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喜馬拉雅山絕美雪豹照被揭為假照片 攝影師澄清:沒說沒修圖

記者 李娉婷/報導

本(11)月初,由美國攝影師帕沃夫斯基(Kittiya Pawlowski)發布的一組照片在社群網路引起騷動,在尼泊爾的坤布山谷(Khumbu Valley),攝影師「拍」下了雪豹在雪白山脊獨行的畫面,壯闊的場景讓不少人驚嘆,《泰晤士報》(The Times of London)隨後也以大版面刊登了其中一張雪豹照。不過,現在有專家指出,這組照片並非真實呈現,而是經過了後製,雪豹也不可能會出現在該地區!

線上雜誌《Alpine Mag》報導指出,美國攝影師帕沃夫斯基(Kittiya Pawlowski)宣稱拍到雪豹的地點不合理。   取自《Alpine Mag

線上雜誌《Alpine Mag》報導指出,帕沃夫斯基的這組雪豹照片從遠方拍攝,雪豹周圍圍繞著壯闊的喜馬拉雅山脈,好得令人難以置信,但照片的光線卻有點奇怪,這讓該雜誌的共同管理者,同時也是記者及攝影師的列斐伏爾(Ulysse Lefebvre)和查維(Jocelyn Chavy)決定詳細分析這組照片,最後證實,四張照片中至少有三張經過後製處理,而訪問雪豹專家的結果也顯示,該位置不可能出現雪豹。

「只有四張照片,沒有介紹或歷史,它們的作者沃夫斯基自稱是美國攝影師,但野生動物攝影界沒有人聽說過她,山岳攝影界也是如此。不過初學者的運氣確實可能會發生,如果沃夫斯基幸運地拍到了雪豹──有些人在喜馬拉雅山脈待了很多年,也僅僅只是瞥見過這種動物──你也不能因此認為她不配,問題出在照片的種類、構圖、光線和位置。換句話說,它們的真實性。」列斐伏爾和查維寫道。

帕沃夫斯基(Kittiya Pawlowski)的「喜馬拉雅幽靈」(Ghost of the Himalayas)系列影像「拍」到了行跡隱蔽的雪豹。     截自Kittiya Pawlowski個人網站

《Alpine Mag》表示,帕沃夫斯基的照片很棒,但它們是用Photoshop合成的作品,這些影像出版的問題是它並非作為「合成創作」被呈現,而是被當作真實的「照片」,並且附上了一段文字,描述帕沃夫斯基如何在珠穆朗瑪峰山腳的小鎮高樂雪(Gorak Shep)長途跋涉,尋找雪豹。

追蹤雪豹多年的攝影師穆尼爾 (Vincent Munier)表示:「我不反對這種創作,但它必須被以合成創作的方式呈現。」《Alpine Mag》同樣表示,平面藝術(Graphic art)是攝影的一個特定領域,帕沃夫斯基似乎參加了很多該領域的攝影比賽,但她的作品必須被鑑定為此類別,而不是野生動物攝影或紀實攝影。

對於是否有可能在冰川見到雪豹,穆尼爾斬釘截鐵地表示:不可能。穆尼爾指出,雖然牠們名為雪豹,但這種動物幾乎從不會冒險進入高海拔過高的雪地,更不用說是沒有獵物的冰封區和冰隙(冰川上的深溝)區,他說:「牠們不會自尋困難,牠們會留在多岩地帶。」

帕沃夫斯基(Kittiya Pawlowski)發布的照片之一,攝影師稱這張照片的所在地點為坤布冰川(Khumbu Glacier)。     截自Kittiya Pawlowski個人網站

此外,考慮到這種動物的隱居性,牠們也會遠離像高樂雪這樣繁忙的地方,高樂雪位於坤布冰川旁,是喜馬拉雅山脈最受歡迎的地區之一,有源源不斷的直升機經過,進出珠穆朗瑪峰大本營(Everest basecamp)。

「這些照片的不真實度立刻讓我感到震驚,我見過雪豹越過山隘,但牠們移動得非常快,幾乎無法被拍到,坐下的姿勢更是不可能。在那裡,在那樣的背景下,這很不可思議;其中一張照片的光線也不對,看起來像是有兩顆太陽。拍雪豹是那種你可以花一生去追尋的照片,我認為不去區分(合成創作或真實)真的很糟糕,尤其是她還搭配了一個誇大的故事。而且我見過雪豹奔跑時的樣子,(在《泰晤士報》刊登的照片中)那隻豹嘴裡呼出的氣息完全不是真的。」穆尼爾說道。

《泰晤士報》(The Times of London)刊登了帕沃夫斯基的雪豹照片。     截自Kittiya Pawlowski個人網站

在帕沃夫斯基的故事中,雪豹的腳印把她帶到了坤布山谷,在用幾句話描述了山區徒步旅行的艱辛後,這位攝影師迅速進入了故事的核心:「透過相機的長焦鏡頭,我注意到普莫里峰(Mount Pumori)的陰影裡有什麼東西。一開始我以為那是一塊石頭,但牠正是我要找的,雪豹就在那裡,就像電影裡一切就在彈指之間完成一樣,有如神助。」

而在報導刊出後,帕沃夫斯基也在個人網站發出聲明表示:「澄清,我所有的影像都在Photoshop和Lightroom裡編輯和處理過,有些是合成的,有些不是,有些只有稍微修圖。我不是記者,我從來沒有說過我的影像沒有編輯過。來自世界各地的新聞和媒體偷了我的圖,並用他們自己的解釋發表,他們沒有問過我是否修過圖,他們用自己的方式詮釋它們,並把它們傳播到世界各地。他們告訴追蹤者影像沒有被編輯過,這不正確,我總是會修圖。」

帕沃夫斯基在聲明中稱自己在9到10月去了尼泊爾,拍照和修圖,並確實步行了103英里來獲得這些影像,她說:「我給了幾個地方授權來分享它們,這個系列的目的是為了提高對雪豹保育的意識,我賣出了50多張印刷品,並捐給了雪豹信託(Snow Leopard Trust)787.50 美元。」帕沃夫斯基另表示,世界上有許多攝影師會編輯影像,她不會在每張照片上都說明自己是如何編輯的,而由於收到了死亡威脅,她已經刪除了所有社群帳號。

繼續閱讀

留言

發表迴響