禿鷹棲地範圍超廣 非洲保護區不夠用 科學家建議設立無毒安全區

記者 李娉婷/報導

禿鷹透過吃屍體來清理景觀,進而限制野生動物疾病的傳播,在生態系中發揮著重要功能,然而,全球禿鷲的數量都在因為中毒事件而迅速下降──無論是刻意投毒還是無意間造成。在這樣的背景下,一組國際科學家分析了非洲三種受威脅的兀鷲屬(Gyps)禿鷹的活動數據,發現一隻禿鷹的生活範圍遠遠超過現有保護區的面積,需要建立更大的「禿鷹安全區」來保護動物族群。

圖為非洲白背兀鷲。   取自phys.org(Credit: Leibniz-IZW/Jan Zwilling)

這些研究結果月前發表於《生物保育》(Biological Conservation)期刊,研究對非洲三種禿鷹的遷移生態學(movement ecology)進行了比較分析,包含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列為極危物種的白背兀鷲(Gyps africanus)和黑白兀鷲(Gyps rueppelli),以及被列為易危物種的南非兀鷲(Gyps coprotheres),

在非洲東部和南部的兩個地區,科學家們分析了15年間(2004年到2019年)在18個國家捕獲和標記的禿鷹個體的大量遙測數據,研究作者、美國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North Carolina State University)的坎達爾(Corinne J. Kendall)說:「我們的分析表明,非洲的兀鷲屬禿鷹擁有世界上任何陸生、非遷徙物種中最大的棲地,這透過牠們精力充沛、高效的飛行來達成,而且對牠們的食物來源很必要,因為腐肉分散各地且只會短暫出現。」

舉例來說,成年的白背兀鷲在東非的平均棲地約為24,000平方公里,在非洲南部為31,500平方公里;南非兀鷲和黑白兀鷲翱翔的範圍更廣,平均為36,000平方公里和75,000平方公里。納米比亞大學(University of Namibia)的艾申伯恩(Ortwin Aschenborn)補充道:「我們還看到,未成熟的鳥類活動區域比成鳥大得多,例如,在我們的數據集中,非洲南部未成熟的白背兀鷲平均棲地範圍接近 100,000平方公里,範圍最大的一個個體更是接近300,000平方公里。」而會有這樣的現象,是因為成鳥更能競爭稀少的食物資源,因此需要活動的範圍更小。

從這些活動來看,禿鷹無法避免地會花很多時間在非保護區上空翱翔,三種禿鷹中,南非兀鷲的棲地與保護區的年平均重疊範圍最少,成鳥為34%,未成熟的鳥類則只有16%,這大幅增加了牠們接觸和食用與人類相關的食物來源的機會,像是農場和肉類加工廠;也增加了禿鷹接觸環境毒素的風險,例如殺蟲劑和用於控制食肉動物的毒餌,這些做法在非洲南部和東部還是非常普遍。

中毒事件嚴重 南非夸祖魯-納塔爾省禿鷹數量一年降60%
非洲牧民下毒防獅襲 禿鷹成最大受害者 保育團體介入協助

艾申伯恩和研究的主要作者、都柏林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Dublin)的肯恩(Adam Kane)總結表示,雖然保護區是保障生物多樣性的常見保育工具,但這些研究結果表明,它對棲息範圍大或會遷徙的物種來說效用有限。

禿鷹是全球下降速度最快的鳥類之一,甚至在脊椎動物中也是如此,研究分析的三個禿鷹物種族群,在過去三代中就估計減少了90%以上。

一些東南亞國家已經在未受保護的地區建立禿鷹安全區(Vulture Safe Zones, VSZ),減少環境污染物的流入,例如雙氯芬酸,這是一種被用於動物治療的非類固醇抗發炎藥,但會讓禿鷹中毒死亡,為了保護禿鷹,這種藥物已經在印度、巴基斯坦、尼泊爾和孟加拉等國被禁止使用於動物。艾申伯恩說:「要讓禿鷹安全區在非洲取得成功,就需要大片區域幾乎無毒。」研究人員另表示,在食物供應有限的時期,例如雨季,在關鍵地點提供食物補​​充的「禿鷹餐廳」也是可能減少中毒風險的額外保育工具。

動物用藥重創印度禿鷹族群 20年圈養繁殖計畫見成效 開始野放
動物抗炎藥毒死禿鷹 保育組織籲歐洲國家禁用

繼續閱讀

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