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使越南結束熊膽產業、救出逾600熊 亞洲動物基金成終止熊膽貿易推手

記者 吳昱賢/報導

亞洲動物基金為了終止熊膽貿易不遺餘力,從養殖場中救出超過600頭熊。圖片來源/亞洲動物基金


熊膽在傳統中醫被用來治療流感和呼吸道症狀,東南亞國家、中國不少民眾都深信熊膽汁的藥用價值,因而將熊養在環境極惡劣的養殖場內,這些熊被定期提取膽汁,長期被困於狹小的牢籠內。不過有一個動保團體試圖終結熊膽產業,成立於香港的亞洲動物基金(Animals Asia)不僅從亞洲養熊場中救出超過600頭熊,更促使越南政府與其簽訂備忘錄,允諾在2022年前終止越南的熊膽產業!

熊膽養殖場主要飼養的是亞洲黑熊,其次為馬來熊和棕熊,其中亞洲黑熊、馬來熊已經被列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的紅色名錄中,亞洲黑熊正瀕臨野外滅絕,馬來熊則被列為易危物種。雖然現在已經有大量有效、價格便宜的草藥與合成替代品能夠與熊膽產生同樣藥效,但中國的熊膽業仍在繼續,這些熊長期遭強取膽汁,罹患多種疾病,身上有大片面積感染。



謝羅便臣(左)到中國廣州遊玩後,下定決心拯救黑熊。圖片來源/亞洲動物基金

亞洲動物基金創辦人謝羅・便臣(Jill Robinson)創立組織的念頭源自於他到中國的旅遊經驗。1993年她到中國廣州遊玩,參觀了一處熊膽場,殘忍的畫面讓她相當震驚,一頭黑熊恰巧拍打她的肩膀,她說:「這一刻我意識到,這頭熊也許永遠不能被解救,但牠向我傳遞的訊息讓我永生難忘。這是我一生中接受的最強烈的訊息,黑熊的眼神一下子刺穿了我的心,就像看到被毆打的孩子。我有一種本能反應,我應該要為黑熊做點什麼。」於是謝羅・便臣來到香港成立亞洲動物基金,透過世界各地的募款推動終結熊膽貿易。

亞洲動物基金在越南遊說多年,才成功在該國設立救護中心。圖片來源/亞洲動物基金

亞洲動物基金從1998年成立以來,長期透過調查、談判、教育推廣的方法,試圖終結全球熊膽貿易。熊膽的主要生產國為中國和越南,亞洲動物基金估計,約有1萬多頭熊被養在中國養殖場,越南則有約1千多頭,通常出口至中國。亞洲動物基金在兩個國家進行救援行動,目前已經從養殖場救出超過600頭熊。

2002年謝羅・便臣與中國政府政府談判成功,四川省政府獲得批准,允許亞洲動物基金於四川成都北郊建立了「新都亞洲黑熊救護中心」,收容從養殖場救出的熊隻,四川龍橋黑熊救護中心臨近毗河,提供黑熊自然的生態環境,中心占地約200畝,可容納500頭黑熊。2005年,亞洲動物基金也將這股力量帶到越南,與越南政府的長期談判奏效,越南政府前去中國參觀黑熊救護中心,最後也同意亞洲動物基金在越南設立救護中心。

亞洲動物基金於2019年透露,經過10餘年的運營,兩間救護中心皆有完整醫療設備與團隊、豐富化的設施與玩具,這些玩具藉由中心人員自己就地取材製作,讓熊能在救護中心安然度過餘生。

除了救援行動、收容熊隻外,該組織長期與越南政府的談判也有亮眼成果。2005年底,越南政府將提取熊膽視為非法行為,但原先養殖膽熊的民眾仍可繼續圈養;2015年,越南傳統醫藥學會與亞洲動物基金簽訂協議,表示將在2020年前將終止一切熊膽製藥;2017年越南森林管理局(VNFOREST)與亞洲動物基金簽訂備忘錄,預計將越南約1千頭養殖場的熊轉移到救護中心。此外,政府也承諾將規範民間不能再於家中養熊,2022年前將全面將終結越南熊膽業,屆時養殖場的黑熊會全數移至救護中心。


相較於在越南的成功推行,在中國的倡議行動顯得步履維艱。2012年全國人大代表、「年度中國十大女性經濟人物」邱淑花創辦的錢山集團旗下企業歸真堂養熊場,被揭發殘忍取熊膽,亞洲動物基金公布取熊膽畫面,成功引起社會輿論對於熊膽產業的撻伐,但該產業卻獲得官方的支持,當時的林業部發言人表示:「香港亞洲動物基金會脅迫我國取締養熊業,以限制熊膽粉入藥,削弱中藥競爭力,為西方利益集團壟斷中國肝膽用藥市場謀取更大利益。」此事件也引起中國中藥界對於亞洲動物基金的強烈反彈與不滿。

2020年新冠肺炎肆虐,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更是建議以含有熊膽粉的注射劑「痰熱清」治療新冠肺炎,謝羅・便臣感慨地說:「利用野生動物產品治療源於野生動物的致命病毒,這樣的建議令我感到不安。傳統醫學具有豐富的歷史和文化背景,而其核心概念是與大自然保持平衡。」

延伸閱讀:中國出版新冠肺炎診療方案 驚見熊膽粉成分

雖然現在中國因新冠肺炎下令禁止買賣野生動物,但謝羅・便臣指出,某些野生動物不受新規定保護,這些動物仍被允許用於科學研究和醫學實驗中。雖然中國當局尚未確認名單,但熊膽農場的黑熊極可能也不在禁止之列。

面對中國當局的態度,亞洲動物基金在中國的重心轉向教育,進入校園進行動物保護教育工作並且開放學校參觀救護中心,2020年亞洲動物基金還開發多個獸醫培訓項目。謝羅・便臣表示:「雖然終結熊膽產業還需要一些時間,但我們已經看到人們態度的明顯改變。許多來到中國救護中心參觀的人,離開時都會滿懷決心,向我們伸出援手。」


繼續閱讀

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