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伴侶動物 一隻夜市贈品兔 催生台灣第一個兔子保護團體 愛兔協會理事長吳盈瑾專訪

一隻夜市贈品兔 催生台灣第一個兔子保護團體 愛兔協會理事長吳盈瑾專訪

0

十二生肖輪值的農曆新年,今年輪到兔子當班,上一年,許多人關注著老虎權益,除了野生虎的保育外,倡議多年的美國《大貓公共安全法》也終於通過,讓該國充滿剝削的寵物虎產業走向終點。而在兔子當家的這一年,擁有同伴動物、展演動物、實驗動物、經濟動物、野生動物多重定位的兔子,需要人們關注的面向也更多,在兔年的初始,動物友善網分別就寵物兔與實驗兔議題,為你帶來一系列報導。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其實,最開始是因為一隻彈珠兔……」

過往台灣夜市常見、如今仍在許多夜市存在的動物贈品遊戲攤位,是無數小動物的夢魘,也讓人們對生命輕視,但在這樣的惡土中,仍有種子能夠成長茁壯。被暱稱為「糖媽」的愛兔協會共同創辦人吳盈瑾,十多年前因為夜市打彈珠遊戲意外獲得了寵物兔「糖糖」,糖糖的出現,不僅讓她的人生徹底改變,還促成了台灣第一個兔子保護團體的誕生!

愛兔協會共同創辦人、現任理事長吳盈瑾,她與兔子的不解之緣,其實是從夜市開始。   李娉婷/攝

年救援200多隻兔子、積極參與修法工作與公眾教育的台灣愛兔協會,是推動台灣寵物兔福利向前的中堅力量,現任理事長吳盈瑾同時也是協會創辦人之一,十多年來,她參與了大大小小的救援工作,兔年到來,協會也繃緊神經加強宣導,希望別再發生棄兔暴增的狀況。2008年,在這個台灣社會對犬貓動物福利意識都仍相當低落的年代,為什麼會有人想要成立兔子的保護團體?問起愛兔協會的起源,結果相當令人驚訝——是一隻來自夜市的小小兔子!

「十多年前的元宵節,我和家人在夜市玩打彈珠時,本來以為獎品只是香腸之類的食物,沒想到玩一玩,老闆跟我們說中了一隻兔子,我本來沒有要養,但問老闆如果沒人要兔子會怎麼處理,結果得到了會拿去餵蛇的回答,所以最後,我還是從那3、40隻小兔子裡挑了一隻帶回家,就是糖糖。」2004年,吳盈瑾和糖糖相遇,也因此改變了她的一生。

幼兔時期的糖糖,可以被整隻捧在手裡。   台灣愛兔協會/提供

吳盈瑾說,當時老闆給了她一包很小的飼料,還千叮嚀萬交代不可以給兔子喝水,她收下了飼料,但內心充滿懷疑:怎麼會有生物不需要喝水?直覺認為這樣的照顧方式可能不太對的她,沒有完全聽信老闆的說法,開始在網路搜尋養兔子的方式,但資料也少之又少,經過一段時間的摸索,她才掌握了養兔子的正確方式:不是給飼料就好,還要提供牧草,飲用水當然也不可少。

剛收到糖糖時,牠只有一個手掌大,老闆告訴吳盈瑾牠是「迷你兔」,但實際上世界上根本不存在迷你兔,吳盈瑾說,很多兔子根本是在錯誤的照顧方式下,來不及長大就死亡,當然會「迷你」,最後用正確方式飼養的糖糖,長到了一個人的手臂那麼長,儼然是一隻巨兔。

糖糖從一手能掌握的大小,長到和手臂一樣長。   取自台灣愛兔協會

飼養糖糖後,吳盈瑾和家人也開始寫部落格,分享養兔生活,因此認識了一群兔友。當他們帶著糖糖出門散步時,時常會引來好奇的眼光,不少路人都覺得他們很怪,因為在那個年代,兔子尚未被普遍視為「寵物」,很多時候牠們甚至是食物;而對於養兔以來遇到的各種狀況,其他兔友也心有戚戚焉,最後,這群都非常關心兔子權益的飼主,決定一起成立保護團體,宣導正確的養兔觀念。

出門散步,吸引路人圍觀的糖糖。   台灣愛兔協會/提供

「我們剛成立的時候,社會上對兔子的動物福利認知還沒有出現,不只動保機關會說沒有棄兔存在,連我們申請勸募字號時,都曾被判定為『無需求』、遭到退件。」吳盈瑾說,愛兔協會成立十多年,回想起來,初期是最為艱難的一段時間。

2009年初,台北市愛兔協會正式立案,一開始,愛兔協會只是地區性社團,成員也以教育宣導為主要目標,在工作之餘撥時間做教育宣導,在成立初期,愛兔協會就時常上廣播媒體,推廣正確的養兔知識,沒想到稍微打開知名度後,卻引來了民眾丟包兔子給他們。

被丟包在動物醫院、愛兔協會救援的第一隻兔子「小Baby」。   台灣愛兔協會/提供

「我們一開始只是想做教育,第一隻救援的兔子完全是意外,有動物醫院打電話來說有民眾丟了隻兔子在他們那,謊稱愛兔協會會去接走,發生這樣的狀況,我們也不可能置之不理,於是就開始了救援之路。救了第一隻,就會有第二隻、第三隻……」吳盈瑾表示,在協會成員各自中途了兔子一陣子後,因為救援的兔子暫住在不同成員的家中,請志工幫忙、讓認養人去看兔子都很不方便,讓他們決定設立一個固定的收容處所,因而有了最開始北投的愛兔之家。

北投愛兔之家於2009年末成立後,原先在國畫教室教小朋友畫畫的吳盈瑾,便逐漸將工作重心轉往協會的運作和兔子的照顧工作,談起這段職涯的轉換,吳盈瑾非常感謝婆婆的大力幫助,因為原先婆婆其實希望由她來接手國畫教室,但得知她想做的事後也沒有因此阻撓,反而在各方面都提供了支持,也不管其他親戚怎麼反對,讓她不需要面對家庭的壓力。

愛兔協會初創時期,於北投愛兔之家民眾提供的第一組安置設備。   取自台灣愛兔協會

經過多年的推廣工作,愛兔協會越來越穩定、規模也逐漸擴大,從第一代北投愛兔之家的24個床位;到第二、三代位於內湖的台北愛兔之家,目前台北愛兔之家床位已來到150個;加上2019年成立的高雄愛兔之家,愛兔協會目前一年救援約250隻兔子,還在愛兔之家待領養的有約100隻。此外,愛兔協會也轉型為全國性組織,從台北市愛兔協會變為「台灣愛兔協會」。

吳盈瑾說:「我真的完全沒有想到會走到這一步。我以前連兔子都不會抱,到現在能幫病兔清創、還會去立法院幫兔子爭取權益,糖糖真的完全改變了我的人生。」2004年到2015年,糖糖從小小兔長成巨兔,這隻來自夜市的兔子,在家人的愛中過完了充實的兔生。不過,像糖糖這類的「彈珠兔」、「夜市動物」往往不是那麼幸運,大多數的小動物沒能遇上牠們的糖媽,只能在傷病與壓力中結束短暫的一生。

糖媽與糖糖,糖糖也是愛兔協會首任「會長」。   台灣愛兔協會/提供

從初遇糖糖到現在18年過去,吳盈瑾表示,台北市的夜市其實已經看不到這樣把動物當作遊戲贈品的現象,但在其他地區,鼠、兔、魚、烏龜、鳥類和刺蝟等小動物還是不能倖免,而且相比過去,被當作贈品的動物種類還變多了!因此,談起新的一年愛兔協會有什麼工作計畫,吳盈瑾堅定地表示,推動「禁止以活體動物作為娛樂或遊戲業贈與標的」是協會現階段最想達成的目標,雖然兔子的繁殖管理仍暫時看不見盡頭,但先從不可以作為贈品交換開始,她為兔子等小動物爭取權益的路還在繼續。

延伸閱讀:

犬貓外的同伴動物第三勢力?台灣養兔狀況概述
兔兔有多種 大小是驚喜包 台灣這種兔最多!
兔年到來 動物福利的未竟之業:寵物兔的繁殖管理

NO COMMENTS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