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疫情阻礙回家路 睽違一年 保育組織野放10隻紅毛猩猩

疫情阻礙回家路 睽違一年 保育組織野放10隻紅毛猩猩

記者 李娉婷/報導

16年前,紅毛猩猩Nenuah被迫戴上拳擊手套,和其他同類搏鬥娛樂人類,但是上個週末,牠和其他九隻紅毛猩猩一起被放回了野外,終於得以在婆羅洲的森林中自由生活!這些紅毛猩猩被保育組織救出,在康復中心生活,評估狀況適合就可以回到野外,但COVID-19疫情阻止了去年的野放行動,直到近日,保育組織利用直升機運送,終於睽違一年將牠們送回森林深處。

睽違一年,BOSF再次野放康復的紅毛猩猩。   取自TEMPO.CO

由於擔心和人類物種親緣關係接近的大猿容易感染新冠病毒,婆羅洲猩猩生存基金​​會(BOSF)自去年相關封鎖措施實施後就停止了野放工作,上週末的野放是睽違一年的行動,為了讓紅毛猩猩回到家中,保育組織先以直升機將牠們從康復中心運到森林邊界,接著駕駛吉普車穿越森林,再沿著森林中的河流航行,每隻紅毛猩猩身邊都陪伴著多達八位照顧者,工程相當浩大。

在印尼保育機構的幫助下,BOSF野放了十隻紅毛猩猩,根據BOSF的說法,今年19歲的雌性紅毛猩猩Nenuah來自泰國的猩猩拳擊秀,該產業在2004年被泰國政府禁止,Nenuah因此被救出,並在2006年被送到了BOSF在印尼中加里曼丹省(Central Kalimantan)的康復中心,除了牠之外,其他九隻野放的紅毛猩猩分別為五隻雌性、一隻紅毛猩猩媽媽和兩隻小紅毛猩猩,以及一隻成年雌性。

工作人員身穿防護裝備,為Nenuah進行檢查。   取自The Guardian

BOSF項目經理Denny Kurniawan:「在疫情大流行期間,直升機是最好的運送紅毛猩猩的方式。」他指出,以直升機運送的這段路程若是開車要花上三天的時間,這增加了COVID-19傳播的風險;中加里曼丹省保育局代理負責人Handi Nasoka也表示,為了遏止新冠病毒的傳播所做的努力,阻礙了許多與保育相關活動。由於紅毛猩猩和其他猿類容易感染人類呼吸系統疾病,因此獸醫在動物野放前最後的體檢時,也穿上了防護服和口罩。

BOSF執行長Jamartin Sihite表示:「因為疫情在全球大流行,我們整整一年都無法野放紅毛猩猩。我們執行了嚴格的健康規定,並制定了萬一紅毛猩猩真的感染了新冠病毒的緩解計畫,而使用直升機……有助於降低Covid-19的傳播風險。」BOSF獸醫Vivi Dwi Santi:「如果有工作人員Covid-19檢測結果呈陽性,我們將追蹤與他們接觸過的所有紅毛猩猩。」

2月18日,BOSF使用直升機將紅毛猩猩送至野放地點附近。   取自Bangkok Post
BOSF的康復中心(下方紅點)和野放紅毛猩猩的森林(上方紅點)。   取自DailyMail

BOSF另指出,復健(rehabilitation)是一個緩慢的過程,像Nenuah就在康復中心待了十多年,許多紅毛猩猩因為被圈養了很長一段時間,大多數都很難發展出在野外生存所需的技能。

此外,紅毛猩猩回到森林後,野放工作還沒有結束,在釋放的地區,還會有個小組24小時追蹤紅毛猩猩,以確保牠們能夠重新在野外生活。BOSF英國常務董事Ben Callison說:「確保紅毛猩猩物種長期生存的唯一方法保護和壯大野生族群,如今野生紅毛猩猩族群又增加了十隻動物,我們希望這些紅毛猩猩現在能在牠們的自然棲地裡過著幸福健康的生活,並增加野生族群的數量。」

Callison表示,即使沒有疫情帶來的額外工作,紅毛猩猩的野放也極其複雜和昂貴、具有挑戰性,「每隻動物都非常強壯,重達76公斤,運輸箱則可重達178公斤,需要八個人來搬運。此外,因為牠們在自然環境中過著獨居生活,因此每隻紅毛猩猩都必須野放到和其他同類有適當距離的位置。」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