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信仰需求為非洲禿鷹生存首要威脅 國際組織多管齊下望扭轉趨勢

信仰需求為非洲禿鷹生存首要威脅 國際組織多管齊下望扭轉趨勢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去(2020)年3月,在西非的幾內亞比索,三週之內共有多達2000隻禿鷹遭毒殺,證據指向禿鷹是因傳統需求而遭殺害。在非洲西部和南部的大多數地區,禿鷹頭被很多人視為能帶來好運的魔法物品,各種禿鷹的身體部位也被用於傳統治療,但這樣的需求,卻將物種推至滅絕邊緣。為此,許多國際組織在非洲展開倡議行動,幾內亞比索的事件發生後,也成立了相關工作組。

致命信仰 幾內亞比索2000禿鷹遭毒殺

2020年3月,在幾內亞比索,一隻中毒死亡的頭巾兀鷲。   取自Audubon(Photo: Mohamed Henriques)

上篇:非洲傳統治療對禿鷹頭需求增加 威脅物種生存

奧杜邦雜誌》(Audubon Magazine)報導,在非洲西部和南部的大多數地區,禿鷹頭被很多人視為能帶來好運的魔法物品,類似於兔子腳在歐洲或北美的地位;各種禿鷹的身體部位也被用於傳統治療,有證據表明,有十幾個族群(Ethnic group)使用禿鷹的頭、腳和血來進行多種疾病的治療或作為精神保護,根據2016年的一項研究,在26個西非和中非國家中,這類用途導致的禿鷹中毒數佔死亡記錄的29%。

游隼基金會(Peregrine Fund)生態學家Darcy Ogada表示,終止禿鷹貿易在西非尤為困難,因為那裡的司法系統向來對野生動物犯罪不積極,因此保育組織一直致力於訓練西非國家的警方和當局,同時,也和那些創造需求的人交流。國際鳥盟(Birdlife International)、奈及利亞保育基金會(Nigerian Conservation Foundation)和美國魚類及野生動物管理局(FWS)在2019年就展開了一項計畫,直接和奈及利亞的傳統治療師合作,試圖解開貿易網絡,並找到植物替代品,奈及利亞是禿鷹頭需求最大的國家。

國際鳥盟非洲禿鷹專家Samuel Bakari說:「奈及利亞的傳統治療師組織在傳遞這些知識時非常有系統,他們訓練其他人,而透過這個計畫,我們正在嘗試影響他們訓練的內容。我們希望他們實踐自己的傳統,同時不會對他們的生物多樣性產生負面影響。」

不過這樣的方法要複製到其他國家可能很困難,因為奈及利亞傳統治療師協會(Nigerian Traditional Healers Association)的治療師不介意公開談他們的做法,但在其他國家,像是幾內亞比索,村莊內的治療師是誰雖是社區內公開的秘密,但治療師不會公開承認他扮演了這個角色。

一些人對於在奈及利亞採取的策略也表示懷疑,中歐大學(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保育生物學家Stephen Awoyemi表示,根據他對奈及利亞市場長達十年的研究,大多數禿鷹頭的買家都對他表示,他們永遠不會考慮購買植物替代品,根據宗教信仰,這些鳥類強大的視力及可以吃任何東西(包括人類)的事實,賦予了牠們獨特的治愈力。

幾內亞比索的頭巾兀鷲。   取自Audubon(Photo: Ana Coelho)

因此,Awoyemi認為將禿鷹保育納入人們的價值體系,比嘗試挑戰或改變這些信念更為有效,就像公衛當局和宗教團體一起在一些非洲國家預防愛滋病的方法一樣,Awoyemi希望能和奈及利亞的宗教領袖合作,找到經典中的段落來啟發人們保育禿鷹——根據他的觀察,在奈及利亞市場上販售禿鷹身體部位的大多數商人是穆斯林。

同時,在幾內亞比索研究禿鷹、也參與了去年毒殺事件調查的Mohamed Henriques,在該國採取了對大眾和地方環境部門進行教育宣導的方式,透過廣播和電視節目,告訴人們如果沒有禿鷹來協助處理大量的腐肉,會增加公共健康的風險。而自幾內亞比索的大規模毒殺事件以來,國際上也取得了一些共識,《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ITES)意識到基於信仰對動物身體部位的利用,是禿鷹面臨的首要威脅,並成立了第一個西非禿鷹工作組。

Ogada說:「當人們談到非洲的非法野生動物貿易時,他們會想到大象、犀牛,對嗎?沒有人想到鳥類,但我認為是時候了。」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