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鎖措施減緩 盜獵者跟著回來 南非犀牛盜獵較去年同期增50%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受到COVID-19疫情影響,去(2020)年許多標誌性物種的盜獵有所下降,不過一些專家也擔心,當疫情緩和後,這些犯罪會再捲土重來,而如今南非已經出現了這樣的跡象。上週末,南非環境當局宣布了在保育犀牛方面遭遇的挫折,在2021年1月到6月,該國有249隻犀牛遭到盜獵,比去年同期增加了50%,不過,該數字仍低於疫情爆發前。

南非的犀牛盜獵數字隨著封鎖措施的放寬而有所增加。   取自Deutsche Welle

7月31日,在慶祝世界護林員日(World Ranger Day)之際,南非環境、森林和漁業部部長Barbara Creecy表示,今年從1月到6月底,已經有249隻犀牛因為犀牛角而遭盜獵。這個數字比2020年同期的166隻增加了許多,但與疫情出現前的2019年相比仍明顯下降——2019年上半年,該國有318隻犀牛遭盜獵。

而會有這樣的狀況,環境、森林和漁業部認為是因為一些防疫限制被取消了,「雖然2020年時抑制人口流動以阻止病毒傳播的全國封鎖措施有助於減少犀牛盜獵,但在2021年的前六個月,嚴格的封鎖規定解除後,似乎讓犀牛盜獵增加了。」

在2021年上半年,南非著名的克留格爾國家公園(Kruger National Park)發生了715起盜獵事件,包括132隻犀牛和1隻大象的死亡,比前一年增加了3.77%。南非環境當局在該國家公園內逮捕了40名涉嫌盜獵者,在全國則共逮捕了125人,而在法院因為疫情限制放緩審判的情況下,當局也以93%的定罪率將其中14起案件結案,這是南非警方、軍隊和其他專業單位合作的成果,Creecy說:「很明顯,調查非法野生動物貿易的多專業融合方法正在開花結果。」

此外,數據還顯示,南非私人保護區的犀牛盜獵數字有所增加,而該國有一半以上的犀牛生活在私人保護區。環境、森林和漁業部的聲明表示:「在林波波省、普馬蘭加省和自由邦省,來自盜獵者的壓力明顯增加。部裡也密切關注著私人犀牛保護區面臨的漸增的壓力,並和持續在犀牛保護方面發揮重要作用的私營部門密切合作。在過去三年的同一時期,私人保護區的犀牛損失佔2019年報告損失總額的15%,2020年為9%,2021年至今為止為30%。」

根據私人犀牛所有者協會(PROA)的估計,南非全國的約14,000到15,000隻犀牛中,至少有55%由私人掌握。數據強調了在保護動物方面,私人所有者做的比政府負責的過於廣闊的範圍更好(例如克留格爾國家公園,該公園的面積相當於一個以色列國的大小),因為這些私人保護區擁有了55%的犀牛,但遭盜獵的數字是30%。儘管如此,私人保護區的狀況在過去兩年中也在變糟,2019年私人保護區損失了48隻犀牛,但2021年的數字是75隻。

PROA主席Pelham Jones說,由於疫情對旅遊業的影響,私營部門可以用於安全措施的野生動物旅遊、狩獵旅遊收入也因此下降,「這表明盜獵集團正在把注意力轉向私人保護區。這個最新趨勢令人難以置信,而且我們的壓力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大,因為我們的會員沒有錢去做額外的安全措施。」

繼續閱讀

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