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群平台管制效果不彰 虐待動物影片仍盛行 瀏覽量高達118億次

記者 吳昱賢/報導

社群平台動物虐待關注聯盟指出,社群平台有不少虐待動物影片,其中不少還是瀕危物種。圖片來源/SMACC

自2020年末起,動保團體Lady Freethinker多次發表調查報告,指出YouTube充斥著包含假救援在內的虐待動物影片,其他平台如Facebook、TikTok和Instagram也被發現有類似現象。雖然這些大公司都允諾會刪除影片,但最近一份由社群平台動物虐待關注聯盟(SMACC)製作的報告顯示,過去一年虐待動物影片仍然盛行,至少有840部虐待瀕危野生動物影片在網路上散播,總瀏覽量更超過118億次。

社群平台動物虐待關注聯盟由亞洲動物基金(Animals Asia)、Lady Freethinker、世界動物保護協會(World Animal Protection)等13個動保團體組成。該組織日前發表調查報告,他們發現在Facebook、YouTube、TikTok和Instagram等社群平台上仍有不少虐待野生動物,或將野生動物作為寵物飼養的影片。2021年9月至2022年9月間,社群平台動物虐待關注聯盟發現有840個影片涉及折磨獼猴、老虎和獅子等瀕危野生動物,總流覽量次數更高達118億次。

社群平台動物虐待關注聯盟發現社群平台充斥著各種虐待動物影片。圖片來源/SMACC

社群平台動物虐待關注聯盟研究員Nicola O’Brien表示:「我們發現這些人毆打、踹、踢,甚至賞動物耳光。多數影片能明顯看出,這些人把野生動物當作寵物飼養,這本身就是一種虐待和傷害。」他透露,大約有60%的虐待動物影片在Facebook上、25%影片在YouTube上,另外15%則分散在TikTok和Instagram。此外,社群平台動物虐待關注聯盟為了撰寫報告招募的「調查影片志工小組」也向各大社群平台檢舉影片,不過直到10月仍沒有任何一部影片被下架。

對此,多數社群平台以官腔態度回應。Meta公司(Facebook與Instagram母公司)發言人Jen Ridings表示公司將審查內容並針對違規內容採取行動,並強調Meta明確禁止暴力、虐待的圖片及影片。不過Meta目前仰賴人工審查員監控內容,目前也尚未將「虐待野生動物」列為禁止項目。TikTok則引用自己的使用者規範來回應,該規範禁止宣傳非法野生動物貿易和虐待動物的內容;YouTube發言人Jack Malon則強調,YouTube政策禁止展示故意傷害動物的內容,並致力於刪除任何違反使用者規範之內容。

Nicola指出,蓄意的身體虐待很容易識別,但心理虐待則有一條模糊的界線,很難被注意到。他舉例表示:「 像是Facebook上有人將獼猴吊在陽臺上;在另一個影片裡,一隻寵物獼猴寶寶被反覆扔進海裡,人們看到牠游回人類身邊;還有人刻意驚嚇獼猴寶寶。這些行為都會對動物造成極大壓力。」

報告中也指出,在社群媒體的演算法運作下,平台將不斷推播類似影片給喜歡的使用者,間接助長了靈長類動物的寵物需求,Nicola強調:「像所有野生動物一樣,這些瀕臨滅絕的靈長類動物完全不適合被當作寵物飼養。在非法貿易的過程中,牠們往往遭受巨大的痛苦。把牠們當作寵物不僅危害動物福利,也嚴重影響瀕危物種保育。」

社群媒體充滿虐待動物影片並不是新聞。社群平台動物虐待關注聯盟曾多次發表類似報告。2021年10月,Lady Freethinker創始人Nina Jackel更向YouTube提告,指控YouTube從虐待影片中獲利,且未刪除相關影片。當時Lady Freethinker估計,這些影片的總流覽量超過10億,YouTube創作者更從廣告中賺取1500萬美元,目前該案件仍在審理中。

社群平台動物虐待關注聯盟指出,雖然他們已經和Meta合作超過一年,訓練Meta工作人員辨識虛假救援影片,2022年8月也與TikTok展開合作,但目前仍沒有建立深厚的合作關係,無法透過社群媒體公司的介入來解決野生動物販運的問題。Nicola表示:「像YouTube和Meta這樣的社群媒體巨頭應該對平台上的大量虐待動物影片負責,盡快將影片刪除,並沒收上傳者的廣告收益。」他無奈地說:「我調查社群媒體虐待動物影像超過3年,我有時覺得非常沮喪,因為進展真的非常緩慢,而虐待動物的影片卻一直在以更快的速度增長。」


YouTube暗藏虐待動物影片 動保團體呼籲平臺盡快刪除
YouTube計畫禁止動物救援影片 遏止“假救援真虐待”歪風
YouTube承諾打擊虐待動物內容 成效不彰 造假救援影片仍盛行
社群平臺藏極端虐猴群組 提供付費代虐服務 動團籲平臺、美印當局採取行動


繼續閱讀

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