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集約化畜牧業

spot_imgspot_img

科學家示警 集約化養殖是「疾病儲存庫」 正孵化下一波傳染病大流行

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姜唯/編譯;林大利/審校 去年12月,俄羅斯南部阿斯特拉罕市附近一個大型農場的10.1萬隻雞開始染病並死亡。俄羅斯國家研究中心測試結果顯示是H5N8致命禽流感病毒爆發。幾天之內,弗拉基米爾工廠的90萬隻禽鳥被緊急撲殺以防止擴散。 禽流感是世界上另一種持續流行的傳染病,近年來在近50個國家/地區的數千隻雞、鴨和火雞群中肆虐,H5N8只是其中一種病毒株,沒有停止的跡象。但阿斯特拉罕爆發特別的是,農場的150名工人中,有五名女性和兩名男性也感染了,只是症狀相當輕微。這是首次知道H5N8會從鳥類傳染給人類。 全球已知八種可傳人禽流感病毒 皆足以致命 世界衛生組織(WHO)已收到警訊,但同時也是COVID-19大流行的高峰期,即使俄羅斯聯邦首席消費者顧問波波娃(Anna Popova)在電視上警告,H5N8有可能很快進入人際傳播,應立即開始開發疫苗,並沒有得到太多重視。 全球的注意力都集中在COVID-19的起源上,無論是來自大自然界或來自實驗室,但現在有八種甚至更多禽流感變異株,全都能夠感染和殺死人類,而且可能比COVID-19更嚴重,全世界的工業化農場經常都在爆發,政府卻幾乎沒有注意到。 2021年沒有關於人類感染H5N8的進一步報告,但上週在中國,另一種稱為H5N6的禽流感自2014年首次發現以來已感染了48人。大多數病例與養殖工作人員相關,最近幾週出現病例激增,超過一半的感染者已經死亡,這表示H5N6正在加速變異、非常危險。 WHO和中國病毒學家已呼籲各國政府提高警覺。「人際傳播的可能性很低,但迫切需要在中國受影響地區和附近地區更廣泛的監測,以了解風險和人際傳播增加情況。」WHO太平洋區域發言人表示。 本月稍早,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在最近的兩起H5N6病例中發現了多個突變。CDC主任高福和山東第一醫科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院長史偉峰說,H5N6病毒的傳播現在對家禽業和人類健康構成「嚴重威脅」,「AIVs(禽流感病毒)的人畜共通傳播潛力需要提高警覺持續監測,以避免災難進一步擴大。」 野生動物和人類感染間的「流行病學橋樑」 WHO懷疑,COVID-19與東南亞許多幾乎不受監管的野生動物農場的集約化養殖有關,但沒有確切證據。過去30年幾場重大疫情,包括荷蘭的Q熱和高致病性禽流感的爆發,都與集約化畜牧業有關。 政府和每年1500億英鎊的家禽和畜牧業強調,集約化農業通常很安全,對於為快速增長的人口提供蛋白質至關重要,但科學證據顯示,壓力、擁擠的飼養條件助長了許多傳染病的出現和傳播,成為野生動物和人類感染之間的「流行病學橋樑」。 聯合國機構、學者和流行病學家意識到,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的出現與日益集約化的家禽養殖之間的關聯。 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的說法,禽流感病毒正在演變成一個龐大的、多樣化的病毒基因庫,「單一養殖活動涉及大量飼養高飼料轉化率、基因相同的動物,若有一種新的超強毒性病原體,將在羊群或牛群中迅速傳播。」 政府和產業界經常指責野生鳥類在遷徙路線上傳播禽流感,但愈來愈多的證據顯示,集約化農場才是培養新致命病毒的「煉蠱場」。 集約化養殖導致「自己的傳染病自己煉」 「指責候鳥顯然不再站得住腳,」美國病毒學家華萊士(Rob Wallace)說,他認為新出現的流感病毒正在適應工業化家禽生產。 「流感對工業化養殖牲畜和家禽的滲透非常徹底,把這些農場變成了疾病儲存庫,」他說,「可說是自己的傳染病自己煉。」 華萊士說,地球上隨時都養殖著超過200億隻雞和近7億頭豬,新的流感病毒株和變種出現並傳播給人類的可能性很高。 巴斯大學生物學家謝博德(Sam Sheppard)同意華萊士的論點,他說過度使用抗生素、過度擁擠和動物之間的遺傳相似性,為許多細菌、病毒和其他病原體融合、變異、傳播然後感染人類提供了理想的條件。 謝博德研究把動物關在一起,如何引發曲狀桿菌等常見病菌的遺傳變化。曲狀桿菌現在在家禽、豬和牛中很普遍。「這種病菌最早出現在20世紀,恰逢養殖牛隻數量大幅增加。由於過度使用藥物,這些病菌現在對抗生素具有抗藥性。」他說。 不只是家禽和豬,駱駝的Mers、水貂養殖場的冠狀病毒和牛的BSE等呼吸道疾病的出現顯示,任何動物的集約化養殖都會增加感染的風險。 專家指出人類疾病史三個時代 比利時布魯塞爾自由大學流行病學家吉爾伯特(Marius Gilbert)和其他學者已證實,禽流感與家禽養殖的快速集約化養殖有關,並使得禽流感病毒變得更加危險。 公共衛生專家長期以來一直警告工業化畜牧業的危險性,但COVID-19爆發後,現代大流行的各種成本和代價才被注意到,《禽流感:我們自己孵化的病毒(Bird Flu: A Virus of Our Own Hatching,暫譯)》一書的作者、醫學博士和歷史學家葛雷格(Michael Greger)說。 葛雷格認為人類疾病經歷了三個時代:第一個時期,大約1萬年前,人們開始馴養動物並感染了牠們的疾病,如麻疹和水痘;接著在18和19世紀,工業革命導致糖尿病、肥胖症、心臟病和癌症的流行;而現在,由於農業集約化導致人畜共通或動物傳播疾病,如禽流感、沙門氏菌、Mers、Nipah和COVID-19。 下一次大流行 「從演化的角度來看,在高壓、擁擠、封閉、完全不自然的條件下飼養家禽、牛和豬可能是1萬年來人類與動物關係最深刻的變化,」葛雷格說,「我們看到新的禽流感病毒史無前例的爆發,這是歷史上最危險的傳染病,很有可能比COVID-19更嚴重。」 吉爾伯特說,不僅僅是工業化養殖導致危險的禽流感,人類也正在更廣泛地改變環境。「在野生鳥類中傳播的大多數病毒的危險性都很低,只會造成輕微的影響。但是它們不時進入家禽系統演化,這跟飼養動物的條件有關。我們已經觀察到低毒性病毒在農場中變得愈來愈致病。」 他說,這可能會形成一個惡性循環,病毒在農場發生變異,然後溢出到野生鳥類族群中,透過遷徙途徑進一步傳播,「每次人們被感染時,病毒都可能變得更危險或更容易傳播。」 參考資料 衛報(2021年10月18日),Factory farms of disease: how industrial chicken production is breeding the...

報告揭20家肉類和乳製品公司 總碳排高過德、英、法

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姜唯/編譯;林大利/審校 根據環保團體的一份最新報告,20家畜牧公司的溫室氣體排放量比德國、英國或法國任一國都要高,同時還能獲得數十億美元的資金支持營運。 全球3/4農地用於飼養動物或種植牧草等農作物 飼養牲畜是碳排放的一大來源,畜牧業佔世界溫室氣體排放量的14.5%。這份科學報告發現,富裕國家需要大量減少肉類和奶製品的消費來因應氣候危機。 根據環團地球之友(Friends of the Earth)和歐洲政治組織海因里希・伯爾基金會(Heinrich Böll Stiftung)編製的「肉食輿圖(Meat Atlas)」,2015年至2020年期間,全球肉類和乳製品公司從2500家投資公司、銀行和退休基金獲得了超過4780億美元,其中大部分位於北美或歐洲。 該報告估計,在這麼高的財政支持下,到2029年肉類產量可能會再增加4000萬噸,達到每年3.66億噸。 儘管絕大多數成長可能來自低收入國家,但最大的生產國仍將是中國、巴西、美國和歐盟成員國。到2029年,這些國家的肉類產量可能仍佔全球的60%。 報告稱,全世界3/4農業用地用於飼養動物或種植農作物來餵養這些動物。「光是在巴西,就有1.75億公頃土地用於養牛」,這個土地面積大約相當於「全歐盟的農業區」。 該報告還指出,肉類和乳製品行業正在進行整合,最大的公司購買較小的公司並減少競爭。這種影響可能會排擠較為永續的糧食生產模式。「為了維持這樣的動物蛋白產量,工業化畜牧業還在成長,不斷將永續模式排擠到市場之外。」報告稱。 農糧社運者:減少食用動物的數量 對肉類產品進行更多監管 環境社運人士表示,動物蛋白公司最近雖對肉類替代品表現出興趣,但這還不是解決方案。「這一切都是為了盈利,並沒有真正解決當前以動物蛋白為中心的食品系統中的基本問題,這些問題對氣候、生物多樣性產生破壞性影響,實際上他們正在危害全球人民。」與地球之友合作的糧食和農業社運者貝切瓦(Stanka Becheva)說。 貝切瓦說,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開始減少地球上食用動物的數量,並鼓勵不同的消費模式。」還需要對肉類產品進行更多監管,確保他們為整個肉品供應鏈造成的損害付出代價,並儘量減少進一步的損害。 在投資方面,貝切瓦表示,私人銀行和投資者、世界銀行和歐洲復興等開發銀行需要停止為大規模、集約化的動物蛋白生產計畫提供資金。 歐洲肉類加工業協會(CLITRAVI)副秘書長帕楚諾(Paolo Patruno)在回應該報告時表示:「我們認為,任何食品業都不會比其他產業更具永續性。但或多或少有生產植物或動物食品的永續方法,我們致力於使動物蛋白生產更具永續性。」 「我們還知道,歐盟牲畜的平均溫室氣體排放量是全球平均水準的一半。全球平均水準約為14%,歐盟平均水準為7%。」他補充道。 在英格蘭和威爾士,全國農民聯盟制定了2040年實現農業溫室氣體淨零排放的目標。 參考資料 衛報(2021年9月7日),20 meat and dairy firms emit more greenhouse gas than Germany, Britain or France

西班牙消費部長發起少吃肉倡議 引發農業部門、畜牧業者反彈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在環境保護、動物福利、個人健康等因素的推動下,越來越多組織呼籲人們「少吃肉」,不過每當此議題被提出,反對聲浪往往隨之而來。西班牙是歐盟最大的肉類消費國,本(7)月初,西班牙消費者事務大臣在一則影片中呼籲人們少吃肉,引發了該國畜牧業的反彈,農業大臣也對此表示譴責,認為影片中對畜牧業的批評「嚴重不公平」。 對許多西班牙人來說,這是一個遲來的、明智的建議,但另一部分民眾則將其視為異端。7月7日,西班牙消費者事務大臣(部長)阿爾貝托·加爾松(Alberto Garzón)發起了減少肉類消費的倡議,他在一則影片中指出,西班牙每年屠宰7,000萬隻豬、牛、綿羊、山羊、馬和鳥類,生產760萬噸肉類,吃的肉比任何其他歐盟國家都多,並補充表示,對於一個未來幾十年將面臨快速沙漠化的國家來說,為了生產一公斤的肉消耗15,000公升的水沒什麼意義。 加爾松表示,雖然西班牙食品安全和營養局建議人們每週吃200克到500克的肉類,但西班牙人卻平均吃下超過1公斤,「這並不表示我們不能時不時地舉辦家庭烤肉會,只是我們做得更克制,並且透過多吃沙拉、米、豆類和蔬菜的來彌補。我們的健康和我們家人的健康受到威脅,吃太多肉對我們的健康和地球都有害。」不過,加爾松也承認,許多人沒有時間或錢來避免以肉類為主的便宜餐點,他還表示,與大型農場生產的肉類相比,小型農場生產的肉類更具永續性。 .空氣污染和集約化畜牧業有關! 專家籲:蔬食救地球、護健康.2050年近90%陸生脊椎動物將失去部分棲息地 英研究:人類需改變食物生產模式 加爾松呼籲人們為了健康和地球的利益考慮減少肉類消費,他在貼文寫道:「14.5%的溫室氣體排放來自牲畜,尤其是大型農場」,並加上「#少肉多活」(#MenosCarneMásVida)的標籤,儘管他強調自己只是請人們想想所吃的食物對個人和環境的影響,而不是告訴他們該做什麼,但這則影片很快地就引起了政府其他部門和畜牧業的反彈。 https://twitter.com/agarzon/status/1412715352325246990 「在我看來,這場倡議很令人遺憾。」西班牙農業大臣路易斯·普拉納斯(Luis Planas)說,畜牧業正在遭受非常不公平的批評,並表示為了人們的食物和經濟認真工作的農民值得尊重,他另指出,在 Covid-19疫情之前,西班牙過去十年的肉類消費量一直在下降,肉類生產也只佔西班牙溫室氣體排放量的8%。不過,農業部的一份年度報告顯示,2020年西班牙人的平均肉類消費量比上一年增加了10%以上。 另有六個肉類生產協會聯合向加爾松發送公開信,指責他的言論不配擔任西班牙的部長,信中畜牧業組織對於加爾松和其部門對產業的「抹黑」感到很震驚,並指出畜牧業為西班牙提供了250萬份職缺和近90億歐元的外銷金額。對於影響健康的說法,西班牙小農和畜牧業者聯盟UPA的發言人則表示:「在西班牙,我們吃的很健康,地中海飲食讓我們成為世界第三長壽的國家。」 當被問及對這項倡議的看法時,西班牙首相佩德羅·桑傑士(Pedro Sánchez)似乎站在農業大臣這一邊,他說:「就我個人而言,三分熟的牛排很難被打敗。」 .吃肉有罪惡感卻吃更多?美研究:消費者在乎動物福利 肉品消費卻增加 與此同時,一些西班牙民眾則不懂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西班牙美食記者米克爾·羅培茲·伊圖里加(Mikel López Iturriaga)在社群網站表示:「少吃肉對你的健康和環境都有好處,你可以用你想要的所有牛排塞滿臉頰,但不要生氣,因為部長告訴你的事,和世界衛生組織、這個領域的其他機構和無數其他科學專家說的完全一樣。」他也補充表示,這不是要人們簡約吃素,西班牙有悠久而豐富的蔬食歷史,也有其他使用少量肉類的食譜,「傳統的西班牙烹飪充滿了幾乎不含肉的菜色,試一試,你能幫自己和地球一個忙。」 動物權利和環保組織則為加爾松的倡議喝采,但呼籲西班牙政府採取更具體的行動,尤其是針對碳密集型(carbon-intensive)的工廠化飼養,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另批評,總理的牛排評論相當不負責任。

空氣污染和集約化畜牧業有關! 專家籲:蔬食救地球、護健康

記者 吳昱賢/報導 集約化畜牧業會造成動物的傷害與痛苦,也容易造成人畜共通疾病傳染,許多人因此投向蔬食懷抱,現在又多一個理由讓你加入蔬食行列!最新一篇美國研究發現,空氣汙染和集約化畜牧業有高度相關,只要人們轉向蔬食、減少肉食,就能有效減緩全球暖化和空氣汙染,讓守護動物的同時,還能保障人類的健康! 綜合外媒報導,近期一篇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期刊的研究罕見地針對「空氣汙染致死率」和集約化畜牧業進行分析,研究針對美國空氣品質最嚴重的前10%的縣進行比對,其中308個空氣汙染最嚴重的縣主要位於加州、賓州、北卡羅來納州。在美國,空氣汙染每年造成17,900人死亡,其中有80%民眾死因與集約化畜牧業間接相關,除了畜牧業的廢水、廢物外,生產動物飼料造成的汙染也不容小覷。 作者Nina G. G. Domingo表示,最佳的解法是轉向植物性飲食,她表示:「若我們轉向植物性飲食或蔬食,減少肉類攝取,可以讓畜牧業導致空氣汙染相關死亡率降低68%至83%。雖然很少有研究將人類飲食與空氣污染的貢獻聯繫起來,但根據我們的估計,若人們改變其飲食習慣,將能大幅降低空氣汙染。」除此之外,若畜牧業轉型,改以高福利養殖且改進廢水、廢物的排放,畜牧業導致的空氣污染死亡率則可以至少減少50%。 去(2020)年11月的另一篇研究也提出類似的概念,研究人員強調了蔬食的長期好處。研究中指出,根據現今畜牧業的現況,未來80年內人們將產生近1.5萬億公噸溫室氣體,但若全世界都改吃蔬食,將可以減少6,500億公噸的溫室氣體排放。「全世界都改吃蔬食」聽起來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但研究中也提到,只要人們付出50%的努力,減少50%的肉類攝取,減少食物浪費,溫室氣體排放也可以減少近4,500億公噸。 加州的一間環境研究中心「突破氣候研究所」(Breakthrough Institute climate)主任Zeke Hausfather表示:「說服全世界去吃素,這樣事情是不可能成功的,但我認為這兩篇研究帶給人們新的視角。不論是集約化畜牧業轉型,還是人們少吃肉,出這些簡單的行為,其實就能帶來真正的改變。」

Stay in touch:

255,324FansLike
128,657FollowersFollow
97,058SubscribersSubscribe

Newsletter

Don't miss

謠傳肉可治百病、壯陽 長頸鹿成坦尚尼亞盜獵者目標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坦尚尼亞是少數成功遏止嚴重犀牛和大象盜獵事件的非洲國家之一,然而,這個國家的另一種動物卻進入了非法獵人的名單。最近一項媒體對東非野生動物犯罪的調查顯示,坦尚尼亞的長頸鹿正在因為肉和脂肪的需求被獵殺,因為人們相信它們可以治療各種疾病以及壯陽,長頸鹿的骨髓也被誤信具有醫療價值,進一步推高了需求,導致這些雄偉的巨獸在野味黑市越來越受歡迎。 近期調查媒體「InfoNile」和「啄木鳥環境調查報導」(Oxpeckers Investigative Environmental Journalism)合作,發布了一系列東非國家的野生動物犯罪報導,其中坦尚尼亞的野生動物犯罪率在近年來有所下降,然而,有一種物種的盜獵量卻出現了令人擔憂的飆升──2017年到2022年間,坦尚尼亞起訴了105件野生動物犯罪案,絕大多數野生動物品項在2015年到2016年期間被查獲;在2020年前,調查媒體沒有追蹤到任何長頸鹿盜獵案件,2020年出現了第一個案例,但這並非個案,殺害長頸鹿的現象,至今仍在持續發生。 坦尚尼亞曼雅拉(Manyara)地區警察局長莫洪格爾(Limited Mohongole)表示,今年1到3月,他們已經扣押了260公斤的長頸鹿肉,該國北部塔蘭吉雷—曼雅拉(Tarangire-Manyara)生態系中的社區也有長頸鹿遭殺害的案例通報,尤其是在史瓦基尼(Mswakini)和夸庫欽賈(Kwakuchinja)兩條野生動物廊道內,它們是動物在兩個國家公園間來回移動的通道,根據調查,該地區的村民在穿越這兩條野生動物廊道時,和其他地區的民眾勾結誘殺長頸鹿。 巴巴蒂區(Babati)維利瑪維塔圖村(Vilima Vitatu)居民彼得(Jeremiah Peter)說,說長頸鹿的殺戮狂樂始於1月,盜獵者從長頸鹿身上取走了骨髓和其他器官,並將剩下的肉賣給瑪古古(Magugu)、明津古(Minjingu)和巴巴蒂區的居民。其他村民承認,長頸鹿盜獵計畫還涉及一些地區和村的領導者,一些和非法活動有關的嫌犯已經被逮捕。 瑪古古區居民伊布拉印(Rehema Ibrahim)說,有許多人帶著裝滿野味的容器和袋子經過瑪古古地區,賣給當地居民;另一位居民薩利赫(Rajabu...

全球暖化影響 非洲野犬分娩日期延後 幼崽存活率降低

記者 吳昱賢/報導 全球暖化衝擊生態系,生物努力適應不斷變化的環境,有些植物開花的時間提早,連帶著影響昆蟲及以昆蟲為食的鳥類,而現在一篇美國研究發現,食物鏈中的頂級掠食者也受到重大影響,且可能導致物種滅絕。這篇研究發現因全球暖化,非洲野犬延後了分娩日期,進而導致幼崽存活率下降,可能使原本瀕危的非洲野犬面臨滅絕。 延伸閱讀:西澳鯊魚灣研究:大型掠食者若消失 恐加劇氣候變遷影響氣候變遷間接殺鯨? 研究揭座頭鯨繁殖困難的可能原因:鯡魚減少、營養不足氣候變遷導致中非國家公園水果少81% 大象挨餓、平均體重下降綜合外媒報導,以前的研究發現,全球暖化可以導致植物或以植物為食的「初級消費者」(如鳥類和昆蟲)發生重大轉變,但是科學家們還未發現氣候變遷影響大型的食肉哺乳類動物。這篇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讓飼主與毛孩一同享受 紐約市第一間不牽繩狗狗咖啡廳

記者 吳昱賢/報導 隨著飼養寵物的人越來越多,寵物友善的餐廳、咖啡館也隨之增加,不過要打造一個讓飼主與狗同樂的環境並不容易,受限於衛生法規,通常寵物禁止進入室內的用餐區和供餐櫃臺,多數標榜「人狗同樂」的餐廳也都以戶外座位為主。不過現在紐約有一間咖啡廳,為了讓飼主和狗一起享用餐點,在裝潢上下足功夫,特別打造了紐約第一間不牽繩的狗狗咖啡廳! 綜合外媒報導,這間紐約開幕不久的咖啡廳Black Lab Café非常熱鬧,能看見許多狗活潑地在餐廳內走動、或是窩在飼主懷裡,這樣看似和諧的場景卻花費老闆許多心力。 根據紐約州衛生局規定,餐廳可以允許伴侶犬在室外用餐區活動,若要進入室內,狗不得出現在室內用餐區和食物準備區,而如果要開放寵物進入,還需擁有各自的出入口及牆壁阻隔。Kris Powers與弟弟Nikolas Powers克服一切困難,規劃出一個完整的動線,打造紐約第一間不牽繩的狗狗咖啡廳。 推開Black Lab Café的大門,顧客會發現進入後還有一扇門,Kris解釋:「這是為了預防狗跑掉的安全措施」,接著進入的是人狗同樂的座位區,再往前又有一扇玻璃大門,顧客可進入第二個區域點餐,Kris補充:「因為狗不允許進入點餐區,所以我們特別打造全玻璃的空間,讓飼主在等待餐點時能隨時察看寵物的狀況。」 點餐區的餐點也別出心裁,除了人類的甜點、咖啡外,這裡也有提供狗狗的餅乾及使用蔬菜、牛肉、雞肉製成的鮮食,讓狗狗也能享用餐點。這樣特殊的空間讓許多顧客趨之若鶩,顧客Jacqueline City經常帶著自己的兩隻約克夏犬來享受午後時光,她笑著說:「環境很棒,而且能帶著狗進來讓我很安心。」 也有人利用Black...

加州禁止進口袋鼠產品已50年 動團告零售商仍在賣袋鼠皮足球鞋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加州在1971年就制定了禁售袋鼠產品的法律,雖然禁令一度在2007年至2015年暫停,但隨後已恢復實施,至今仍是美國唯一禁止銷售袋鼠產品的州,不過,動保團體卻發現,仍有零售商在加州販售袋鼠皮製成的足球鞋,涉嫌違反已有50年歷史的禁令,為此,動保團體近日對足球用品零售商Soccer Wearhouse提出了民事訴訟。 近日,動保團體「人道經濟中心」(Center for a Humane Economy)和「動物健康行動」(Animal Wellness Action)向加州法院提起民事訴訟,控告總部位於加州的運動服裝和設備零售商Soccer...

台灣海上賽鴿活動死亡率99% 每場比賽萬鴿落海淹死 動團籲政府正視問題

記者 李娉婷/報導 你知道台灣有某項運動相當困難,僅有1%的選手能夠完賽嗎?不過,這可不是什麼激勵人心的人類賽事,而是讓動物來挑戰極限、承擔死亡風險的殘酷運動!每年夏天是台灣海上賽鴿的旺季,大量賽鴿被載運到公海後放飛,距離台灣數百公里的旅途沒有一地落腳處,導致近99%的賽鴿死在途中。 儘管台灣海上賽鴿比賽的弊端曾被國際動保組織揭發,但相關執法行動後繼無力,今(2022)年的海上賽鴿夏季賽也已在舉行,悲劇正在發生,為了解決多年沈痾,動保團體台灣動物保護行政監督聯盟、台灣鳥類救援協會和立法委員陳椒華今(30)日聯合召開記者會,呼籲有關單位正視殘忍的海上賽鴿問題。 陳椒華說明,美國善待動物組織2013年至2014年時曾調查台灣海上賽鴿比賽,調查影片中提到賽鴿團將船隻開到320公里遠的外海,鴿子一般沒有辦法承受這樣長時間的飛行,也無法休息,因此大部分的鴿子會墜海溺死,就像在下鴿雨,能夠飛回來的許多也身受重傷,放眼望去海上都是鴿屍,台灣的賽鴿致死率是全球第一。對此,陳椒華一連發出三個提問:「台灣難道要做這樣的世界第一嗎?還要讓這樣殘忍的海上賽鴿活動繼續嗎?難道我們的動物保護不用落實嗎?」 台灣動物保護行政監督聯盟秘書長何宗勳表示,自美國動保團體踢爆台灣殘忍的賽鴿文化至今已有七、八年,但國內除了前一、兩年比較積極掃蕩之外,後續的執法都非常消極,以至於賽鴿的死傷仍相當慘重,以去(2021)年的冬季南海賽事為例,從資格賽開始有45,696隻賽鴿參與,到最後一關只剩722隻回到岸上,總歸返率只有1.58%。 「整個海上賽鴿是非常殘忍的,而且行之有年,為什麼要犧牲動物的生命來換取龐大的利益呢?」何宗勳表示,海上賽鴿活動明顯觸犯《動物保護法》第10條和第27條,但第10條的以博奕為目的不當動物競技行為只有行政罰,動保團體希望能將此條款加入刑法罰則,並加重罰金。 台灣鳥類救援協會秘書長吳峮毅則指出,協會平均每個月會收到13件鴿子救援案件,佔所有鳥類救援的40%,而這些鴿子通常就像今日出席記者會的「霸姬」一樣戴著腳環、有識別號碼,這些識別號碼就是賽鴿比賽中用來確認身份用。 吳峮毅沈痛表示:「這些鴿子在我們的救援案例中,救到的時候幾乎都不能飛,因為牠們的翅膀斷了,有的是用剪的,有的是直接折斷。為什麼折斷呢?因為比賽飛完沒有利益了,可能再也沒有機會比賽,飼主會再去進新的鴿子,牠們就沒有用了,有的就被煮了吃,有的就被剪斷翅骨往遠處丟──為什麼要剪斷翅骨呢?因為牠們知道家在哪裡,會飛回去。 」 這些不能飛的賽鴿因為無法躲避,有許多在路上被攻擊、被車撞、被狗咬,吳峮毅說,協會接獲通報後,若遇到重傷的案例,其實也只能陪伴鴿子最後一程,而這些已經是少數從海上倖存的鴿子,但牠們失去利用價值後就被遺棄,這樣的狀況造成了很大的環境和收容問題,也是救援單位遇到的難題。 「任何生命都需要得到尊重,你可以利用牠,但請你善待牠。」吳峮毅另表示,賽鴿其實不是一定要在海上飛,還是有其他方式可以舉辦這類活動,修正過後能照顧到更多生命。 不過,海上賽鴿比賽可能涉及的違法行為,到底該由哪個團隊「主動」查緝呢?農委會畜牧處寵物管理科宋念潔科長表示,以賭博為目的的動物競技行為是《動物保護法》明文禁止的項目,而在實際處理的案例中,類似案例中如果不是警政或檢調介入調查,單靠動保行政單位破獲的機率非常低;內政部警政署王耀輝科長則說明,警政署能查緝的部分是針對賭博行為,近幾年也都有查獲賽鴿活動賭博的案例。 要破獲賭博,一定要能舉證「交付賭金」的行為,相當仰賴情報的提供,不過單就「海上放飛」的行為,難道無法可管嗎?法務部檢察司周元華科長說明,賽鴿活動中如果有具體個案傷害動物,或造成動物的肢體損傷、重要器官喪失,涉及的是《動物保護法》;若是有賭博、擄鴿勒贖、恐嚇等行為,則涉及刑事案件,需由檢察機關調查證據後偵辦。 儘管海上放飛活動若造成動物死亡,確實涉及違反《動物保護法》,但如何舉證仍是個大難題,台灣海上賽鴿活動問題到底該從何處開始著手處理,記者會現場沒有答案,仍需有關單位再做後續研議。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