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非洲保育工作! 150位攝影師販售作品 為保育團體募款

150多位野生動物攝影師正在為野生動物募款義賣作品。圖片來源/Prints for Wildlife

150多位野生動物攝影師正在為野生動物募款!這些攝影師義賣自己的攝影作品,替總部設在南非的保育團體「非洲公園」(African Parks)籌措資金。這些攝影師透過網路銷售印刷授權的攝影作品,希望能替保育團體募集100萬美元,幫助更多野生動物和社區。

綜合外媒報導,此活動由兩位攝影師主辦,分別是來自荷蘭的Pie Aerts與來自奧地利的Marion Payr,他們找來150多位野生動物攝影師共襄盛舉,在網路商店Prints for Wildlife銷售授權印刷授權的野生動物攝影作品,目標是在8月11日前募集100萬美元,捐贈給非營利團體「非洲公園」。今年活動來到第二屆,也訂下比去(2020)年更有野心的目標,去年的募款活動共募集66萬美元,在30天內售出6,500多幅作品。


非洲公園總部在南非,與非洲各國政府合作管理著19個國家公園,遍及11國,面積達1,470萬公頃(3630萬英畝)。除了打擊盜獵、保護野生動物外,非洲公園也與當地社區接觸,協助社區轉型,讓人類與動物和平共處。非洲公園行銷長(CMO)Andrea Heydlauff透露疫情期間的困境,他說:「在疫情之前,非洲的保育工作就一直是挑戰,疫情之後更是雪上加霜。我們在疫情期間一直持續保護野生動物,為世界上最瀕危的動物提供安全的庇護所,同時我們也扶持地方社區,協助他們就業、改善生計,並提供教育和醫療協助,讓人類與野生動物得以共存。」

攝影師們不僅希望透過作品幫助非營利團體,也盼望讓更多人瞭解野生動物的困境。日前幾位攝影師也接受英國《衛報》採訪,分享攝影作品背後的故事。

Will Burrard-Lucas -靠近的小獅子(the cubs approached inquisitively)

為了成功捕捉獅子身影,並把影響降到最低,Will利用遙控汽車進行拍攝,還花了數周才成功讓遙控車接近獅子,雖然母獅完全無視遙控車,但小獅子仍會不時把玩、翻倒相機。Will表示:「這張照片拍攝時,小獅子正好發現遙控汽車,於是好奇地慢慢靠近。」

Will回憶起在肯亞西南部馬塞馬拉國家公園(Maasai Mara)的所見所聞,他說:「這邊的人類與獅子衝突非常嚴重,獅子殺死保護區內的牲畜,接著被人類毒殺報復,看到這些真的很震撼。」根據馬塞馬拉國家公園統計,目前國家公園僅存2萬頭獅子,不到全盛時期數量的5%。

Tami Walker – 在水中嬉戲(frolicking in the water)



2頭大象在辛巴威Hwange國家公園東南側的湖泊裡嬉戲,大象投入玩耍的樣子被Tami 捕捉下來。Tami 透露,拍攝過程中有其他大象和動物來喝水,但2頭大象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Tami在非洲拍攝野生動物多年,他也逐漸理解人類對野生動物、環境的負面影響。他說:「每次看到這些美麗的畫面,我都深刻地覺得這是非洲最重要的遺產,這份遺產應該被延續傳承下去。如何降低人類對環境、對野生動物的負面影響是我們這一代人的挑戰。」

Nili Gudhka – 沐浴在陽光下(basking in the sun)



馬塞馬拉國家公園的太陽升起前,Nili發現了1隻獵豹媽媽(cheetah,又名印度豹)和2隻大約3個月大的小獵豹。隨著太陽逐漸升起,貪玩的小獵豹到處奔跑,其中一隻小獵豹爬上樹頂,舒服地坐著、曬著太陽。

成功拍到獵豹讓Nili相當興奮,他說:「19世紀有10萬隻獵豹生活在野外,今天卻只剩下7000隻。人類與野生動物的衝突、棲息地遭破壞、氣候變化都使得牠們面臨重大威脅。」Nili認為,獵豹現今面臨最大的問題是盜獵,許多盜獵者會捕捉小獵豹作為異寵販售,他感嘆地說:「在與這些美麗的動物相處了無數小時後,我對牠們產生了感情,我希望我的工作能成為保護牠們的一種手段。」

繼續閱讀

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