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移除外來種 再出狠招 澳洲地方官員擬撲殺1萬匹野馬

移除外來種 再出狠招 澳洲地方官員擬撲殺1萬匹野馬


記者 吳昱賢/報導

澳洲新南威爾斯州計畫撲殺1萬多匹野馬外來種,避免本土物種受其侵害。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外來種往往會造成生態浩劫,也會對本土動物造成負面影響,如何移除外來種成為許多地方政府頭痛的議題。在澳洲科修斯科國家公園(Kosciuszko National Park),有1.5萬多匹外來種野馬,對當地瀕危動物造成嚴重影響,近期澳洲新南威爾斯州官員計畫撲殺1萬多匹野馬,作為限制族群生長的手段。然而科學家們並不買單,近期他們發表公開信,認為政府手段不夠強硬,無法減緩外來種帶來的負面影響。

根據澳洲阿爾卑斯山*國家公園的統計,澳洲有超過25,000匹野馬,這些野馬皆是生活在高山地區的外來種,恰好位於新南威爾斯州、維多利亞州和澳洲首都地區3個行政區的交界。澳洲查爾斯史都華大學(Charles Sturt University)大學的生態學家David Watson表示:「澳洲大陸僅有1%土地是高山,有許多在其他地方找不到的瀕危物種,而這些野馬在高山地區迅速繁殖,已經破壞了當地生態。」


註:澳洲阿爾卑斯山脈位於澳洲東南部,大分水嶺南段的山脈,非指歐洲的阿爾卑斯山。

其中一個特別嚴重的地區是新南威爾斯州的科修斯科國家公園,科修斯科國家公園是阿爾卑斯山國家公園的一部分,大約有14,000匹野馬棲息於此。《自然》期刊指出,有許多瀕危物種都受到野馬衝擊,包含淡水魚galaxias(Galaxias tantangara,無中文正名)、高山樹蛙(Litoria verreauxii alpina)和寬齒鼠(Mastacomys fuscus)。David解釋:「澳洲本土沒有有蹄類哺乳動物,野馬嚴重破壞當地脆弱的植被,我們已經發現棲地退化的跡象。」

對此,新南威爾斯州國家公園和野生動物管理局於10月1日發佈了一項計畫草案,預計透過撲殺、安置等手段,將科修斯科國家公園內的野馬數量減少至3,000匹。官員解釋:「這項計畫不僅保護高山地區,同時也保留野馬的『遺產價值』。」這是一個極具爭議的概念,源自於2018年新南威爾斯州所通過的《科修斯科野馬文化遺產法案》,法律認定野馬對於國家公園具有文化重要性,儘管野馬當初是由歐洲移民引入,非澳洲本土物種。

本(11)月初,澳洲科學院69名科學家發佈一封公開信,信中認為該計畫的移除數量不夠,無法減緩或改變野馬帶來的負面影響。澳洲科學院院長John Shine表示:「官員們需要聽取科學證據,了解如何保護國家公園免受野馬侵害,而不是漠視瀕危本土物種面臨的危機。」信中科學家們敦促野生動物管理局將野馬的數量減少到「遠遠低於」原先訂定的3,000匹,澳洲迪肯大學(Deakin University)的生態學家Don Driscoll表示:「這些地區實在太脆弱了,不能讓大型食草動物在這裡肆虐。」

新南威爾斯州還在研擬的階段,但另外兩個州已經採取更強硬的手段。與科修斯科國家公園接壤的澳洲首都地區,對野馬採取零容忍的態度,宣布將撲殺所有出現在首都特區的野馬;11月3日,維多利亞州也公布自己的管理計畫,他們計畫將所有在高山上的野馬「全面移除」。

移除外來種爭議最小的方法是在私人土地上重新安置,但這個方法曠日廢時,又需大量經費,2002年至今,新南威爾斯州只有約1,000隻袋鼠被成功安置。重新安置的成效不彰,地方政府往往選擇直接撲殺,像是今年1月南澳州西北偏遠地區,由於口渴的野生駱駝大量湧向水源,當地官員射殺約10,000隻駱駝;2020年6月南澳州也因袋鼠交通事故過多開始射殺袋鼠;2019年至2020年全澳洲撲殺200萬隻流浪貓,讓瀕危物種免受貓咪攻擊。

類似的撲殺行動對澳洲人來說似乎已經習以為常,在科學家的公開信中,他們也提到9月17日一篇發表在《生物保護》期刊上的研究,呼籲政府以民意作為後盾,祭出強硬手段。該研究指出,有71%的澳洲民眾可以接受政府為了保護瀕危物種而大規模捕殺動物。



延伸閱讀:駱駝太多水不夠 澳洲預計撲殺10,000隻
10件車禍 8件因為袋鼠!澳洲政府擬統計數量 進行撲殺
野貓氾濫影響瀕危物種 澳洲政府展開「滅貓作戰」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