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農場動物

農場動物

為動物發聲! 英國將有第一家動保律師事務所

記者 吳昱賢/報導 有些律師事務所專門打婚姻訴訟,有些處理犯罪問題,有些提供專業的法律諮詢和服務,但你有聽過專做「動物保護」的律師事務所嗎?隨著動物福利意識的高漲,以及越來越多動物相關的法律問題,英國即將有一間專做動物保護相關議題的法律事務所,為動物和愛動物的人們發聲!

世界最後兩隻北方白犀牛 狗狗一起守護

記者 李娉婷/報導 我們常說狗是人類最忠實的朋友,有些時候,牠們更是其他動物最有力的守護者!近年來,警犬及嗅探犬被運用於野生動物保育領域,不論是在追緝犯罪者或協助科學研究上皆有不錯的表現,上(3)月底,來自英國的史賓格犬小鼓(Drum)被送往肯亞,才10個月大的牠肩負重任,要守護保護區內的150幾隻犀牛,其中還包含了世界僅存的兩隻雌性北方白犀牛。

牠們有個夢 你看微電影點擊助捐款

記者 李娉婷/報導 人們與貓、狗等同伴動物親近,讓許多人在關心動物時,會優先選擇牠們,非同伴動物倡議團體往往也因為這項原因,難以打入群眾,不過,為了讓人們看見更多動物的處境,仍有許多團體在努力。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簡稱動平會)長期專注在動物平權教育與議題,除了常見的動物議題外,更是持續地推廣純素主義,在台灣的動保團體中相當少見,但也因為議題的小眾性,鮮少能被社會看見,今(2019)年初春,動平會推出公益微電影《如果牠們有個夢》,除了以更創新的方式宣導動物平權外,也希望能邀請民眾協助點閱觀看,用最簡單的方式做公益。

萬獸之王落難 南非養殖獅子全身長滿疥癬

記者 李娉婷/報導 獅子被稱為萬獸之王,卻也無法倖免於人類的傷害,在南非,為了觀光及狩獵需求,「獅子養殖」已經成為一個龐大的產業,多年來道德與動物福利的爭議不斷。近日,南非掠食者協會(South African Predator Association)一名理事會成員所擁有的養殖場照片曝光,許多獅子全身長滿疥癬、生活在擁擠的環境中,悲慘的處境讓人難以想像這些動物竟是獅子!

為動物發聲! 澳洲動保人紛紛投入大選

記者 吳昱賢/報導 為動物發聲的管道有很多,有的人參與動保組織,有的人努力進行倡議,但在澳洲,動保人士紛紛出來投入大選,試圖更進一步直接影響政策走向! 在2011年成立的動物正義黨(Animal Justice Party ,簡稱AJP),現在在澳洲議會只有一名席次,當時共獲得8萬多票支持。最近,動物正義黨打算捲土重來投入2019年的各地區大選,讓動物之聲前進議會,也有許多知名動保人士紛紛投入選舉之中。

澳洲年出口百萬活羊 長途運輸死傷慘重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在伊斯蘭教與猶太教中,符合教規的肉類食品只接受活體宰殺,並有其特殊的屠宰儀式,因此在中東地區及東南亞有大量的活體動物需求,讓許多國家衍生了「活體出口」(Live export)產業,其中澳洲是世界上最大的活羊出口國,但近年來多起千百隻羊在船艙被熱死的案件,讓這項產業聲名狼藉。澳洲最大在野黨工黨因此提出禁止活羊出口的想法,而本週末就是澳洲國會大選,若是工黨取得勝利,澳洲的活羊出口產業將有望在數年之內終止!

素食主義者突襲農場 遭控導致兩小豬死亡

抗議人士蹲坐在農場內和平抗議 圖片來源/foxnews 記者 吳昱賢/報導

兩隻牛死亡 引發警方嚴格以待? 印度牛與動物保護間的矛盾

記者 吳昱賢/報導 你能想像嗎?在印度因為兩隻牛死亡,就讓警方繃緊神經,加派警力來預防衝突。5月8日,在印度德里東部有民眾發現家中的兩隻牛死亡,由於當週是德里選舉期間,有支持印度教的右派政黨認為這是有人刻意「殺死牛」,來冒犯印度教的蓄意行為,讓警方相當擔心雙方衝突,除了加派警力預防,也特別注意家中牛死亡的民眾的生命安全,目前已經以《防止虐待動物法》立案調查,而這條《防止虐待動物法》更代表著印度在動物保護的地位與矛盾。

逃出絕命屠宰場 紐約連3起動物求生案

闖進高速公路的小公牛目前很健康地待在照護中心 圖片來源:推特NYPDSpecialops 記者 吳昱賢/報導 美國紐約市附近有幾間屠宰場,動物跑到公路上的事件時有所聞,不過最近事件卻發生的相當頻繁,10天內共有三起逃跑事件。先是一隻羔羊,然後是一隻山羊,18號又有一隻小牛成功地逃出屠宰場,在街上亂竄,卻被大量的車流嚇到了,警方趕到後趕緊將牠打鎮定劑,並且移送到庇護所,動保團體也藉此呼籲,人們應該開始思考與食物、動物間的關係。

喀什米爾羊絨 採毛過程慘不忍睹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喀什米爾羊絨(Cashmere)不同於一般綿羊毛,是從山羊身上採下,由於毛質柔軟纖細、保暖度極佳又輕薄等原因,令許多人愛不釋手,也常見於時尚品牌使用,但在溫柔觸感的背後,卻可能藏著對動物的殘酷掠奪!善待動物組織(PETA)近日發表了最新的調查影片,指出在中國和蒙古的羊絨農場,許多山羊在梳絨過程中被工人粗暴對待,造成的傷口也沒有得到適當醫療,而牠們的最終歸宿,還有可能是毫無動物福利的屠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