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伴侶動物 泰國女子成立大象庇護所 教育、救援雙管齊下 望扭轉大象困境

泰國女子成立大象庇護所 教育、救援雙管齊下 望扭轉大象困境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在泰國,大象是受到尊敬的動物,但與此同時牠們也飽受虐待,全泰國的大象數量不到7,000隻,其中有一半是野象,另一半則是被人馴養,從非法伐木業到旅遊業,人們剝削利用大象,許多被圈養的大象嚴重營養不良、生病且身心受創。

為了拯救這些活在苦難之中的動物,一名被稱為「象語者」(Elephant Whisper)的女子成立了拯救大象基金會(Save Elephant Foundation)和大象自然公園(Elephant Nature Park),除了救援受虐大象,也持續教育泰國民眾和國際遊客,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更是對數十個面臨斷糧危機的大象營伸出援手,幫助許多大象度過難關!

拯救大象基金會及大象自然公園的創辦人珊度安·「麗克」·查樂兒(Sangdeaun “Lek” Chailert)。   取自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拯救大象基金會創辦人珊度安·「麗克」·查樂兒(Sangdeaun “Lek” Chailert)1961年出生於泰國清邁以北的一個山區小村莊,在童年時期,Lek就有很多機會和動物一起度過,因為她的祖父是一名薩滿(傳統治療師),他幫助人也治療動物,Lek的祖父讓她參與治療的工作,因此從小她就下定決心要拯救動物,她不僅愛著大象,而且還幫助發現的所有動物,為牠們提供家園。

但這位喜愛動物的女孩,從小就目睹她的家鄉對大象的虐待,在Lek還是青少年的時候,就深受大象的哀泣聲所困擾,當時她就讀基督教學校,一次跟著傳教士進入森林時,看到了被迫從事伐木工作的大象(泰國政府後於1989年實施全國禁伐令),那隻大象的腿部因為綑綁鏈條而受傷,每一次拖著木頭前行都會發出哀叫,讓她難以忘懷,自此Lek將拯救大象視為她的使命。

十年前,許多大象被迫進行表演、乞討和非法伐木工作,如今狀況已經有所改善,但動物仍在旅遊業中被大量剝削。   截取自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Lek:「雖然當時我沒有錢,但我知道我必須找到方法來幫助牠們。」從清邁大學畢業後,Lek開始從事各種工作,並一直在省錢,慢慢地一次救一隻大象,她說時至今日,要從飼主手中救出一隻大象至少要花費3萬美元,「我別無選擇,因為泰國沒有允許當局沒入大象的法律,即使牠們被虐待,我也不能帶走牠們。」

在拯救第一隻大象的三年後,1995年,Lek創辦拯救大象基金會,並在清邁建立了大象自然公園,這是一間庇護所和教育機構,為從非法伐木業和旅遊業中獲救的受虐大象提供保護,隔年大象自然公園正式開張,收容對象橫跨伴侶動物到野生動物,如今這個佔地100公頃的庇護所已經是數千隻動物的家園,其中包括了80多隻大象、700隻狗(其中大部分是在2011年泰國水災後被救出)、800隻貓和98隻水牛。

Lek的丈夫Darrick Thomson是加拿大人,在遇見Lek後搬到了清邁定居,並對照顧園區的狗情有獨鍾。   取自Michael Bonocore

大象自然公園座落於美國捐贈者購買的土地上,許多大象來到這裡時傷痕累累,處於危急情況,有些幾乎無法行走,有些是盲象或聽不到,Lek說:「朋友們認為我在大象快死的時候買下牠們是很笨的事,但我唯一的原則是:拯救需要幫助的大象。」

儘管大象被認為是泰國的象徵,但該國的許多馴養大象被迫進行各種繁重的工作,許多大象在幼時會經歷一種被稱為「Phajaan伐枷」(也稱作「crush粉碎」)的訓練過程,牠們年紀輕輕就被從母親身邊帶走,馴象師會毆打幼象、讓牠們挨餓,藉由破壞幼象的精神來讓牠們服從,強迫動物學習表演技巧。

所幸這些殘酷的活動已經不像十年前那樣普遍,Lek表示:「現在很多大象營都在宣傳他們不提供騎乘和馬戲表演服務,並且他們的象伕不會在大象身上使用象鉤和鐵鍊。隨著人們的保育意識越來越高,狀況肯定正在發生變化。」

順應潮流 泰國大象營為大象取下腳鏈

二十多年的歷程中,Lek意識到只是救出動物遠遠不夠,她不僅需要說服象主採取對動物更人道的工作標準,而且還需要提升遊客的意識,因此大象自然公園也持續的對遊客進行宣導,希望希望教育能夠鼓勵變革,同時,該公園也會當地數百位民眾提供了工作機會。

曾經身心遭受重創的大象在園方的照顧下,得以重新「當回一隻大象」。   取自Elephant Nature Park

大象自然公園主要靠捐款和旅遊收入來募集資金,訪客可以在此停留半天、一天或兩天一夜,和大象一起散步、餵食大象,也可以洗狗或遛狗,不同的組合有不同的收費標準,費用為2,500到5,800泰銖不等,想要更深入的和大象互動、了解如何照顧大象,則可以選擇更長的志工行程(需付費,費用約為七天12,000到15,000泰銖),但在2020年新冠病毒大流行後,全球旅遊業遭受重創,大象自然公園也和各地的度假勝地一樣失去了遊客、志工和收入。

餵養一隻大象的每日成本高達30美元,這個數字是泰國最低日薪的三倍以上,但當公園的狀況變得嚴峻時,Lek仍然保持鎮定,甚至考慮賣掉自己的車,她說:「人類總是可以對外求助,但是動物卻不能做到,所以我們必須幫助牠們。」

在疫情期間,除了努力維持園區動物的日常照顧外,拯救大象基金會更是在捐款人的幫助下,協助超過50個小型大象營餵養大象,此外,遇到象主已經完全無力負擔時,拯救大象基金會也會幫助他們讓大象「退休」,至2020年12月,拯救大象基金會已分批徒步護送上百隻大象返回野外。

(註:野放地點事實上為一開放式庇護所,許多被人類馴養的大象已無法真正的「野放」。)

.【2020年度回顧】疫情帶來改變 泰國大象設施面臨轉型

在大象自然公園中,許多大象將Lek視為牠們的人類媽媽,時常向她尋求關注,Lek也因為與大象建立聯繫的能力,被稱為泰國的「象語者」(Elephant Whisper)。   取自Michael Bonocore

「Lek」在泰語中是短小之意,但這位身材嬌小、被人暱稱為Lek的女子卻有著和大象一樣巨大的靈魂,在過去的二十多年中,Lek在拯救大象方面的努力讓她獲得許多殊榮,2005年時,Lek被《時代》雜誌評選為「亞洲英雄」(Hero of Asia),2010年,她被獲選為全球保育女性英雄(Women Heroes of Global Conservation)之一。但她認為自己的工作離完成還很遠,她說:「直到我們每個人都知道大象應該受到尊重而不是被當作奴隸對待時,我才會休息—我會為牠們而戰。」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