育工作計畫,年度經費將近1億元。盤點物種現況後,採取有效行動串連各部會、工程部會等進行合作,實際成果顯示,有部分物種的保育露出了曙光。 以石虎為例,過去經常因穿越馬路遭路殺的石虎,林務局以架設紅外線攝影機監測了解其棲地分布,後續農委會與交通部也建立跨部會平台,在苗栗台29線建置友善石虎通道,證實有石虎或其他野生動物加以利用。 林務局保育組組長羅尤娟說,建置友善動物通道的計畫成果顯示,路殺情況減少了七成。而透過監測推估目前石虎族群數量有468-669隻,棲地範圍也擴增到台中、南投,甚至可能到新竹、彰化一帶。 除此之外,去年農委會推出生態服務給付計畫,在山村或農地有關鍵瀕危物種分布的農田生態系,農民配合友善措施可獲額外給付。林華慶表示,這項措施讓農民對野生動物有正面的連結,以自己農地出現野生動物為榮。 林華慶說,保育是一條永無止境的漫漫長路,參與的不只有政府、研究人員和保育專家,許多野生動物棲息在人居住的山村部落,保育行動如何跟這些山村居民權益關係人建立協同關係,對於野生動物存續非常重要。 黑熊誤傷通報 是保育進步的指標 石虎保育行動方案顯示出成效,而在過去幾年,台灣黑熊的棲地分布和局部地區的數量成長,也值得注意。 林華慶指出,近年台灣黑熊誤傷通報的次數明顯增加,雖然被誤傷看似壞事,但卻可說是進步的指標。因為民眾願意通報救援,表示山村部落與林務局建立了彼此信賴的關係,讓過去的誤傷黑數浮上檯面,更清楚黑熊的現況和面臨困境。 近兩年台灣黑熊目擊、救傷和野放的案例增加,是否代表黑熊的族群數量實際上升了?屏科大野保所副教授黃美秀指出,黑熊從30年前少有人知,到現在成為明星物種,是研究和保育的進步。 黑熊是除了台灣獼猴外,少數已累積生態習性與管理資料最豐富的物種。從救傷野放以及追蹤研究中,研究人員更了解黑熊的生態習性和棲地。例如近幾年在大雪山森林遊樂區頻繁發現黑熊蹤跡,從繫放調查中發現,該區的黑熊棲地侷限,受周邊鑲嵌農地和道路切割影響,核心區和保護區範圍重疊,且族群隔離。 但是台灣黑熊的活動範圍實際上相當大,以玉山國家公園監測的公黑熊來說,最大範圍可達到558平方公里。黃美秀說,黑熊保育對於生態系的價值,除了是食物鏈頂層物種,黑熊喜歡吃果實的習性,對於長距離種子播遷有重要作用。尤其研究顯示,被黑熊吃過消化的種子,實際上能加速萌芽,幫助種子競爭,進而協助森林演替。 棲地面積估算  台灣黑熊約有200-600隻 台灣目前有幾隻黑熊?黃美秀指出,透過棲息地面積估算進一步研究,在高密度區約有621隻,低密度區有139隻。因此全台黑熊族群估算約為200-600隻。而目前黑熊面臨最大的風險,是非法獵具的誤補,造成半數救傷的黑熊都有斷趾斷掌的情況。 此外,主動狩獵也應關注。根據研究推算,以初始族群數量500隻,每年若獵捕20隻,則100年後的滅絕率就達到60%,族群數量將無法恢復。 黃美秀強調,從南安小熊、廣原小熊的順利野放過程中了解,透過各單位一起合作,瀕危問題可以解決。瀕危物種的保育需要跨單位的計畫合作,保育行動綱領也必須要落實。 極度瀕危穿山甲  最大威脅是野外犬隻 首日上午也針對IUCN瀕臨絕種等級的穿山甲進行報告。中興大學博士後研究員孫敬閔指出,穿山甲在1870年斯文豪(Robert Swinhoe,又稱郇和)的紀錄中描述,台灣的穿山甲並非罕見,然而歷經人類的濫捕和販售,數量急遽下滑。目前在台灣紅皮書名錄屬極度瀕危物種。 穿山甲跟人的活動範圍高度重疊,不怕人為環境。對於活動區域有高忠誠度,幾乎都在同一範圍,不太移動。近幾年救傷資料顯示,犬隻攻擊和路殺數量逐年增加,野外犬隻是穿山甲最大的威脅。針對穿山甲的保育行動方案,孫敬閔強調,野外犬隻、獸夾和路殺問題應改善。實際發現野生動物主要是受到人類行為所影響,因此人的行為應該要改變。 研討會三天的會議將逐一討論22種瀕危野生動物的保育行動計畫成果,會議全程在林務局臉書直播,民眾可線上參與了解。 瀕危野生動物及2種極度瀕危紅皮書動物(22種) 哺乳類(陸域):台灣狐蝠、水獺、台灣黑熊、石虎、穿山甲(II)鳥類:黑嘴端鳳頭燕鷗、赫氏角鷹、草鴞、山麻雀兩棲爬蟲類:金絲蛇、食蛇龜、柴棺龜、台灣山椒魚、觀霧山椒魚、南湖山椒魚、楚南氏山椒魚、豎琴蛙(II)淡水魚類:巴氏銀鮈、飯島氏銀鮈昆蟲類:大紫蛺蝶、寬尾鳳蝶、珠光鳳蝶

是誰殺死海洋生物? 研究指化學與塑膠污染物影響重大 卻未受應有監管

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姜唯/編譯;林大利/審校 衛報報導,一份科學研究列出了各種「隱形殺手」的「嚴重影響」,如持久性有機污染物和過量養分影響水生動物的免疫力、繁殖力、發育和存活率,但以上種種卻被監管機構忽略。 漁業監管單位觀點狹隘  未考慮生物學或科學範疇 環境組織國際污染去除網(International Pollutants Elimination Network, IPEN)和國家毒物網(National Toxics Network)統整了污染對水生食物鏈影響的科學研究,發表《海洋和漁業中的水污染物(Aquatic Pollutants in Oceans and Fisheries)》報告。 報告指出,漁業監管活動不一定會考慮到所有與魚類族群健康相關的生物學或科學資料,只專注於捕撈配額和捕撈活動,導致對物種數量減少的觀點狹隘。報告中寫道:「監管機構尚未掌握污染的影響。」 該報告的共同作者、澳洲新南威爾斯州顧問公司Future Fisheries Veterinary Service主管蘭多斯(Matt Landos)博士說:「許多人認為魚類減少是過度捕撈的結果。事實上,整個水生食物網已經受到嚴重破壞,食物鏈頂端的魚類減少,水層中的無脊椎動物和沉積物消失,健康的海藻、珊瑚和其他棲息地越來越不常見,細菌擴散加上有毒的藻類增生。」 報告指出最應優先關注的是多氯聯苯、二噁英和其他化學物質透過工業排放進入河流、溪流、湖泊和海洋,以及因為疏濬而釋出的早期殘留工業污染物。報告說,水生環境中的農藥含量已經達到有害的程度,目前在整個海洋、沿海以及河流和溪流中發現的藥物殘留也是個大問題。 多項研究顯示 海洋河流遭化學物質污染 進而影響水中生物 報告引用了2019年對72個國家/地區165條河流進行的全球性研究結果,發現有2/3的地點至少有一種抗生素,15%的地點的抗生素水準有過高的危險。最常見的是用於治療尿道感染的甲氧芐氨嘧啶。 該報告引用的另一份研究顯示,微塑膠可吸引周圍水生環境中的其他持久性有毒化學物質,在塑膠表面濃縮並放大毒性。全世界的商業魚種中都可發現微塑膠。暴露於微塑膠已知會對水生生物不利,包括免疫反應增強、食物消耗減少、生育力降低以及對後代的影響。 蘭多斯2019年與他人合著的一篇論文發現,昆士蘭州的農藥管制和管理措施未能阻止農藥繼續污染大堡礁流域。 參考資料 衛報(2021年4月27日),Regulators missing pollution’s effect on marine life,...

魩仔魚首次入列評黃燈 第五版「台灣海鮮選擇指南」出爐 納漁獲量數據更具指標性

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吳宜靜/報導 「魩仔魚」到底該不該吃?鯖魚和鬼頭刀可以天天吃嗎?突破過往限制、首度納入國內第一手漁獲量資料的第五版《台灣海鮮選擇指南》,昨(22)日由台灣海洋保育與漁業永續基金會(下稱「海漁基金會」)與中央研究院數位文化中心共同發布。 新版指南調升5種魚種燈號評級、新增8種沿近海大宗或常見漁獲,以期更加貼近台灣海洋資源現況。長期具爭議性的「魩仔魚」也首次入列,評為黃燈(斟酌食用)。 新版《海鮮指南》新增8魚種、調升5魚種燈號 魩仔魚首次入列 新版《海鮮指南》調升5種魚種燈號評級、新增8種新魚種,總計囊括94種海鮮種類。在調升的部分,由於特定魚種的族群數量有回升的趨勢,例如:鬼頭刀和台灣鯖魚從原本「斟酌食用」(黃燈)調升為「建議食用」(綠燈);蝦蛄、鰻魚、烏賊則由從「避免食用」(紅燈)調升為「斟酌食用」(黃燈)。 新增魚種的部分,則加入了8種沿近海大宗或常見漁獲——東方齒鰆、皮刀、紅魽、養殖白蝦列為綠燈;魩仔魚、黑喉、紅鋤齒鯛、石喬列為黃燈。 值得注意的是,長期具爭議性的「魩仔魚」也首次入列最新版本的《海鮮指南》。 海漁基金會執行長林愛龍解釋,根據「20大漁獲排行榜」,魩仔魚在2020年居排行榜第14名,近幾年產量維持在中高檔。從2010年開始,漁業署也已實施魩鱙漁業管理、禁漁區和禁漁期等相關規範;但仍考量其採取拖網漁法,也有混獲其他物種幼魚的高風險,此外,魩仔魚也是生態系中高階魚類的重要食物來源,因此受評為「酌量食用」(黃燈)。 謹慎消費 專家:優先選購綠燈魚種 黃燈海鮮過節偶爾吃 參與指南編定的中研院榮譽研究員邵廣昭表示,生物是再生性的資源,本來就可以妥善利用,「但問題是台灣人什麼海鮮都吃,從最大的魚吃到最小的魚,連仔稚魚及魚卵也不放過。」 眼見全球漁業資源已經枯竭,他投入永續海鮮的倡議,在2011年推出第一版《海鮮指南》,建議消費者在選購海鮮時,可以從現存資源量、族群恢復力、漁法、產地等項目加以考量。 邵廣昭說明,綠燈是可以天天享用的海鮮,無論是野撈或養殖海鮮,應優先選購指南中的綠燈物種,民眾可將選購海鮮配比訂定80%以上為綠燈;黃燈的海鮮逢年過節偶爾可以吃、謹慎消費。 因為過去無法取得漁獲量資料,使得《海鮮指南》一直有科學數據的缺口,也使得台灣的《海鮮指南》無法登上國際海鮮指南之列。此次更新,邵廣昭慶幸能借重海漁基金會的港口漁船卸魚調查數據,終於打破以往僅能根據海洋生態與漁業生物學的限制。 新版指南納入碳足跡 本土鯖魚選擇更永續 前些年曾因為魚體過小而引發過漁爭議的鯖魚,從2013年「鯖鰺漁業管理辦法」實施後,近幾年科學追蹤顯示鯖魚體型逐漸恢復,漁獲量亦維持高檔。 林愛龍表示,台灣人常吃的鯖魚大多來自挪威或冰島,事實上,台灣的花腹鯖和白腹鯖產量位居「20大漁獲排行榜」第一名,大多台灣出產的鯖魚卻都被拿去做餌料或罐頭,「實在非常可惜」;比起繞過大半地球來到台灣的挪威鯖魚,吃在地出產的鯖魚應是一個更為永續的選擇。 新版《海鮮指南》納入碳足跡的概念,區分在地生產與進口產品。進口的牡蠣、鮑魚、扇貝、龍蝦、鯖魚及白帶魚都從綠燈降為黃燈。 更貼近台灣海洋資源現況 在地數據成最後一塊拼圖 新版指南首度納入全台60處重要漁港、長達8年的第一手港口漁獲科學調查數據,海漁基金會功不可沒。 林愛龍表示,漁獲會受到人類活動、棲地破壞或復原、氣候變遷等因素影響;而過去漁獲數據主要保留在漁業署,海漁基金會因承接漁業署的計畫案,因此有機會將2013年以來、超過300種海鮮的第一手港口漁獲調查資料,整理出「20大漁獲排行榜」與「第四版野撈魚類產量趨勢圖」。 加入上述的漁獲調查數據,海漁基金會與邵廣昭等多位海洋專家合作,依據物種生殖特性及生態位階、撈捕漁法(是否破壞環境生態)、漁獲量(是否逐年下滑)、進出口的碳足跡(是否偏高)等指標,綜合審視海洋物種的評級,使新版《海鮮指南》的內容能夠更加貼近台灣海洋資源現況。 「鮭魚之亂」無所適從? 《海鮮指南》是你的好幫手 林愛龍表示,自己從2011年便開始協助推廣《海鮮指南》,時有學校老師、民眾、商場採購人員前來洽詢,例如:賣場是否應該停售某些紅燈海鮮,也有網友在「鮭魚之亂」時詢問鮭魚該不該吃,他認為,《海鮮指南》堪稱是台灣最具實用性與指標性的永續海鮮手冊。 長年積極在校園中推動海洋教育的新北市鼻頭國小校長陳玉芳表示,該校位於東海和太平洋的交界處,海域有豐富的魚貨,有超過五分之一的學童家長是漁夫或經營海產店生意。 「《海鮮指南》圖案和說明都淺顯易懂,是很好的食魚教育資源之外,學校午餐秘書也會參考綠燈魚種,列入午餐的菜單,也盡可能吃當地漁港捕獲的當季魚種。」不但能讓孩子認識魚,也期待他們未來能成為永續海洋的守護者。 參考資料 第五版《台灣海鮮選擇指南》線上手冊:https://bit.ly/3aAXYSe

檢調保專案破獲上百隻鯊魚劍 台灣史上最大宗海洋保育類違法製品

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環境資訊中心 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原標題:檢調保專案破獲上百隻鯊魚劍 史上最大宗海洋保育類違法製品 民間信仰中,乩童作法所使用的五件法器,唯一不惜殺生、取自於鋸鰩吻部的「鯊魚劍」,據說法力強大,這項傳聞使得鋸鰩族群搖搖欲墜。 經過數月蒐證,由檢警保育機關組成的專案小組,3月中旬循著線報,破獲包括海洋保育類野生動物「鯊魚劍」等上百件產製品,並將陳姓民眾等16名嫌犯,依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移送台南地方檢察署偵辦。 此次共查獲鯊魚劍170支、鋸鰩牙齒4袋、獨角鯨牙2支、獨角鯨牙切段2支、象牙8件等海洋保育類野生動物產製品,製作販售足跡遍及台中、台南、台北、高雄、桃園等地區。為海巡署查獲首例最大宗販售海洋保育類野生動物產製品。 查獲最大宗海洋保育類製品 鋸鰩科、一角鯨入列 經海洋保育署委請屏科大專家,以其外觀及特徵鑑定,查獲的「鯊魚劍」確認為尖齒鋸鰩(Anoxypristis cuspidate)、後鰭鋸鰩(Pristis zijsron),侏儒鋸鰩(P. clavata)、大齒鋸鰩(P. pristis)、鋸鰩科鋸鰩屬(Pristis sp.),以及一角鯨(Monodon monoceros)等,均屬海洋保育類野生動物之產製品。 除了在2007年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ITES)締約國會議上,鋸鰩科列入附錄二物種,我國也已於2008年全數列入保育類物種。依據野保法35條,保育類野生動物及其產製品,非經主管機關之同意,不得買賣或在公共場所陳列、展示。 「鯊魚劍」多用於廟會法器 網路販售要價不菲 用作「鯊魚劍」的鋸鰩,為軟骨魚類,全球6種鋸鰩曾於90多個熱帶和亞熱帶國家的沿海和河流水域出沒,台灣周邊海域也曾出現過尖齒鋸鰩。 因收藏鋸鰩吻部、傳統藥材、食材,或展品等需求,導致族群數量下降,過去台灣「鯊魚劍」主要由漁船從遠洋帶回鋸鰩鼻鋸;2014年IUCN將鋸鰩全數列入的紅皮書受脅物種。 「鯊魚劍」多用於民俗信仰乩童及廟會之法器,和七星劍、銅棍、月斧和刺球合稱「五寶」,大型鯊魚劍網路售價高達數10萬元。 台灣9種保育類軟骨魚,就包括6種鋸鰩屬(昆士蘭鋸鰩 、小鋸齒鰩 、櫛齒鋸鰩 、鋸鰩、後鰭鋸鰩)以及鯨鯊、阿氏前口蝠鱝及雙吻前蝠鱝。 塑膠製品仿真可替代 海保署呼籲民眾一起守護海洋 一角鯨又稱獨角鯨,與白鯨為一角鯨科現存的兩個種類,主要生活在北極周遭海域。一角鯨沒有背鰭,只在頭部前方突出一支長長的「角」,實為從上顎骨長出的「犬齒」,功能主要為感知海水鹽度、溫度和壓力變化。我國於1990年將所有「鯨目」列入保育類名錄,故所有鯨豚都是保育類野生動物。 目前海洋保育類物種都需申請許可才能展示或買賣,違者可依據第40條,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新台幣30萬元以上150萬元以下罰金;或依51條,處新台幣1萬元以上5萬元以下罰款。 鯊魚劍一定要殺生取得嗎?海保署長黃向文表示,已有不少以塑膠製品仿真的替代品。民眾若發現違法情事,可提供照片、影片或相關事證,向地方保育主管機關、海保署或撥打海巡署「118」專線進行檢舉;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守護珍貴的海洋保育類野生動物不二法門:勿購買非法來源保育類動物產品。檢調保 專案小組成員:【海委會】海巡署偵防分署台南查緝隊、北門查緝隊、第4海巡隊、南部分署第11岸巡隊、艦隊分署北部機動海巡隊、海洋保育署【台南地方檢察署】【台南市政府】警察局第一分局

Stay in touch:

255,324FansLike
128,657FollowersFollow
97,058SubscribersSubscribe

Newsletter

Don't miss

謠傳肉可治百病、壯陽 長頸鹿成坦尚尼亞盜獵者目標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坦尚尼亞是少數成功遏止嚴重犀牛和大象盜獵事件的非洲國家之一,然而,這個國家的另一種動物卻進入了非法獵人的名單。最近一項媒體對東非野生動物犯罪的調查顯示,坦尚尼亞的長頸鹿正在因為肉和脂肪的需求被獵殺,因為人們相信它們可以治療各種疾病以及壯陽,長頸鹿的骨髓也被誤信具有醫療價值,進一步推高了需求,導致這些雄偉的巨獸在野味黑市越來越受歡迎。 近期調查媒體「InfoNile」和「啄木鳥環境調查報導」(Oxpeckers Investigative Environmental Journalism)合作,發布了一系列東非國家的野生動物犯罪報導,其中坦尚尼亞的野生動物犯罪率在近年來有所下降,然而,有一種物種的盜獵量卻出現了令人擔憂的飆升──2017年到2022年間,坦尚尼亞起訴了105件野生動物犯罪案,絕大多數野生動物品項在2015年到2016年期間被查獲;在2020年前,調查媒體沒有追蹤到任何長頸鹿盜獵案件,2020年出現了第一個案例,但這並非個案,殺害長頸鹿的現象,至今仍在持續發生。 坦尚尼亞曼雅拉(Manyara)地區警察局長莫洪格爾(Limited Mohongole)表示,今年1到3月,他們已經扣押了260公斤的長頸鹿肉,該國北部塔蘭吉雷—曼雅拉(Tarangire-Manyara)生態系中的社區也有長頸鹿遭殺害的案例通報,尤其是在史瓦基尼(Mswakini)和夸庫欽賈(Kwakuchinja)兩條野生動物廊道內,它們是動物在兩個國家公園間來回移動的通道,根據調查,該地區的村民在穿越這兩條野生動物廊道時,和其他地區的民眾勾結誘殺長頸鹿。 巴巴蒂區(Babati)維利瑪維塔圖村(Vilima Vitatu)居民彼得(Jeremiah Peter)說,說長頸鹿的殺戮狂樂始於1月,盜獵者從長頸鹿身上取走了骨髓和其他器官,並將剩下的肉賣給瑪古古(Magugu)、明津古(Minjingu)和巴巴蒂區的居民。其他村民承認,長頸鹿盜獵計畫還涉及一些地區和村的領導者,一些和非法活動有關的嫌犯已經被逮捕。 瑪古古區居民伊布拉印(Rehema Ibrahim)說,有許多人帶著裝滿野味的容器和袋子經過瑪古古地區,賣給當地居民;另一位居民薩利赫(Rajabu...

全球暖化影響 非洲野犬分娩日期延後 幼崽存活率降低

記者 吳昱賢/報導 全球暖化衝擊生態系,生物努力適應不斷變化的環境,有些植物開花的時間提早,連帶著影響昆蟲及以昆蟲為食的鳥類,而現在一篇美國研究發現,食物鏈中的頂級掠食者也受到重大影響,且可能導致物種滅絕。這篇研究發現因全球暖化,非洲野犬延後了分娩日期,進而導致幼崽存活率下降,可能使原本瀕危的非洲野犬面臨滅絕。 延伸閱讀:西澳鯊魚灣研究:大型掠食者若消失 恐加劇氣候變遷影響氣候變遷間接殺鯨? 研究揭座頭鯨繁殖困難的可能原因:鯡魚減少、營養不足氣候變遷導致中非國家公園水果少81% 大象挨餓、平均體重下降綜合外媒報導,以前的研究發現,全球暖化可以導致植物或以植物為食的「初級消費者」(如鳥類和昆蟲)發生重大轉變,但是科學家們還未發現氣候變遷影響大型的食肉哺乳類動物。這篇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讓飼主與毛孩一同享受 紐約市第一間不牽繩狗狗咖啡廳

記者 吳昱賢/報導 隨著飼養寵物的人越來越多,寵物友善的餐廳、咖啡館也隨之增加,不過要打造一個讓飼主與狗同樂的環境並不容易,受限於衛生法規,通常寵物禁止進入室內的用餐區和供餐櫃臺,多數標榜「人狗同樂」的餐廳也都以戶外座位為主。不過現在紐約有一間咖啡廳,為了讓飼主和狗一起享用餐點,在裝潢上下足功夫,特別打造了紐約第一間不牽繩的狗狗咖啡廳! 綜合外媒報導,這間紐約開幕不久的咖啡廳Black Lab Café非常熱鬧,能看見許多狗活潑地在餐廳內走動、或是窩在飼主懷裡,這樣看似和諧的場景卻花費老闆許多心力。 根據紐約州衛生局規定,餐廳可以允許伴侶犬在室外用餐區活動,若要進入室內,狗不得出現在室內用餐區和食物準備區,而如果要開放寵物進入,還需擁有各自的出入口及牆壁阻隔。Kris Powers與弟弟Nikolas Powers克服一切困難,規劃出一個完整的動線,打造紐約第一間不牽繩的狗狗咖啡廳。 推開Black Lab Café的大門,顧客會發現進入後還有一扇門,Kris解釋:「這是為了預防狗跑掉的安全措施」,接著進入的是人狗同樂的座位區,再往前又有一扇玻璃大門,顧客可進入第二個區域點餐,Kris補充:「因為狗不允許進入點餐區,所以我們特別打造全玻璃的空間,讓飼主在等待餐點時能隨時察看寵物的狀況。」 點餐區的餐點也別出心裁,除了人類的甜點、咖啡外,這裡也有提供狗狗的餅乾及使用蔬菜、牛肉、雞肉製成的鮮食,讓狗狗也能享用餐點。這樣特殊的空間讓許多顧客趨之若鶩,顧客Jacqueline City經常帶著自己的兩隻約克夏犬來享受午後時光,她笑著說:「環境很棒,而且能帶著狗進來讓我很安心。」 也有人利用Black...

加州禁止進口袋鼠產品已50年 動團告零售商仍在賣袋鼠皮足球鞋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加州在1971年就制定了禁售袋鼠產品的法律,雖然禁令一度在2007年至2015年暫停,但隨後已恢復實施,至今仍是美國唯一禁止銷售袋鼠產品的州,不過,動保團體卻發現,仍有零售商在加州販售袋鼠皮製成的足球鞋,涉嫌違反已有50年歷史的禁令,為此,動保團體近日對足球用品零售商Soccer Wearhouse提出了民事訴訟。 近日,動保團體「人道經濟中心」(Center for a Humane Economy)和「動物健康行動」(Animal Wellness Action)向加州法院提起民事訴訟,控告總部位於加州的運動服裝和設備零售商Soccer...

台灣海上賽鴿活動死亡率99% 每場比賽萬鴿落海淹死 動團籲政府正視問題

記者 李娉婷/報導 你知道台灣有某項運動相當困難,僅有1%的選手能夠完賽嗎?不過,這可不是什麼激勵人心的人類賽事,而是讓動物來挑戰極限、承擔死亡風險的殘酷運動!每年夏天是台灣海上賽鴿的旺季,大量賽鴿被載運到公海後放飛,距離台灣數百公里的旅途沒有一地落腳處,導致近99%的賽鴿死在途中。 儘管台灣海上賽鴿比賽的弊端曾被國際動保組織揭發,但相關執法行動後繼無力,今(2022)年的海上賽鴿夏季賽也已在舉行,悲劇正在發生,為了解決多年沈痾,動保團體台灣動物保護行政監督聯盟、台灣鳥類救援協會和立法委員陳椒華今(30)日聯合召開記者會,呼籲有關單位正視殘忍的海上賽鴿問題。 陳椒華說明,美國善待動物組織2013年至2014年時曾調查台灣海上賽鴿比賽,調查影片中提到賽鴿團將船隻開到320公里遠的外海,鴿子一般沒有辦法承受這樣長時間的飛行,也無法休息,因此大部分的鴿子會墜海溺死,就像在下鴿雨,能夠飛回來的許多也身受重傷,放眼望去海上都是鴿屍,台灣的賽鴿致死率是全球第一。對此,陳椒華一連發出三個提問:「台灣難道要做這樣的世界第一嗎?還要讓這樣殘忍的海上賽鴿活動繼續嗎?難道我們的動物保護不用落實嗎?」 台灣動物保護行政監督聯盟秘書長何宗勳表示,自美國動保團體踢爆台灣殘忍的賽鴿文化至今已有七、八年,但國內除了前一、兩年比較積極掃蕩之外,後續的執法都非常消極,以至於賽鴿的死傷仍相當慘重,以去(2021)年的冬季南海賽事為例,從資格賽開始有45,696隻賽鴿參與,到最後一關只剩722隻回到岸上,總歸返率只有1.58%。 「整個海上賽鴿是非常殘忍的,而且行之有年,為什麼要犧牲動物的生命來換取龐大的利益呢?」何宗勳表示,海上賽鴿活動明顯觸犯《動物保護法》第10條和第27條,但第10條的以博奕為目的不當動物競技行為只有行政罰,動保團體希望能將此條款加入刑法罰則,並加重罰金。 台灣鳥類救援協會秘書長吳峮毅則指出,協會平均每個月會收到13件鴿子救援案件,佔所有鳥類救援的40%,而這些鴿子通常就像今日出席記者會的「霸姬」一樣戴著腳環、有識別號碼,這些識別號碼就是賽鴿比賽中用來確認身份用。 吳峮毅沈痛表示:「這些鴿子在我們的救援案例中,救到的時候幾乎都不能飛,因為牠們的翅膀斷了,有的是用剪的,有的是直接折斷。為什麼折斷呢?因為比賽飛完沒有利益了,可能再也沒有機會比賽,飼主會再去進新的鴿子,牠們就沒有用了,有的就被煮了吃,有的就被剪斷翅骨往遠處丟──為什麼要剪斷翅骨呢?因為牠們知道家在哪裡,會飛回去。 」 這些不能飛的賽鴿因為無法躲避,有許多在路上被攻擊、被車撞、被狗咬,吳峮毅說,協會接獲通報後,若遇到重傷的案例,其實也只能陪伴鴿子最後一程,而這些已經是少數從海上倖存的鴿子,但牠們失去利用價值後就被遺棄,這樣的狀況造成了很大的環境和收容問題,也是救援單位遇到的難題。 「任何生命都需要得到尊重,你可以利用牠,但請你善待牠。」吳峮毅另表示,賽鴿其實不是一定要在海上飛,還是有其他方式可以舉辦這類活動,修正過後能照顧到更多生命。 不過,海上賽鴿比賽可能涉及的違法行為,到底該由哪個團隊「主動」查緝呢?農委會畜牧處寵物管理科宋念潔科長表示,以賭博為目的的動物競技行為是《動物保護法》明文禁止的項目,而在實際處理的案例中,類似案例中如果不是警政或檢調介入調查,單靠動保行政單位破獲的機率非常低;內政部警政署王耀輝科長則說明,警政署能查緝的部分是針對賭博行為,近幾年也都有查獲賽鴿活動賭博的案例。 要破獲賭博,一定要能舉證「交付賭金」的行為,相當仰賴情報的提供,不過單就「海上放飛」的行為,難道無法可管嗎?法務部檢察司周元華科長說明,賽鴿活動中如果有具體個案傷害動物,或造成動物的肢體損傷、重要器官喪失,涉及的是《動物保護法》;若是有賭博、擄鴿勒贖、恐嚇等行為,則涉及刑事案件,需由檢察機關調查證據後偵辦。 儘管海上放飛活動若造成動物死亡,確實涉及違反《動物保護法》,但如何舉證仍是個大難題,台灣海上賽鴿活動問題到底該從何處開始著手處理,記者會現場沒有答案,仍需有關單位再做後續研議。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