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伴侶動物 絕育工作停擺 紐約貓咪救援組織憂心貓口爆量

絕育工作停擺 紐約貓咪救援組織憂心貓口爆量

記者 李娉婷/報導

春天到來,但因為空蕩蕩的街道和關閉的餐廳,紐約市很少人注意到這件事,病毒幾乎讓城市停止運轉,但貓的繁殖季還在繼續,這意味著大量的流浪貓即將誕生。小型救援組織正在介入每年湧入紐約市的新生奶貓潮,但是資源卻很少,因為新冠肺炎疫情,美國愛護動物協會(ASPCA)和紐約市動物保護中心(ACC)等大型組織只提供緊急服務,讓小組織陷入了太多貓咪要照顧的困境。

圖片來源:pixabay(CC0)

不過,令人驚訝的是,Instagram提供了巨大幫助——這個社群平台極大地改變了救援組織的運作方式。擁有13萬追蹤者的Flatbush Cats和擁有68,300位追蹤者的Little Wanderers在眾包(crowdsourcing,群眾外包)救援工作中表現的最出色,他們沒有收容所或專職獸醫,但可以透過資源的調配救援貓咪,Flatbush Cats的創辦人威爾(Will Zweigart)說:「我們要做的是激發人們意識到他們可以成為拯救那隻貓的人。」

Little Wanderers的創辦人莉莎(Lisa Scroggins)從事貓咪救援工作已經有十多年了,他們每天收到超過100條尋求幫助的Instagram訊息,最近的一篇貼文記錄了該組織在短短4天內就救了72隻小貓,貼文寫道:「我們結束了代代受苦的一個循環」、「寫下這個就讓我們筋疲力盡」。

紐約的貓咪救援和數量控制取決於非營利組織、人道協會、動物收容所和獨立救援志工之間的微妙平衡,但因為Covid-19,這個機制的一半處於中斷狀態,讓未來令人擔憂。如果這種流行疾病在夏季和秋季繼續,數百隻貓咪將長大,成為潛在的繁殖者,且四個月大的貓咪就可能具備繁殖能力。當人們嘗試讓新冠病毒曲線降低時,數十年來在貓咪數量過剩問題上做出的努力卻可能被推翻。

威爾說:「我們可能不得不停止做任何其他事,好照顧數百隻小貓。」他預測組織未來幾個月的工作量,「那會是一場危機」。目前,紐約市的野貓數量估計數以萬計,而美國每年有超過100萬隻貓被安樂死,還有許多貓咪無法度過寒冷的冬天,或在貓群中生存。

在這場危機中,威爾表示,這實際上反應了他們的動物醫療問題,因為沒有基本的服務可以提供,導致了不必要的痛苦和高昂的花費——這個基本服務指的是TNR(絕育、捕捉、回置),通常要經過專家參與,還有數個月的準備計劃,好能確實誘捕到貓咪,因為野貓通常害怕或對人類充滿敵意,需要與社區民眾協調,花時間留下食物讓貓咪放下警惕。

野貓通常對人類充滿警惕,誘捕不易。   取自The Guardian(Illustration: Joey Yu/The Guardian)

病毒大流行的另一個正面副作用是寄養和領養家庭的增加,但是隨著公立和私人收容所的關閉,貓的數量開始超過了寄養家庭的數量。為此,Little Wanderers的一位志工和11隻貓分享了她的住處,莉莎家也快到寄養的極限,「我們已經有5隻貓和7隻狗,你知道嗎?我們住在曼哈頓的一室公寓裡!」

從貓咪伙食到緊急手術,Little Wanderers和Flatbush Cat的經費都依賴大眾捐款,但近期捐款卻下降了,而Little Wanderers的獸醫帳單卻增加了57%。過去Little Wanderers依靠ASPCA來為救援的社區貓進行絕育手術,救援人員可以免費使用這項服務,但是ASPCA和ACC都被迫停止了絕育服務——儘管動物福利組織被認為是「必要」單位,可繼續營運,但人員和醫療供應的短缺,以及社交距離的協議,讓這些組織無法正常運作,而考慮到ASPCA每年為數以萬計的貓咪提供絕育服務,關閉的影響將是爆炸性的。

Little Wanderers的志工馬克斯(Max)在過去15年中一直餵養約80隻野貓,為了支持貓口控制工作,一些民眾自願成為指定地區的餵養者,為貓群提供每日一餐,紐約市有3,100個登記在冊的貓群聚集地,馬克斯負責其中6個,但因為病毒導致公共場所的關閉,他失去了在表演藝術中心的維修工作,雖然Little Wanderers緊急為他提供穩定的貓食,但他也確實擔心接下來的幾個月,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麼事。

.本文摘譯自《The Guardian》Hundreds and hundreds of kittens’: the volunteers saving strays as Covid-19 closes shelters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