鯨魚肉“幾乎零需求” 冰島有望2024禁止商業捕鯨!

記者 李娉婷/報導

捕鯨分為傳統、科學研究及商業三種方式,其中爭議最大的商業捕鯨,目前全球僅存冰島、挪威和日本在執行,其中日本是在2019年恢復商業捕鯨,而冰島則隨著日方開始自行捕鯨而頓失需求,捕鯨業陷入寒冬。在近三年只有1隻鯨魚被捕撈的情況下,近日,冰島漁業部長在報紙發表意見,釋出冰島將在2024年停止商業捕鯨的訊號!

2018年是冰島最後一個完整的捕鯨季,儘管該國政府在2019年公布的五年捕鯨配額有超過2,000隻,但至今三年過去,冰島只捕捉了1隻鯨魚。(圖為2018年捕獲的鯨魚)   取自The Guardian

冰島是為數不多的仍在商業捕鯨的國家之一,但隨著需求的減少,該國的商業捕鯨可能會在兩年內被禁止。2月4日,冰島左派綠黨聯盟(Left-Green Party)成員、漁業部長斯瓦瓦爾斯多蒂(Svandis Svavarsdóttir)在《晨報》(Morgunblaðið)寫道:「沒什麼理由來授權2024年以後繼續捕鯨了,幾乎沒有證據表明這項活動還有任何經濟益處。」

冰島2019到2023年的年度捕鯨配額為每年209隻長須鯨及217隻小鬚鯨,但在過去三年中,該國唯二持有捕鯨許可的公司都暫停了捕鯨活動,其中一間甚至在2020年宣布停業,永遠收起魚叉。記錄顯示,2019到2021年三年中,儘管捕鯨配額超過千隻鯨魚,但該國只在2021年殺死了一隻小鬚鯨,2018年是冰島最後一個完整的捕鯨季,有146隻長須鯨和6隻小鬚鯨被殺死。

冰島連續二年不捕鯨!一捕鯨公司宣布停業

2019年,隨著主要市場日本恢復中斷了30多年的商業捕鯨,冰島對鯨魚肉的需求急劇下降,其他因素也讓捕鯨更具有挑戰性,例如疫情帶來的社交距離規則,降低了冰島鯨魚肉加工廠的效率;沿海禁漁區的擴大,導致捕鯨公司需要到離岸更遠的地方作業,增加了捕鯨成本;進口肉的安全要求也比本土產品更嚴格,讓冰島的出口更加困難。斯瓦瓦爾斯多蒂的評論中指出:「為什麼冰島要冒險繼續捕鯨,只為了販售幾乎沒有任何需求的產品?這並沒有帶來任何經濟成果。」

時隔32年 日本重啟商業捕鯨

此外,斯瓦瓦爾斯多蒂還表示,冰島的捕鯨活動可能會對經濟產生負面影響,例如美國連鎖超市全食超市(Whole Foods)在冰島於2006年恢復商業捕鯨後,停止了冰島產品的販售。

來自漁業部長的這項消息受到了活動人士的歡迎,多年來,他們一直呼籲冰島結束捕鯨活動,鯨豚保育協會(Whale and Dolphin Conservation, WDC)的威廉斯-格雷(Vanessa Williams-Grey):「雖然這應該要更早發生,但這顯然是一個非常受歡迎的消息……這些年來,雖然國內需求幾乎為零,但冰島的捕鯨業者還是殺死了數百隻鯨魚。」

與慘澹的捕鯨業相比,冰島其他和鯨魚相關的產業現在更加成功,2019年,有數十萬觀光客為了賞鯨拜訪冰島,希望能一睹這些海洋哺乳動物的風采。

繼續閱讀

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