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伴侶動物 烏克蘭老婦堅守收容所 曾和俄軍談判、愛犬在面前遭槍殺

烏克蘭老婦堅守收容所 曾和俄軍談判、愛犬在面前遭槍殺

記者 李娉婷/編譯

俄羅斯軍隊入侵烏克蘭已超過2個月,戰爭仍在繼續,戰火讓許多烏克蘭城市滿目瘡痍,但人道精神也在這片土地上盡現,其中,對動物的關懷也是這場戰爭中常被提起的話題。《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報導,位於基輔州的戈斯托梅利(Hostomel),就有一位77歲的老太太留守家園,前往收容所照顧動物的步伐20年來沒有改變,甚至不受砲擊的影響。

阿斯亞(Asya Serpinska)今年已經77歲了,在俄軍轟炸期間仍然每天前往收容所照顧動物。   取自Ukraine UA(photo by Heidi Levine)

今年稍早,隨著俄羅斯坦克逼近基輔(Kyiv),首都的郊區迅速排空,恐慌的居民湧出、道路阻塞,但阿斯亞(Asya Serpinska)走了另一條路,這位老人花了20年的時間,在基輔西北部的小鎮戈斯托梅利看守著她的動物收容所,隨著俄羅斯佔領的威脅逼近,她認為沒有比這裡更需要她的地方了,當她抵達收容所時,砲擊聲響起,各種動物的叫聲和嗚咽透過大門傳來,阿斯亞回憶起當時的狀況說:「我知道照顧牠們是我的責任。」

在兩軍交戰和俄羅斯軍隊多次進出戈斯托梅利、威脅著當地居民生命的這段時間,阿斯亞和她的三位同事一起照顧動物,讓收容所中的700隻狗、100隻貓大多都活了下來,他們甚至還救了附近一間私人動物園的獅子!

阿斯亞和動物一起長大,之後成為了數學教授,在工作之外的時間,她是一名動物救援志工,22年前從大學退休後,阿斯亞建立了自己的動物收容所。2月24日早上,當阿斯亞的丈夫瓦倫廷(Valentyn)叫醒她,告訴她戰爭開始了的時候,阿斯亞的第一個想法是她必須趕去收容所,「我有意識到自己在往戰爭而去,但我的人在這裡,我的狗在這裡。」

阿斯亞和收容的幼犬。   取自Ukraine UA(photo by Heidi Levine)

對於一些收容所來說,俄軍的入侵帶來了悲劇,在基輔州的博羅江卡(Bordyanka)郊區,一間公立收容所的負責人把動物留在籠子裡逃跑了,在沒有食物和飲水的情況下,近500隻狗中有335隻死亡。阿斯亞看到這起事件的照片時相當崩潰,2月24日她來到自己的收容所時,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所有籠子,讓動物可以自由行動,她說:「他們為什麼不把那裡的籠子也打開呢,這本來可以這麼簡單。」

烏克蘭戰火連天 收容所缺糧 超過330隻狗活活餓死

不管門外發生了什麼,收容所的工作人員維持著他們的日常行程,餵食時間依然是早上6點和晚上6點,白天剩下的時間則用來打掃和照看動物,阿斯亞的朋友和家人懇求她離開,但她拒絕了,她告訴他們:「這裡就是我的去處。」

俄羅斯士兵會進入收容所,並常恐嚇工作人員,有一次當兩名士兵進入收容所時,一些狗衝到阿斯亞面前保護她,一名俄羅斯士兵舉起槍,越過柵欄射殺了一隻名叫吉娜(Gina)的黑狗,因為牠跑得最快,而牠是阿斯亞最愛的一隻狗。阿斯亞對著俄羅斯士兵尖叫著「你為什麼要開槍?牠們很好、很善良」時,士兵卻回覆:「那牠們為什麼對著我叫?」

在收容所附近,一間私人動物園遭到了轟炸,動物園的所有者拋下了這裡,阿斯亞和她的團隊在硝煙中奮戰,救出了孔雀和烏龜,但獅子被鎖在動物園後方的籠子裡,而他們沒有鑰匙,因此只能連續五個星期冒著子彈和砲擊的危險去餵獅子。

阿斯亞和其他收容所的工作人員從附近私人動物園救出的孔雀。   取自Ukraine UA(photo by Heidi Levine)

有一天,獅子的籠子外被放了地雷,阿斯亞因此和俄羅斯士兵談判,但士兵不為所動,她遞上了兩包香煙,士兵要她把煙放在地上然後離開,但士兵撿起煙後,依然引爆了地雷,回憶起當時,阿斯亞說:「那是一次相當大的爆炸。」所幸籠子裡的獅子沒有因此受傷,阿斯亞依然每天前往動物園餵食獅子,直到烏克蘭軍隊在四月初收復了戈斯托梅利。

戈斯托梅利現在很安靜,住宅區空無一人,還有許多房子被燒成廢墟,但阿斯亞正在努力重建,她說:「我的父母受到蘇聯人的恐嚇,他們的父母之前也是這樣,我們這一代人必須抵抗他們。」目前收容所的電力還沒恢復,不過動物們似乎還是很開心,阿斯亞看著牠們說:「我們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而且這很重要,對我們來說,救動物就是做人。」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