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氣候變遷影響肯亞牛羚大遷徙 遷徙動物數量減少、停留時間變短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塞倫蓋提-馬拉(Serengeti-Mara)大遷徙是地球上最壯闊的動物遷徙之一,數十萬隻牛羚、斑馬和瞪羚每年都會從坦尚尼亞的塞倫蓋提國家公園出發,穿越邊境進入肯亞的馬賽馬拉(Masai Mara)國家保護區,但隨著地球暖化,保育人士表示,這個每年都會吸引無數遊客的自然奇觀正面臨威脅──遷徙到肯亞的動物不僅變少了,牠們停留的時間也變得更短。

大群的牛羚穿越馬拉河,這是塞倫蓋提-馬拉大遷徙最壯闊的畫面之一。   圖片來源:Pixabay(CC0)

路透社》(Reuters)報導,與氣候變遷相關的不穩定天氣為馬拉脆弱的生態系帶來了更頻繁、更嚴重的乾旱及零星的洪水,讓牛羚越來越缺乏草場,德國霍恩海姆大學(University of Hohenheim)資深統計學家、野生動物族群動態專家奧古圖(Joseph Ogutu)進行的研究發現,肯亞不同地區曾經發生過四種不同的牛羚遷徙,但其中三種已經瓦解,塞倫蓋提-馬拉大遷徙是唯一倖存下來的遷徙,但即使如此,來到馬拉的牛羚數量也在2021年降至了203,611隻,比1977年下降了近60%。此外,和4個月前相比,遷徙群體待在馬拉的時間也減少了,有時下降到只剩1.5個月。

奧古圖表示:「人類住區的增加、圍欄的建造和大群的牲畜都阻止了牛羚進入草場,牠們的數量已經在下降,氣候變遷肯定會讓狀況惡化。即使只是議場小旱災,野生動物也沒有能尋找食物的空間。到了2050年,遷徙可能會瓦解──它甚至可能會更早發生。」

肯亞以野生動物旅遊和環繞著棕櫚樹的印度洋海灘而聞名,每年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約200萬名遊客,旅遊業是該國的重要經濟支柱,為超過200萬人提供就業機會,約佔東非國家國內生產毛額(GDP)的10%,而這點在肯亞的頂級旅遊景點馬賽馬拉最為明顯。

馬拉地區佔地1,510平方公里,每年7月雨季過後,當牛羚湧入保護區時,馬拉地區最盛大的奇觀出現:大群的牛羚穿越馬拉河,和飢餓的尼羅鱷競速;牛羚抵達馬拉茂盛的大草原平原後,便會在此覓食、交配;到了10月,牛羚會費力地返回塞倫蓋提,在群體開始另一次遷徙前生產,之後帶著新生個體展開又一次的遷徙。

塞倫蓋提-馬拉大遷徙每年都會吸引大量遊客觀看。   圖片來源:Pixabay(CC0)

塞倫蓋提-馬拉大遷徙除了為肯亞創造數百萬美元的旅遊收入外,牛羚的到來對維持馬拉的生態系也相當重要,牠們有時會被稱為「馬拉的割草機」,這些動物只吃長草,會把比較短的草留給其他草食性動物,例如斑馬和瞪羚。此外,此舉也有助於減少旱季發生火災的頻率。

東非是最易受氣候變遷影響的地區之一,肯亞、衣索比亞和索馬利亞等國常經歷無法預測的天氣問題,長期乾旱、暴雨和洪水皆有可能在此發生。在連續四個雨季降雨失敗後,該地區目前正經歷自1981年以來最嚴重的乾旱,根據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World Food Programme, WFP)數據,乾旱讓這三個國家有2,600萬人處於極度飢餓狀態。

在馬賽馬拉保護區,旱季的增加也引發了人類與掠食者之間的衝突。馬拉掠食者保育計畫(Mara Predator Conservation Programme)資深計畫研究員桑肯(Kasaine Sankan)說:「乾旱時,草食性動物會去其他地區尋找草場和水源,獅子緊跟在後,接著就會攻擊家養的牛,然後社區成員為了拯救他們的牲畜,會殺掉獅子報復。」桑肯說,旱季也意味著馬賽牧民正在侵入保護區,讓牛羚等草食性動物的草場更少了。

在世界自然基金會肯亞分會(WWF Kenya)的支持下,一些社區正試圖透過減少牛、綿羊和山羊的飼養量,以及引進更能抵禦乾旱的品種來適應環境;他們同時也建造防護更堅固、燈光更強烈的防掠食者圍欄;安裝水幫浦並為社區分配特定的放牧區。世界自然基金會肯亞分會野生動物計畫經理瓦托(Yussuf Wato)指出,氣候變遷模型預測馬拉地區會有更頻繁的洪水和乾旱,這對牛羚遷徙可能造成的破壞將是一個巨大的全球打擊。

瓦托說,這樣的狀況對肯亞來說尤其痛苦,儘管這個非洲國家在世界溫室氣體排放量中占比極低(最高為中國,其次為美國),但仍付出了巨大的代價。目前2022年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COP27)正在埃及舉辦,世界各國領導人預計將就「富裕國家應向發展中國家提供多少財務支持,以幫助它們應對全球暖化的後果」展開爭論。

瓦托表示:「氣候大會上的全球領導人需要兌現承諾,在2050年實現淨零排放,並透過保護自然棲地及提供資金幫助各國適應,來建立社區和生態系的韌性。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到了2050年,像大馬拉生態系(Greater Mara Ecosystem)這樣的保護區將會變得非常脆弱,它們不會維持現在的樣貌。」

繼續閱讀

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