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動物入藥毀中醫形象 專家譴責非法野生動物貿易

動物入藥毀中醫形象 專家譴責非法野生動物貿易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儘管許多團體一再宣導,仍有不少民眾迷信野生動物入藥效果更好,巨大的利益推動了許多非法貿易,「中藥」一詞在保育領域也逐漸帶上負面色彩,但事實上,中醫提倡與自然的平衡,使用瀕危動物入藥的做法完全與之違背。中醫藥專家就警告,少部分人對於動物入藥的堅持、忽視考慮動物福利和尊重生物多樣性的想法,可能會永久破壞中醫藥的名聲。

將野生動物入藥,相當有害於中醫藥的形象。   取自The Guardian(Photograph: Britta Jaschinski/Photographers Against Wildlife Crime)

維吉尼亞中醫大學(virginia university of integrative medicine)校長、香港大學中醫藥學院前院長勞力行告訴《衛報》(The Guardian):「與自然的平衡是中醫的重點,使用瀕危動物是違反自然的行為。」勞力行指出,1500年前的唐朝專家甚至認為,中藥可以100%來自植物。

中醫療法的涵蓋範圍很廣,針灸治療、呼吸和身體鍛煉,與身體的特定狀況有關的飲食習慣,關於如何在體內達到平衡的各種觀點,以及使用中藥等。對於勞力行和其他人而言,改革之路應放棄使用來自如穿山甲、老虎、豹和犀牛等瀕危物種的身體部位,勞力行說:「這不只是中醫執業者的問題,更多的是產業和賺錢的人的問題。這讓中藥看起來很糟糕,他們將我們的中藥名稱用於自己的目的,但我們是清白的。」

印尼的一家商店販售來自中國廣西的穿山甲中藥產品。   取自The Guardian(Photograph: Paul Hilton)

在1980年代,犀牛角和虎骨正式從中國藥典中被刪除,野生動物保育組織Traffic表示,他們已經看到了積極的進展,近年來中國中醫界已不再使用受威脅物種。Traffic通訊總監托馬斯(Richard Thomas)說:「這個問題很大程度上跟中醫意識有關。」長期以來,中國政府和包括主席習近平在內的領導人都稱讚中藥的好處,習近平堅持中西醫結合和並用,並鼓勵加速對中藥的研究。

像勞力行這樣的中醫專家認為,只有在絕對必要的時候才應該使用藥物療法,而且不應該像西藥那樣過度開立處方,相反的,應該優先考慮採取更深入的預防措施,以減少對藥物的需求。去年,世界衛生組織(WHO)將中醫納入全球醫學綱要(ICD,又稱國際疾病分類),但如果不解決野生動物貿易的核心問題,人們對中醫藥的支持可能會消失

中醫首入WHO醫學綱要 保育組織籲譴責動物入藥

對中國政府來說,推廣中醫藥是讓數百萬人擺脫貧困的幾種方法之一,根據四年前中國國務院發布的一份白皮書,到2020年底,中國中藥產業的總價值預計將達到約3兆人民幣(4200億美元);此外,中國工程院2017年的一份報告指出,專門養殖野生動物用於中藥的「藥用動物產業」總產值為50億元人民幣(約7億美元)。而這些數字,還沒有包括非法貿易的動物數量,從發現穿山甲鱗片、犀牛角和虎骨等動物身體部位的狀況來看,實際數字可能會高出許多。

中國政府在2月時全面禁止任何陸生野生動物的貿易,直到該國的《野生動物保護法》完成全面更新,不過,這項行動卻著重在食用,不包括用於中藥、毛皮或皮革的野生動物貿易。

不吃野味,就可以了嗎?中國野生動物養殖隱患仍在

為了停止在中醫藥中使用瀕危野生動物,全球也在採取行動,三個中國非政府組織和兩個全球組織最近提議,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的所有成員都應支持停止使用瀕危物種入藥,該提案已被IUCN列出,並將於明年1月提交成員核准或辯論。

一些保育人士則認為,關於合法和非法野生動物貿易的混淆,只會增加潛在的漏洞。英國組織環境調查署(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 EIA)的老虎和和野生動物犯罪運動項目負責人班克斯(Debbie Banks)說,IUCN議案的文本還有許多問題需要解決,特別是與野生動物有關的「可持續利用」,以及將採集野生植物的FairWild標準應用於野生動物。班克斯以圈養老虎為例,一些支持者會表示圈養老虎的「收穫」是可持續的,而沒有考慮到人工飼養產品的貿易會支持對野生產品的需求,特別是考量到一些消費者對野生產品的偏好。

中國在今(2020)年3月發行的第七版新冠肺炎診療方案,出現含有熊膽成分的「痰熱清」,引發國際抨擊。   圖片來源:中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亞洲動物基金會

在新冠病毒爆發期間,中國政府和官方媒體一直在支持中醫產業,診療方案同樣強調中西醫結合,採用了許多中藥,但其中一版診療方案卻因包含熊膽成分的藥品而飽受國際抨擊,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IFAW)亞洲區主任加布里爾(Grace Gabriel)說:「看到中藥現在正在用熊膽汁來治療Covid-19,真的讓我很痛苦,為什麼,為什麼要破壞自己的好名聲,與這樣的事建立聯繫?我唯一能得出的結論是,(中國)野生動物養殖業劫持了中藥的名稱。」

中國出版新冠肺炎診療方案 驚見熊膽粉成分

加布里爾表示,中國已經有了熊膽的中藥替代品,但是圈養業如此強大,他們不想看到那些替代品得到推廣;勞力行則表示,目前缺少的是教育,「我們需要教育公眾,中醫藥強調人與自然之間的平衡,因此我們必須尊重自然。」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