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獸衝突議題未獲重視 國際組織籲將共存納入永續發展目標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大象採食作物、灰狼獵捕牛羊、黑熊進入村莊……由於自然棲地食物匱乏、人類生活區擴張等因素,人獸衝突在世界各地持續發生,讓野生動物和人都活在不安之中,如何緩解衝突是個大難題。

近日,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和聯合國環境署(UNEP)發布最新報告,指出人獸衝突是一些代表性物種生存的主要威脅之一,該議題既是發展和人道問題,也是保育問題,呼籲將幫助人類和野生動物共存,納入達成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的執行計畫之中,並成為《生物多樣性公約》新框架的核心。

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和聯合國環境署(UNEP)發布最新報告,呼籲各國和國際將減緩人獸衝突、幫助人類和野生動物共存納為重要工作項目。   截取自報告

7月,世界自然基金會和聯合國環境署發布《所有人的未來—人類與野生動物共存的必要性》(A future for all – the need for human-wildlife coexistence)報告,來自27個國家的40個組織的155位專家參與其中,該研究表示,在陸地一半以上的空間,人類和野生動物共同生活,但由於氣候變遷和自然棲地的喪失,人和野生動物之間的互動正在增加,而在一些情況下,人們會出於自衛、先發制人或報復性等原因而殺死動物。

報告指出,與衝突相關的殺戮影響了世界上75%以上的野生貓科動物,北極熊和大象等具有代表性的物種也同樣受到人獸衝突的影響。在印度,2014-2015年和2018-2019 年,有超過500隻大象被人殺害,大部分是因為人象衝突,與此同時,有2,361人因為人象衝突而喪生;在斯里蘭卡,2019年有405隻野象因為人象衝突而死亡、121人被大象殺死;在坦尚尼亞,平均每年有60人、150隻獅子因為人獅衝突而死亡,事件通常發生在夜間獅子捕食牲畜時。

一隻北極熊媽媽帶著後代在格陵蘭的托賓角(Cape Tobin)拾荒。   取自Evening Standard

世界自然基金會國際野生動物行動負責人Margaret Kinnaird:「自1970年以來,全球野生動物數量平均下降了68%人,人類與野生動物的衝突,加上其他威脅,讓曾經豐富的物種數量大幅減少,而那些數量本來就比較少的物種,已被推到滅絕的邊緣。除非採取緊急行動,否則這種毀滅性趨勢只會惡化,並對生態系和生物多樣性造成不可逆轉的影響。」

這種影響不僅限於野生動物,它還會影響與野生動物一起生活的人類,尤其是在生物多樣性豐富的發展中國家。除了死亡風險之外,社區可能會因此產生牲畜損失、與野生動物爭奪自然資源、土地和農作物受損等問題,進而影響收入——有時這些狀況會發生其他具有破壞性的難題之上,例如戰爭或乾旱,讓問題更加嚴重。

世界自然基金會首席野生動物顧問Paul De Ornellas表示:「野生動物族群作為健康生態系的關鍵組成,牠們的蓬勃發展讓世界各地的人們受益,這些生態系提供了我們依賴的重要服務,例如食物,並支持生計。但那些生活在最接近野生動物的地區的人,往往是我們星球上最邊緣和最脆弱的社區,承擔著所有風險,卻幾乎看不到好處。」

報告稱,印度會是受人獸衝突影響最大的國家,因為該國擁有世界第二多的人口,以及大量老虎、亞洲象、獨角犀、亞洲獅和其他物種。大象可能最能體現這個問題,因為這些動物現在被困在原始棲地的3-4%生活,其餘的地區則受到了森林砍伐、入侵物種和氣候變遷的煩擾,因此大象被迫在會與人發生衝突的保護區之外尋找食物,而這又會反過來導致人類死亡及喪失生計。

印度擁有世界第二多的人口,野生動物資源也相當豐富。   取自WWF(© Ananda Kumar, Nature Conservation Foundation)

報告表示,要完全消除人獸衝突是不可能的,但詳盡規劃的綜合管理方法可以減少衝突,並讓人與動物之間產生一種共存形式。報告也列舉了一些有效緩解人獸衝突的計畫,聯合國環境署生態系部門負責人Susan Gardner說:「這份報告是一聲號角,呼籲提升對人獸衝突問題的重視,並在國家和國際流程中給予它應有的關注。它呼籲採取方法來確認和解決更深層的衝突根源,同時制定系統性的解決方案,讓受影響的社區成為流程中活躍、平等的參與者。就像這份報告中的許多案例研究所證明的那樣,共存是有可能的,也是可以達成的。」

報告指出,儘管人獸衝突與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密切相關——例如目標2的「消除飢餓」,野生動物破壞糧食儲備、農作物和牲畜會對其產生影響——但決策者仍忽視該問題,報告呼籲,幫助人類和野生動物共存應被納入執行計畫中,以落實永續發展目標,此外,即將在今年10月討論並實施的《生物多樣性公約》新框架,也應將採取措施支持人類與野生動物共存列為核心項目。

繼續閱讀

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